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本文作者: 一普译茗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每次收拾行李回家都有一种特别的心情,轻松,开心,后悔,但是回家的步伐依然坚定,只因为家里有老母亲

(a)法院

我依稀记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那个夏天,太阳晒得大地灼热,蝉在树干后侧懒洋洋的,树叶还耷拉着脑袋。午饭后,我找了几个朋友一起去上学。路上不知道谁建议的,课前还有一段时间。让我们去河里游泳吧。反正我家不会来学校,我们就直接去河边了。

炎热干燥的天气使人们对水有很强的亲和力。脱掉衣服,扑通扑通扑通地跳进河里,打水仗,投入激烈的比赛。两个环境的直接对比总是让人渴望舒适,我们玩的时候忘记了时间。

模模糊糊听着有人叫我的名字,我环顾四周,看见母亲在某个时候来到河边的公路上,呼唤着我。我立刻跳下河,穿上短裤和背心,掂量了一下凉鞋,跑去学校。跑到学校门口,不敢回头,发现妈妈已经被我甩了。这时候觉得地板热了,赶紧穿上凉鞋。我刚准备进校门,就看见爸爸和校长一起从校门出来了。我只是低着头站在门口。这次我死了。按照我妈的脾气,全村人都会知道我被打了。

爸爸走过来拽着我的耳朵说,“你妈妈担心死你了。她来学校看你不在吗,臭小子。”

我觉得我爸爸今天很奇怪。他以前很少和我吵架,今天甚至还拽我耳朵。这时,我感觉到一团冷空气吹过,我浑身发抖。果然,我屁股上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袭击,跪倒在地。此时,我感觉不到地板的热度,只感到后背上的嗖嗖声。

“去把书包拿出来。”

我乖乖起床,不敢碰膝盖。我赶紧跑到教室,拿出书包。我妈一把抢过我的书包,直接扔到学校大门对面的沟里。我站着不敢动,不敢说话,盯着书包和散落的书。

爸爸走过去把书和书包捡起来,放在我肩上。(90年代初,农村孩子上学用的书包不像现在的背包,而是用布缝了一个长约30cm,宽约10cm的布袋,然后在两边缝了两条窄布条。)回到家,我知道我的“修炼”就要开始了,我自觉地在院子里跪了下来。我妈妈在找工具利用他的手。果然,我妈手里拿着我爸的一只鞋,快步走到我面前,一脚把我踢到地上。鞋底像雨点一样落在屁股上,然后就呜呜叫了。

晚上吃了点东西,躺在床上,还暗暗发誓:长大了,你老了,我不养你。我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我被周围的啜泣声惊醒,却不敢睁开眼睛。我爸说:“你哭什么?我打他的时候没看见你哭。你看到孩子被你打了。好小。教育他就好。”

“你知道教育,棍子下有个孝子,就能成为有用的人。如果我们家不这样上学,他会像你一样当瓦工吗?一口井没有压力就不能出油,一个人没有压力就不能生产。”

“然后你打了电话,孩子们都睡着了。为什么哭?”

“滚,我难受。明天早上我会给他做些好吃的。我不能告诉他我哭了。”

其实我又偷偷哭了起来,不敢出声,只能任由泪水肆意流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