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夏天 、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街角的梧桐,盛夏的红树,映出半边天。

斑驳的阳光从树梢漏出来,暖洋洋的,从树下经过的人看不到满是东西的脸。

那也是一个炎热的夏日。我拿了个小垫子,在家里卷了几十本绘本。那些图画书每一本都被仔细阅读,每一本都受到很好的保护。“裤子”搬到县城旧邮局前的空地上,那里人来人往。

待平摊绘本,坐在凉席一角,想到喊“租绘本!”但是怎么也开不了口。本来我算了一下,租出去一本书可以赚一毛钱。说到底,我总能赚到几本绘本的价格,也可以用这点利润潇洒的买新的,就像隔壁Ayan说的。

进进出出的人偶尔停下来,又走开。汗水顺着额头往下滴,肚子开始哭“ ”。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客户,我也不甘心。

妈妈找到我,让我回家吃饭。我说等等。一个小女孩,当时比我小一点,站着盯了很久。我对她说:“想看就不收费。”她挑了一本书,蹲在一边,翻了几页,然后放回去,拿出5毛钱递了过去,奶声奶气地说:“我还不认识几个字。我只看图片,所以只给钱看。”然后转身小跑着走了。我拿着五美分买一根冰棒,然后收集起来。

我小的时候,有时候心血来潮,就会搞点小恶作剧。家里的旧茶几边上,有个水烟筒,又黑又腻,一直熏到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当时好像总有客人。不管爸爸在家不在家,我都坐下来拿起水烟筒抽起来。那一次我一个人在家,无所事事,从炉子上捡灰,在水烟筒的嘴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然后随便玩。住在同一个大院里的陈数悠闲地踱了过来,像往常一样坐下来,慢慢地拿起水烟袋,点燃烟草。我也像大人一样给他端来一杯茶。当他抬起头,心满意足地张狂时,他的嘴唇周围有一个厚厚的黑色圆圈。木讷沉默寡言,我让他脸上蒙上一层触目惊心的黑圈,标榜半个院子。后来陈叔叔三天两头来我家抽支烟。他似乎没有责备我,而是意味深长地对我笑了笑。大人不在的时候,还帮我带我去离家不远的电影院看新上映的电影。只是后来,每次在小院子里遇到陈数,我总是隐约看见他脸上的黑圈。

周末在家收拾房间,看到儿子刚上初中时的作文。我想把它放在废纸堆里,然后转向妈妈。我好奇地看着它。“我妈知道我比较喜欢鸡腿,就每隔三五次给我买一个烤鸡腿。她总是高兴地看着我狼吞虎咽地吃下去。”是的,他曾经三次五次问我“这个词”,并且“这个词被改动了。我把封面稍微破损的作文放在存放各种证件的盒子里。

当年羞于谈论的普通学校总是不自觉地跳出来“我就是在那里毕业的”;不止一次在高楼取代的小院子里流连,流连忘返;失踪多年的孩子玩伴,再见面的时候已经很尴尬了;抽屉底部的小物件可以轻松激活一个老故事……

最近一次出差,我推着沉重的行李箱赶火车。当我准备爬一大步的时候,我的手提箱被我的同事黄啸轻轻地提了起来。在拥挤的车厢里,阿信,一个大个子,爬到上铺,蜷缩着钻了上去,让我换到他的下铺。到目的地有一段路,必须经过一座摇摇晃晃的小桥。桥不长,但是悬空而建。桥身是一根窄窄的石棍。桥下的水已经干了,可以看到沙子有十米八深。大家轻松的走上前去,几个女生转身让同伴拍照,有说有笑。我一走上去就后悔了,但是没有退路。我的腿很虚弱,不得不战战兢兢地继续前进。我抓住唯一的支撑绳,挣扎着一步一步挪过去。剩下最后几步,突然看到星星,脚都踩不住了。“接住了!”伸出一只大手。原来过桥的明仔又回来了。我喜欢抓住救命稻草,稳稳地过去。

一个细微的举动就足以让旅途充实。

珍惜现在的时光,在未来的岁月里,它终将成为一段美好的旧时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