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沙洲 |创作者: 安定区的一棵青桐树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三年前,她接到男友的电话。“我到了,很快就回来。”电话那头,她几乎沉默了。最后她说:你妈妈昨天来找我,让我给你送点东西。把地址给我。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双眼,直到挂了电话她才哭出来。

她把她男朋友的东西都发出去了。第一次寄海外快递,很多地方都填不上。通关后,她必须填写她送来的物品的成分,如辣酱和榨菜。她英语写得不太好,最后她差点哭出来。

快递员问她给谁寄东西。她说“发给男友,在美国读书。”快递师傅说,“这个男朋友不错。一旦他回来,你会享受你的幸福。”女孩笑了,很开心。

每天晚上,她都会花一点时间和他打电话。海外电话比想象中贵,所以故事越短越珍贵。她说她也在努力学英语,想过去看看他,男友说“是的,我在天涯海角等你”。在那段时间里,她真的努力学习英语。在学校,从来没有通过英语的人可以为爱而战。

男朋友真的很爱她,即使在一万公里外的异国他乡,也会被告知晚上要盖被子;穿好衣服;感冒了赶紧吃药;少哭多笑,经常给她发自拍。男朋友是一个对她真的很好的人。还记得上学的时候,男朋友把她冰凉的手放在口袋里暖暖的,数着她的生理期,给她煮红糖和姜水;她成绩不好,怕男朋友不喜欢,但男朋友说只要我成绩好就没事;她担心将来找不到好工作。她男朋友说“没事。我会尽力赚钱,好好照顾你。”

男朋友为了她放弃了北京大学招生的机会,和她一起留在了上海。由于他的出色表现,他获得了出国交流的机会,但他不得不再次放弃。她说她的男朋友很蠢。男朋友说“找一个爱我我爱的人不容易。”但是她说“我不想做你的拖油瓶,你去我等你。”

男友给她买了飞机票,结果她紧张,面对面签约失败。她的男朋友安慰她。没关系。他很快就会回来。男朋友买了一大包东西来看她,但是她从来没有用过这么贵的护肤品,但是男朋友不知道他对一些东西过敏,擦了一次脸就红疹了,但是他不敢告诉他。于是,他悄悄地躲着他。本来,回来的时间很短。还没来得及好好说一句话,他们的男朋友又回去了。后来男友开始忙于学业,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日常习惯,只是语气有些疲惫,这让她很难过。她告诉男朋友多休息,不要那么拼命。但是男朋友说“我只需要熬过这一年。”男朋友说想她,她听在心里。

她没有告诉男朋友她通过了英语考试,也没有告诉男朋友她通过了面签。她悄悄用自己的积蓄买了一张机票,飞到美国去看他。她想在男友生日那天给他一个惊喜。然而,她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漂洋过海,询问男友学校的位置,来到他楼下的宿舍,才得知他已经搭最早的航班回家,说要和女友一起过生日。她打电话给男朋友,想告诉他“你这个傻瓜,我已经到了你的宿舍楼”,但是我打不通这个电话。她等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甚至一整天,手机都快没电了,还是没有打通男朋友的电话。后来她打电话给男朋友的妈妈,她妈妈说不知道他要回去。几分钟后,她在学校食堂的电视上看到了一则关于飞机失事的新闻。那一刻,她心里涌起了不好的想法,她立即打电话给航空公司询问情况。然而,由于英语口语不好,她在电话那头焦急地哭了,一句话也说不清楚。那天,她坐在宿舍外面的走廊上哭,没有人知道她在哭什么。这时,她的电话响了,在空荡荡的走廊里,电话那头竟然是男友的声音,特别清晰。她什么都没想,破涕为笑,咽下所有的心事,只是对他说,“生日快乐!”男朋友对她说,“我在你家门口!”她说“我在你宿舍楼下!”她男朋友的声音/

春节期间,男友带她看海,从早到晚开车。她在车里睡着了。当她醒来时,她发现她已经到了海边。男友看着她说她“可爱”一遍又一遍,她骂男友“疯狂”又被他嘲笑。很多年后,他们才意识到,不是那天的大海有多美,而是那天他们都在彼此的身边。

第二年春天,男朋友感觉四肢逐渐失去知觉,经常全身无力。起初他并不放在心上,但渐渐地,说话变得困难了。检查后,医生告诉他患有肌萎缩侧索硬化,俗称渐冻症。男朋友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脸上渐渐失去了神采。他一开始不接她的电话,有时会错过,有时又没力气接。

突然,一年的期限到了,男朋友告诉她,可能还要再待两年。她和男朋友大吵了一架,男朋友担心她话太多,发现她有踪迹,所以她试图简短,但她生气地挂了电话的另一端。他终于开始呼吸困难,日常生活开始不能自理。医生建议他通知家人,把他转回中国,但他摇了摇头。

她还是会给男朋友寄快递,学校的地址已经在我心里了。但是,她已经很少和他说话,男友不在她的视频里,不再给她发自拍,睡前没有晚安,也没有日常琐碎的提醒。一年后的一天,她终于和男朋友分手了。她几乎歇斯底里地说“我不用请你回来。三年后,你将在美国度过余生。”我男朋友被泪水呛住了,给了一个缩短的“ OK ”

那是最痛苦的时候。男友躺在床上时,不得不依靠别人为自己翻身。有那么一会儿,他想把所有的管子都扯掉,然后死了。不止一次,他从床上滚下来,早上护士发现他正挣扎着往医院门口走,他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奇怪为什么要靠别人回家。

不久后,她收到了一封来自美国的回信,理由是没有这样的人。她仔细查了地址,打电话询问,得知男友已经好几天没来学校了。她马上买了机票飞过去,却发现已经躺在病床上的男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咬着嘴唇,无言以对,站在病房门口,举起了手。她最后一次见他,男友抓住她的手,隐隐约约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来。她嘴里不停地嘟囔,男友大概也没认出她来,但她一遍又一遍地叫着他的名字。后来,她经常做一个梦。下午男友站在海边,她对男友说,“你想走多远就走多远,但记得回来!如果有一天你不能回来,记得提前告诉我。”男友摸着头说“ OK ”,露出了土气的笑容。

我不必要求你回来。只是当另一个人回望大海的时候,发现你并没有离开我四处漂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