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分钟 |创作人: 宁迟墨 [文集]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一分钟太短了,但对于等待的人来说,却很长。

第二只手一点一点地滴答着,苏的手心在紧张地冒汗,但他依然睁大眼睛,盯着对面的林华..是的,一向被姐姐们嘲笑的胆小的苏,坦白了。这就是爱情,它让胆小的人充满勇气,即使他们像苏一样胆小,他们依然鼓足勇气去表白。

(a)该

追溯苏暗恋的历史,正如关在《爱情公寓》中所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一分钟你喜欢一个人,一天你想念一个人,也许你会忘记一个人一辈子。苏一看到这个人,她就这么想。那个人,看起来并没有多奇怪,是一个坐在马车里的文静的学生,所以苏只能判断。你为什么喜欢这个人?当她看着他抱起隔壁的小女孩,耐心地哄着孩子入睡时,不禁想到这个人将来会是一个好父亲。她没想到的是,孩子和那个人没有血缘关系,于是她看着另一个女人,向男孩道谢。她忍不住想要仔细看看他,但是当她抬起眼睛的时候,却愣住了。

是的,我呆住了。我恋爱了一分钟,也许更短。她以为她以前见过这个人。陌生中带着熟悉,她熟悉的感觉。然后,她想起了这个人。

然后,故事发生了,正如我们所熟知的,黑暗中的命运自有它的命运。如果你一刻也忘不了,那就一定要回忆起来。

众所周知,语文老师和吴大是对立的,所以吴大很多男生的女朋友都属于语文老师。由于命运的安排,苏去了对面的学校找她最好的朋友,却意外发现痴迷于此的人是对面的学校。几经打听,她认识他,林华,计算机学院,计算机专业,又是大二的普通学生。我最好的朋友不理解苏对的痴迷。普通男生并不出众,他们是人群中的普通人。苏为什么会看上这个人?苏笑着反驳道。“没错。我也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所以我要找一个普通的。”我最好的朋友笑着敲了敲她的头。“你!”无奈。

毕竟,众所周知,喜欢总是温暖和自我意识。正如苏所说,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只是她的参照系不对。文理学院一直如云,苏自然是个普通人。此外,他的文笔还算不错,在校报上发表过几篇文章,也算是小有名气。仅此而已。这个爱看书的女孩不知道。

一个又一个巧合中,认识了苏。从在食堂见面,到在图书馆占座位,一直坐在他身边,听两校合作的讲座,华林总会遇到这个女孩,她来了又走,借了一支笔,还了一张借书证。很好,他记得她。虽然这个女孩总是有另一个女孩陪伴。但是,一个总是和数据程序打交道的男生,我们不能指望他的浪漫细胞太发达。这样一来,苏就是一个拥有着比节目数据还要多一点生物特征的女孩。更多的,大概这个女生会写诗。毕竟在一个理科生眼里,写诗是一种天赋的表现,而这个女生似乎有点失落。饭卡、学生证、银行卡好像都丢了,她都丢了。

(二)乙

对于苏来说,能够让林华记住她,并且不陌生她,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虽然我总是丢东西,但我不认为我有好印象。然而,即使闺蜜把苏的行为吐了一千遍,她也不会厌倦,也无能为力。

圣诞节,一个特殊的日子。苏约了,称赞他收拾自己的东西,减少了巨大的财产损失,虽然这请客的日子有点奇怪。现在,让我们听听这两个人之间的对话。简单来说就是——。

林华呆怔的问道,“为什么?”,苏很纳闷“什么和为什么?”华林表示无力。“待人不应该有理由吗?”苏继续纳闷,“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不是应该请你吃饭吗?”华林思考了很久。“我帮过你吗?”苏被气坏了。“你还记得我是谁吗?”华林很困惑。“我记得你的名字来帮助你?”苏忍不住说,“好吧,今天圣诞节,你没有女朋友。我很好心,怕你会单独请你吃饭。”华林终于意识到,“嗯,是的,谢谢你帮助我。”天啊,听这两个人的对话,你觉得这两个人真的是前世认识的吗?

至于圣诞节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但这两个人真的很熟悉。就像是苏的哥哥一样,他记得她的名字、性别、年龄、学校、年级,以及各种尴尬的事情。除此之外,他还拿着电脑的职业病,计算了苏同志的生理周期。因此,餐桌文化在中国博大精深并非没有道理。

苏很是开心。身边有这样的人自然是很幸福的。林华也很高兴,虽然这就像养了一只猫,但好在他并不排斥它。然后发生了什么?苏,这厮,有人想带她走?作为养猫人,他自然是不开心的,虽然当事人并没有意识到这种复杂的心理。或许可以理解,男人骨子里或多或少都有占有欲。更糟糕的是,苏这只傻猫并没有注意到。她被想象和亲吻。现在,我们可以重新叙述这一事件。毕竟,中国人总是谈论这种混乱的场景。

苏和请她吃饭的主席团成员玩得很开心。华林碰巧看到了它。出于男性本能,虽然是缺乏浪漫细胞的男性本能,但他看到苏的杯子被男人慢慢放在桌子上,似乎故意停顿了一下。天知道他的想象力是怎么突然爆发的。毕竟男人在一定程度上比女人更难以捉摸。女人是海底针,男人是海洋里的沙或太平洋里的沙。然后发生了什么?读者可以自己拿主意。毕竟,男女之间的争吵是没有理由的,而且永远不会结束。

然而,被浪漫主义文学迷失的苏,却完全看不透这种情况,虽然我们可能看不透这种情况。苏觉得她和吵架的原因是她没有表白,我们无法正常推断出女孩的脑洞。

然后,是开场。一分钟后,苏被抱住,并紧紧地抱着。

(3).

“小暖,我终于等到你醒来。”华林叹了口气,眼里似乎有泪水。她昏迷了三年,他等了她三年,终于她醒了。即使她再次向他坦白,即使她已经忘记发生了什么,幸运的是,她记得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