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 ,笔者: bxj1984 [文集]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咳咳,咳咳,咳咳,”不时有频繁的咳嗽声从帐篷里传出。声音弱弱的,偶尔温柔,偶尔暴力。温柔的时候,是断断续续的;严重时,病人似乎咳出了肺。

带着水回来的绿措冲了进来,走近他的麦子,给她喂水,还拍拍她的背。当病人咳嗽得稍微轻松一些时,他拿起一块木头,挑出壁炉,鼓起腮帮他吹。大火慢慢燃烧,火焰苗吞了又吐,整个帐篷都变热了。

已经一个月了。从山脚下的牧场上来后,他的麦子说他浑身不舒服,很累,然后开始咳嗽。这种情况青措以前也遇到过,但他并不担心。他采摘草药,给他们小麦喝。他说他过几天就会好的。第一次喝了药水,他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于是他继续在牛场工作。但仅仅两天后,身体突然晕倒,咳嗽似乎更厉害了。她看着完全起不来的麦子,心里很着急。

青厝坐车到山那边找秋门公交。江秋门坝今年六七十岁了。大家都不知道。他似乎一直在牧场上。他好像一直骑着红马对待大家和牛。人们不知道他从哪里来,在哪里学医,在哪里买草药。你见到他的时候,总是拎着一个旧药箱,红马脖子上的铃铛在响。每个人都热情地问候你。“扔下秋车,去哪里看病了?”“公交车,你从哪里回来,去屋里喝茶”/[/。

青厝一个人照顾麦子好多年了,十年了?八年了,她都不记得了。自从那个男人死后,她一直在照顾他的小麦。家里所有的事情都由她一个人处理,她是家里的顶梁柱。拆帐篷搬到牧场,放牛,抽水,打黄油,晒奶渣,她每年都很忙,忘了自己是女人,忘了时间的变化,忘了季节的变化。

青厝描述了自己小麦的症状,然后盯着江秋门巴的眼睛,从中似乎可以读到自己小麦的健康状况和疾病的生死。秋门巴摘下眼镜,擦了擦,在她开始说话之前,先把眼睛浸了一下。“没什么,没什么,我给她开点药,你可以拿去熬。”他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些药,用略干的手指捏了捏,然后拿给青措看。

青厝听了他说的话,放下了一半的心,骑马回来感觉更快了。她按照秋天的顺序小心翼翼地熬药。

“咳咳,咳咳,咳咳”。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青厝拿起煮好的药,喂给他的麦子。外面的风开始刮起来,刮过的帐篷呜呜作响。清措走出帐篷,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收牛、挤奶、剪毛等。有几头牛病了,她只好把刚从丘门坝带来的药煮了给它们吃。她不能一直陪着病人。

药吃完后,小麦的病一点也没有好转。不仅身体越来越瘦,脸色也越来越差,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了。虽然咳嗽的频率少了很多,但是一旦咳嗽就没完没了了。

“我们为什么不去城里看看呢?”清措问道。

“你不是刚去球球把药拿回来吗?”

青措望着高高的药堆,不再问。这些药是昨天从姜秋门坝吃的。照看一下这些药。如果她这样想,她可能会好起来。她把牛皮毡掀起来,空气冷得冷风吹得她浑身一激灵。天空布满了星星,天空是空的,就像一个大窗帘覆盖着草原。月亮还没有上来,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远处的流水清晰可闻。牛很早就收到了,悄无声息,天就黑了过去。离市区很远,骑马也就两天。

小麦还没吃完药,她就开始咯血,一直咳嗽,青厝慌了,什么也做不了。她骑着马去了东北的草原,有一辆摩托车的多杰就在那里。

当它到达医院时,它的小麦快死了。医生看了看虚弱的病人,皱了皱眉头,转身进行急救。

青措看着自己的麦子在治疗,此时他开始自责,深深地后悔自己没有把麦子送到城里的医院。然而,她心里在想,她煮的草药怎么会没用,降秋门巴的药也没用。她曾经相信自己,相信江秋门巴。她头痛或咳嗽,服药后几天就好了。家里的牛、马生病了,也给它们吃降秋门巴的药。

第二天,医生告诉还在想这件事的青厝,他的麦子得了肺结核,再拖下去,没有药能治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