小贩很挑剔 ,创作者: 郑德祥

  • A+
所属分类:文摘大全

好久没闻到了,还有那个咚咚叫卖的大鼓。

小时候,在鲁南农村,平时孩子们最高兴的,除了一个公社放映队每个月来村里放映一次电影,然后是一个小贩挑着担子;一听到街上熟悉的叫卖鼓声,我立刻放下妈妈布置的工作,开始直奔街道,不管妈妈在我身后怎么大声喊,人早就跑了,不见了。

孩子的天性是贪玩和好奇的。往往是货郎担着担子刚到村里,早有两三个闲孩子在前头。老贩挑着担子,一边走,一边举着贩鼓不停地摇,一边拉着悠扬的长腔大声吆喝买卖:“把头发拿出来换针!”到了街上,把挑货的小贩稳稳地放在街上。呼呼周围是一群稀稀拉拉的孩子,互相挤来挤去地凑着头,躺在一个有玻璃框的透明容器上,盯着柜子里那些满是花哨的东西,伸出脏兮兮的小手,指指点点,发出很大的声响。

在我年轻的时候眼里,背着一个小货郎挑担子简直不亚于一个百货公司,让我觉得新奇又挥之不去。

当然男生最喜欢的东西是球、刀、泥哨之类的;女生更喜欢五颜六色的羊毛缰绳、发夹、猴子皮筋等等。天然、圆润、香甜的果冻豆让男生女生都馋了。

第一,蓝蓝的母亲手里拿着一大撮破布里子,浪费鞋底,在家打换针;挑挑,换顶针和螺纹。受不了蓝蓝的固执和一再恳求,所以我不得不掂着分量,给女儿剪了一尺红绳;老商贩们健谈,彼此熟悉;最后,特别是在一些果冻豆上。蓝蓝满心欢喜,吃着甜糖豆,看起来很甜。

然后,虎子的妈妈来了;手里拿着一把发髻和两双破脚掌。虎子喜出望外,立即跑上前,频频献迎。他妈妈从容器里挑了一个篦子,要了两针,又批了一绺各种颜色的羊毛缰绳,准备将来用的鞋垫。越来越靠近母亲的腿,一个劲地央着,坚持一声泥哨。如果母亲不顺从,他就会耍赖小家子气,依附母亲的大哥哥。然而,他的母亲真的被他纠缠住了,当她到达那里时,她不得不给他半绺羊毛,所以她换了一个泥哨子。得到你的愿望,立刻快乐;一边用袖口擦着王眼中的泪水,一边笑着鼓起腮帮子,孟克礼大声吹着新换的泥哨。

然后,小区里的阿姨阿姨们三三两两地从家里出来用。如果孩子不在你面前,如果有孩子在你面前,你总要换两个小玩具,果冻豆之类的。

当时农村家庭常用的针和针很少用钱买,大部分都换成了破布。所谓破布,无非是平时梳头时剪洗过的无用破布、磨破的废鞋底、收集的头发。一切都是慢慢积累的,货郎来了,弄清楚多少钱,给货郎,加针加线。不掂量,不讲价,想换什么,能换多少,都要看估计,还要掂量两遍。在这个地方,它纯粹是遵循祖先简单而不复杂的做法。

当时,几个孩子飞快地跑回家,然后飞快地跑回来。所以有好吃的果冻豆和好玩的玩具。就这样,我匆忙跑回家,求妈妈给我换球。为了不听我的招呼,不做好我的工作,妈妈像往常一样生气地唠叨,责骂我。训练结束后,我拿出行李,这让我忙着翻找破布。微微看到整块结实的布都是留作补丁用的,但稍微差一点的是,宽指数的新布条还可以用来挑扣扣子,帮助鞋子裁剪。这样,你可以挑挑拣拣,你可以看到一捆中剩下的无用破布很少。我越担心,越担心如果把它挑出来,恐怕不够换一个球;第二,我担心迟到。恐怕我会先被别人取代。我妈拣出来后,我把剩下的破布捡起来,匆匆跑了出去。当然球是有保障的,再加两个果冻豆。

这个有着漂亮黄绿色波浪花纹的球,换来的是破布和小贩,无疑成了我童年最好的玩具,陪伴我度过了一个快乐无忧的童年;我像宝贝一样珍惜,睡觉的时候还得抱自己在床上。

带着哨子和球的孩子快乐地互相交换和玩耍,而什么都没有的孩子则羡慕地围着,拍着两个球或吹着两个哨子。但是很快就被别人收回来了。很多时候,我只能看着别人开心,我也无缘无故的开心。

当时生意没有今天发达,交通没有今天方便,当然钱也没有今天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