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最后一晚的土炕上 ,北野望

  • A+
所属分类:感动文章

妈妈搬家那天,特意给三姐妹打了电话。妈妈在电话里说我们已经搬家了。虽然妈妈的语气里带着幸福的微笑,但我能感受到妈妈内心的痛苦。回到家,我看到我的家还在,墙上的门楼完好无损,房子的门窗也完好无损,但院子里和房子里的一切都不见了,只剩下一个空壳。

娘还在屋里转悠,找什么东西,东张西望,好像看不够似的。她的脸有点走神。妈妈坐在炕沿上,对儿子说了好几次,我今天拆不下来,所以晚上还是会睡在这里。哥哥懂娘的心,笑着说:“好吧,晚上我多抱两张床。”。下午,我没有在这里拆,所以妈妈很开心。我对妈妈说,我也不去,就留在这里陪妈妈,在老家的土炕上睡最后一晚。母亲自然欢喜,又让孙女早点买油条来催我吃。然后我们母女俩铺好被子就躺下了。

我妈动累了,说了一会就开始打呼噜,然后就醒过来跟我说话。她的话有点颠三倒四,她说了一会儿,我这辈子都想不到住在一栋楼里,有多新鲜,一件我以前做梦都没想到的好事;过了一会儿,他说,要是你父亲还活着就好了,唉,他没有福气;过了一会儿,她突然说,听说楼里地板还暖和,冬天睡地上也不冷。娘刚睡醒说了几句话,说了几句话又睡了一会儿,然后一直睡到后半夜才睡得香。妈妈的鼾声一个接一个传进我的耳朵,我听着很舒服。我似乎从来没有听到过母亲如此亲切宜人的气味。这时,整个屋子,甚至整个屋子内外,都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母亲的气息在陪伴着我。听着妈妈熟睡的声音,我想,这个家根本不存在,没有人的心比她更难过。娘从十八岁嫁给这个家以后就没离开过。老房子拆掉后,还在原地翻着,土炕的位置基本没动。也就是说,娘已经在这土炕上睡了五十年了。五十年,半个世纪,娘经历了大跃进、人民公社、生产队、承包责任田。现在,这位受苦了大半辈子的母亲要像上城区的人一样住别墅了。她怎么会不开心呢?哥哥告诉我,妈妈很积极,督促哥哥带头签约拆迁。她说这是千载难逢的好事,我们不能退缩。我知道我妈妈很开心,我家乡的大多数人也是。白天,妈妈给我讲了很多拆迁的事情。她说每个家庭都卖很多垃圾,汽车也退出了。人们说,当我们搬进新大楼时,我们不能放任何垃圾。一定要干净利落地生活在里面。

我的家乡人,我知道你们搬家的时候,心情和我妈一样,有喜有悲,有急有恋恋,一次又一次地在屋内外走来走去,看着,好像要把这个家带进心里,带走。事实上,如果这个家没有了,我们会有一个更美丽的家。我们永远不会忘记陪伴我们大半辈子的最初的家,就像我们离开家乡的孩子永远不会忘记有我和养育我的母亲一样。有一天,当你坐在一栋楼里给你的儿孙们讲故事的时候,你一定要把你家乡的过去讲得最多。你家乡的每一个庭院,每一条街道,每一棵树,甚至街上行走的猫狗鸡鸭都会成为你的故事内容。

妈妈还在睡觉。她睡得很香。我深深知道,这是我和妈妈最后一次睡在家乡的土炕上。一个爱家的女人和另一个爱家乡的女人盖好被子和土炕,最后一次和家乡吻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