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乐趣 |小编: 宓明道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有时候,一不小心,喜悦似乎就无缘无故地涌入你的内心,像一阵微风吹过,像一缕光线潜进来,你的身心瞬间溶解成一种纯粹的喜悦。

比如现在,我和家人已经吃过晚饭,收拾好碗碟桌椅,一切都停了,心情很舒服。我漫无目的的来到阳台,一阵暖风带着草芽的味道飘来,包裹着几分不均匀的凉意。穿过建筑,从一边发出的淡橙色的光洋溢着温暖与和平,仿佛所有人都在向这个初春的夜晚报告和平。阳台下的花坛里,夜色朦胧的树叶芭蕉,被似乎在不在的灯光所触动,分外的五彩斑斓,可爱。我伸了个懒腰,转过了身。透过我自己的窗户,我研究了光线下明亮整洁的房间和我家人和蔼可亲的身影。风抚摸着我的头发、脸颊,顺着我的脖子流下来,让我感觉像浸泡在乳液中一样清爽光滑。7岁的儿子跑过来笑着跟我说了句话,可能不是很好笑,但我顺势笑得很开心。伴随着欢快的笑声,有一种春天的泉水从心底流过,流过我胸部的放松。在我看来,这种笑声不是由传统的感知所主导的,而是源于一种生命的源泉。

这种莫名的喜悦让我暗暗震惊。我知道就在几个小时前,我好像很不开心。心,沉甸甸的,惆怅的,像一头被困在黑锅里的小鹿,盲目地做出艰难而无望的碰撞和挣扎。现在虽然什么都没发生,但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缺。我有足够的爱和温暖。心,尽情地感动,贪婪地吮吸着大自然的气息。

在这样的时刻,我总有一种感觉,被生活拉成一个奇怪形状的生活,突然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圆润、清新、富有弹性。它像婴儿一样安详,像土壤中的植物一样简单舒适。所以,我想,一个充满活力的生活能总是进化成快乐而不依附于任何东西吗?我有点相信。因为我想起了妈妈的经历。

20多年前,我妈带着我14岁的孩子去了一个偏僻的乡村。作为一个女人,她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她多年努力的温暖的家。她面前是一间茅草屋,她的家人被墙围着。她应该没有快乐。伴随着她的应该是许多残酷而屈辱的回忆,以及漫漫长夜的饮酒,日复一日的悲伤。然而,有一天中午,她去野外捡柴火,却奇迹发生了。时值初冬,安徽东平的空旷地总有几条沟渠。沟渠两旁有一排排田童柳树。秋冬时节,枯枝被风吹落,捡回来可以当柴烧。那是我们刚放出来的第一年的冬天,炉子是空的;队伍中的草已经烧光了。那里的农民每年冬天都没有木柴。因为队伍要留足够的稻草喂牛过冬。农民们去接铁路,扫煤尘,一个个捡回来。我们不能这么做。所以我妈每天下午都要去开阔地捡一些枯枝。

那天没有好的阳光,天空是一片清澈祥和的浅灰色。天空开阔,空气清新。平坦的棕色田野静悄悄的。远处的河岸上,几个棕白相间的田仆忽起忽落,时而传来一点细细的空洞的歌声。母亲在山沟埂上走着,摘着,歇着。面对广阔的世界和宁静的天气,她没有生出天地永生无常等感叹,反而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安慰和喜悦。她觉得自己的心灵仿佛被天地之间那种令人肃然起敬的精神洗涤过,那种精神特别坦荡纯洁。她对我说,走着走着,好像觉得自己更高更老了!心中生出莫名的兴奋,却有一种浑身骨头都要硬动起来的欲望。那时,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和寒冷。

我还记得当时妈妈回家时那张带着神秘幸福的笑脸。她悄悄跟我说了一件她心里很开心的事,但那是因为感动,也因为神秘感不方便大声随便说话。“阿导…”她温柔地叫着我的小名,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温暖,描述着她心里像耳语一样钻进去的“骗子”激动的笑容像孩子一样纯真。也许是因为高贵时光的渗透,母亲美丽的脸庞散发着无比清新迷人的光辉,让我感觉比平时还要亲切——仿佛突然闻到了海风的味道,但感觉比一般的东西还要亲切。那是更深更永恒的善良!

我想我妈一定是抓住了生活在那个神秘的时刻给她的重要启示。因为后来我妈奇迹般的度过了那段悲惨的日子。记得妈妈在家养猪,学会了孵小鸡和小鸭子。我还记得妈妈幸福的笑脸,被风和太阳晒红了。

我猜,宁静的大自然,混沌的天地,有没有意志,有没有磁场?生命消逝成一阵微风,一缕光线,在磁场上悠闲地旋转。转过身来,听到一声神秘的“咔嚓”,生命被设定在了最佳位置,于是整个生命都兴奋地大放异彩,生命的机制像更新了的一样和谐地运转着,活的泉水又开始冒泡了。

春晚,完全没有语言。寂静中,有一种喧嚣与野香。我睁开眼睛,所有的感官都在倾听以太的声音。我试图捕捉这个神秘空间适合我们人类思维的密码。我可能永远也得不到这个密码,但我还是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