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庆高原 :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飞机大吼一声从地面升起,迪庆高原被眼前的快速运动变成了一个绿点:蜿蜒的河流、宁静的湖泊、激动人心的峡谷、雪山或湿地都在加速运动中被吸收到点中。我用线把点点在脖子上,于是高原就成了我的包,我希望凭着记忆扛着它,走完余生相见,离开。

迪庆让人偷懒!

这种懒惰似乎源于人们对“香格里拉”的深深迷恋和揣测。

人们在没有任何参照物的情况下构建自己的精神王国,迪庆恰恰具备了满足这种欲望的所有要求:美、清高、静、适……

这种天堂特别体现在夏季的迪庆高原,它就像一个巨大的温床,让每一个求梦者都可以在这张巨大的床上酝酿梦想,追寻理想;还能让我这样的路人抱在怀里打个盹,然后睡眼惺忪的离开。

美米带着我在古镇宗塔逛了一天,我就待在那里,就像其他旅行者背着包一样。

在这些流浪中,我一个个抓住了迪庆的懒惰。

人们分散在老城区崎岖的石头街道上,微弱地呼喊着,如果有生意的话,就招揽生意。

随意推开一座老房子,在充满阳光的院子里,用一杯茶或咖啡,把自己放逐在柔软的旧藤椅上。香格里拉就在我身边。

除了海拔,她身上还有一股让我着迷的甜甜的味道,就像皮肤在朝阳下自由呼吸。我摊开手掌,时间跳跃。我可以触摸它,随意拉伸或收缩。

我曾经那么渴望着远方,渴望着那些在远方到来的意料之外的事情,渴望着旅途中的意外相遇和离别。

在迪庆,我更愿意像一束透明的雪花在午后的阳光下融化,自由地升起或落下,或者在时间的馈赠下,成为她土地上的一株小草、一朵花或一粒尘埃。

我曾经以为我爱西藏,是因为我的血液流淌着与这片土地分不开的同一个血统。其实我没有。无论是迪庆高原,还是白雪覆盖的康藏,我抬头看着不同的雪山,跟着不同的草原,河流,帐篷,越走越远,越艰难。小时候的我只会越来越单纯。只要这样的高原存在,我就永远不会变得比婴儿更复杂,比动物更凶猛。

所以,我对迪庆,对所有生活在远方的藏族人,都是那么迷恋。

选择高点,人字顶的片石屋顶,各种阳台。在这样的阳台上闭上你的心、耳朵、眼睛和触觉,把你的身体交给在风和空气中流动的温暖的气息,比如一片落叶。

咖啡很烫很香。我是一只历史悠久的蝴蝶,是一朵在旷野里自由绽放的野菊。

古镇名为“郎卡经典”的客栈照顾我的身体,黑暗康巴人谢一成是他的师傅。接受邀请,我在他那小而漂亮的方形天井花园里吃着,喝着茶,读着书或者发呆,我栖息在他街上的长木凳上,聊天或者闲逛。

温暖柔软的大床抚慰着我平淡荒芜的心灵,让我清醒却依然如梦。

我们挨家挨户寻找传说中的美食,无论是中餐、西餐还是藏餐。我们吃得像从笼子里逃出来的鸟一样,浪费了我们的时间。

如果生命中有一段时间我需要放纵自己,享受自己,我想我愿意放纵自己在俄罗斯高原。不装修房子,不买车,不买电脑,不写字,不害怕地震,不香水,不讨厌,不抱怨,永远知足,永远快乐。

如果生命中有那么一瞬间,我需要谈恋爱,我愿意牵着爱人的手,面对俄罗斯高原,义无反顾地奔向远方。不要挣扎,不要贪婪,不要哭泣,不要懊恼,不要叹息,只是无畏地走向远方。

普达库国家公园隐藏在我脚下翠绿的群山中。从机舱往外看,好像从来没有过。

空间分隔了它在地球上的位置。在绵延的横断山脉的尽头,是地球上一个与世隔绝的天堂。我曾经走过的那片开着野花的蓝湖,在高原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还没有开始载客的全新游轮,带领着我们三位来自远方的游客在碧塔海遨游。

藏族人认为普达措是一个吉祥成功的地方,神灵保佑神州,到达湖对岸。在我看来,他上方的碧塔海和硕都湖,更像是一双期待着中国第一个国家公园的眼睛,在高原山脉深处闪烁。

碧塔海瑰丽的蓝色一直萦绕在我所有关于湖泊的幻想中,就是湖泊,以至于山川的蓝色让我对湖泊的构想更加完美。

这只深棕色的小松鼠从树枝上跳下来,漫不经心地盯着我们手中的食物。

栈道的长度没有限制。这个小东西好像是我这种人拎包用的。它不怕我来,更不怕我居心叵测。

其实在我心里,我渴望抓住它,带它回家!

这大概就是人类对待自然的普遍态度——新奇贪婪!

我们总是渴望拥有所有美好的东西,我们总是不愿意放弃向大自然伸出的手,即使我们面对的是自由的生活。即使在家里,我能给它的只有一个漂亮的小铁笼子。但是,思想总是让我不由自主的想收回。似乎只有这样,我才能离它更近,才能拥有更完整的东西。

牛蒡在微风中自由生长,栈道两旁的肥叶舒展茂盛。动植物也是如此。当它们失去天敌时,就会表现出这样一种从容而丰富的样子。难怪迪庆高原被小屋里如此丰富的绿色包围着。

冷杉、橡树、金银花、桦树、杨树和杜鹃花……

狄青书展开温暖的双臂,便成了雪国传说中的香格里拉,大地形如盛开的八瓣莲花,人人都证明了真理并没有落入轮回;没有烦恼和悲伤,离你要去的地方很远,人生无常。

随着时间的推移,藏族人为自己勾勒出了身体和精神可以完美相处的理想空间,超越了现实世界中的理想时空,满足了人类对美好生活的一切要求和精神需求。这就像一个梦想,你可以随时添加美丽的组件,隐藏在我们的内心深处,这就像一剂海外神仙治愈我们的草魂。

而我是这个传说的唯一信仰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