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祥子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指的是黄河上游的青城古镇。

杂乱无章的小巷构成了这个城镇纯粹的简朴。名字也是独一无二的。前街、后街、校园街、水车巷、胭脂巷、东京台、演坊场都是水泥的。主要街道,又宽又长,两旁是商店、米店、客栈和烟草店,大部分都在两边。街道和小巷穿过小巷,那里的私立学校、烟房和豪宅都处于休眠状态。

清晨,黄河的薄雾弥漫在道路上,漂浮着令人愉快的清新。卖烧饼馒头,粥馒头,一枪挑扁担,两头挑扁担,或者笼子或者食盒,都是光杆抬的。杆子应该是粗竹做的,劈成两半,晃晃悠悠,吱吱作响,好像在说话。从竹竿的声音可以看出,两边的人家是张家卖包子,还是王家挑汤。中午大部分都是塞皮,或者灰豆,小火炉焖肉。中午过后,一把菜刀——石匠锻打打磨——一个长长的声音从远近不同的小巷里飘来,让小巷的质感显得匆匆。

老街小巷往往看上去心满意足、风平浪静、谦逊不卑不亢。

弄堂里,有的人在自家门前闲坐,一句话不说就要放弃一边的阴凉。没有客套话,好像很熟悉。其实不然,可能都是新面孔,就像老巷子里的人经常招待客人一样。理发师只埋了头,大腿上衬着粗糙的帆布,像是旧的水墨画,呈现出日积月累的斑驳污渍。然而有一种轻而快的声音悄悄溢出——剃须刀的凌厉寒光从那里逼出来。巷子两边的豪宅注意大门。如果门被漆成黑色,那么这个家族的祖先一定是考上了武举。师傅淡定,脸不要在一个地方,话是明明白白递给理发师的,话,炫耀还是炫耀。说他们家祖上赚了黑漆门,功夫了得,丈二高的墙哇,脚踩在地上,眨眼间就到了墙边。八国联盟入京时,慈禧老佛爷暂时避开xi安,被甘肃巡抚用八大轿子抬了起来。她拿刀成了老佛爷的贴身保镖,还弄了一件黄色夹克。哎呀,看这个门。四代之后太壮丽了。理发师嘴里答应着,微笑着等着黑漆漆的门的主人说出来,但话语却像是一把剃须刀,藏着锋利的——。听爷爷说,我们曾祖父在世的时候,一把青铜柄玉鞘的剃头刀,把它做得再完美不过了。啧啧,我刚给一个雇主剃了光头,又亮又亮。你说叫乔哇。不幸的是,一只苍蝇飞过来,首尾相接落在额头上。你猜怎么着,曾祖父肩膀动了动,手举刀落,苍蝇就生了,分开了。然后看雇主头皮。嗯,完全没有印章……。对于他们的祖先来说,字里行间,针尖对芒,没有一个是卑微的意思。巷子里的古风似乎也是通过这样自负的语气传递的,没有任何迂回的个性特征。

巷子里藏着很多故事。

当地一个烟草商的房子,位于一条叫秦街的街道的西端,很宽。进入三院,后花园接黄河。一轮小水车,吱呀吱呀地绕黄河入园,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是诗派。然而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几年。湖南衡岩、苏州督察室、江西普岩、云南兰花、山西青岩等相继上市。兰州水烟生意清淡,生活艰辛。恰好是那一年,后世的烟商去Xi安考,带了很多银子来做盘缠。有一段时间,抽烟的人报酬很低,调料很难买到,甚至连饭都没得做,很难谋生。烟商无路可走,忍痛割爱,卖掉了巷子里最繁华的六柱门。六根明亮的柱子,一条松树小溪。那些松树是烟商亲自骑着波尔多马,带着两根椽子来到甘南的最好的油松。据说很优秀,但是烟草商选择的是甘南原始森林中的低坡松树,生长周期长,木质细腻坚硬。更难的是河运。买来的松树像箭一样扎成一排排,经洮河经过岷县、临洮县、兰州地区,就可以运到青城镇。卸货时,你会突然在河里遇到一个看不见的浅滩,椽子被称为恶鬼,意思是恐吓人们为夺取生命而设置的障碍。当排搁浅时,它也停止了水流。直到河长了,排养了,排才会被水势漂下去。木筏最怕遇到邪灵。水有多厉害?尤其是突然打开的那一瞬间,很多椽子都被河水吞没了。用这种方式运过来的松树,不用说是珍贵的。所以烟草商开门卖木自然是热门商品。但是,就在买家抬起头准备刨的时候,巷子的东边传来一声尖利清脆的马蹄声,然后有人喊——出御榜,中国翰林!官兵们送来了喜讯,是后生高中烟草商帝国榜。当时来买门的人大惊失色,倒在地上,连连磕头……

如今的弄堂虽然陈旧,但总有一种新奇的感觉,色彩缤纷。就像镇旁边的黄河,一年四季都在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