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有两个父亲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他很想告诉孩子们,

这个杀手不是太冷的台词。

他们很幸运有两个父亲

一个充满爱心的父亲,

一位父亲带着悔意回来了。

2005年9月12日,钟迅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一天。他在产房外面等着,焦急又高兴。过了一会儿,护士带着宝宝出来了:“是唐的儿子!”他不明白:“唐的儿子是什么?”护士冷冷地回答:“智力有问题。”

钟勋的头上滚过闷雷。

不一会儿,他的妻子颜宁被推了出来。钟勋鼓起勇气,低声问:“你知道吗?”她的眼泪夺眶而出。钟勋硬着头皮说:“我不要吗?”

那一刻,他觉得颜宁在犹豫。但是过了一会儿,洗过的婴儿被抱了过来,护士让他试着吮吸颜宁的乳头。孩子噙着嘴的那一瞬间,她突然含着泪看着钟迅,眼里带着妈妈的恳求。钟训义,狠心,别过头:“别让他吃了,做奶粉。”

他们是一对住在小镇上的夫妇。他们过着非常卑微和挣扎的生活。他们处理问题的方式可能会让人觉得奇怪。

颜宁的牛奶膨胀了。钟勋对一切都吩咐得很坚决,生怕孩子跟他们有太多的联系,因为他时刻准备着送走他。颜宁越来越不情愿:“孩子挺好的。”她自欺欺人地说:“我根本看不见。”或者打出情感牌:“给我一个名字……”钟勋越来越恼火了。他讨厌女人的感情。

颜宁出院前,全家老少,包括她的父母和姐姐,都同意把孩子送走。颜宁拒绝了。她变得有些神经质,每隔半小时就醒来看着孩子哭。后来,她变得更加固执。刚开始大家都有点不耐烦。看到这个架势,他们纷纷威胁:“我们不多说了,你看着办。”

钟迅在网上搜索唐的儿子的例子,看到大扁脸、扁鼻子、呆滞眼神的一贯模样,就开始和颜宁吵架。颜宁的身体逐渐恢复,她有力气吵架:“你不要,我自己养!”

钟勋只好这样做,暂时好说话。他等待着颜宁醒来的那一天。宝宝现在小了,和同龄的宝宝没有太大区别。他认为颜宁迟早会崩溃。

但事实是,孩子们的处境越来越糟糕,但颜宁的母性却越来越猖狂,它的迅速崛起彻底打败了所有不愉快的现实。

孩子以颜宁的姓氏命名为“宁聪”,这在钟勋看来很可笑。这时,在北京打工的老乡说有赚钱的机会,钟勋逃到了北京。

有一天,颜宁打电话说,北京有个地方可以提高唐的智力。简直是胡说八道。但如果她想试试,钟迅只能答应让她来。

他们住在城里的一个村子里,那里不缺看起来热情但爱八卦的中年妇女。如果你不想在别人的餐桌上成为一个笑话,你必须时刻保持警惕。钟勋以前生活得小心翼翼,但现在他不得不忍受异样的眼光。颜宁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敏感,她总是主动把伤口暴露在终日如绿蝇的女人面前,毫不自卑。

钟勋感到沮丧。

更重要的是,挣钱难。他很不愿意把自己的血汗钱扔在这个不能给他带来希望的学校。

同事的孩子,欢天喜地给孩子办生日派对,买各种漂亮的玩具。钟勋和颜宁每天都吵架,如果有一天没有吵架,他会感谢上帝给他一个舒适的夜晚。

当钱快用完时,颜宁不得不回去。钟勋送走了他们。一岁以上的孩子不会笑,也很少哭。在火车站,钟勋扭着脖子对颜宁说:“你看,我就说会这样!”但他心里没有胜利的喜悦。

颜宁说,“这不仅仅是我的责任。”钟勋勃然大怒:“如果你肯听我的话,这个家就不会被你这样毁了!”宁浩大喊:“要么离婚!”

嗯,钟迅认为他为她和这个孩子付出了太多,这辈子不允许他为任何人牺牲。

他们成功地办理了离婚手续。出于愧疚,钟勋没有要任何财产,还有孩子和颜宁。然后他迫不及待地想回北京,心中带着一些怨恨。如果她能理智一点,事情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了。

颜宁的怨恨更深。

为了避免再次互相指责,除了送孩子抚养费,钟迅再也没有和她有过任何接触。

2010年春天,钟迅找到了新女友,隐瞒了前妻和智障儿子的事情。

人生即将翻开新的篇章。虽然失望那么多,良心被什么东西伤了,但是人还是要向前看,不是吗?

钟迅经常和同事喝酒,喝酒就哭。

有一天和中学同学吃饭,突然有一个人说:“你知道颜宁和老君在一起吗?”

钟勋吃了一惊。

君是钟勋在中专时的室友,也是最好的朋友。那时候的颜宁年轻貌美,和老君一起追求,但老君有钟迅一半的迟钝,最终钟迅赢得了爱情大赛。老君对此非常生气,两人因此分手。

此刻,钟迅真的想给颜宁打个电话,他不知道该怎么问。看来不管他怎么说话,都是给自己带来耻辱。

两年后,钟迅和女朋友分手了。不是没有感觉,而是感觉总是没有基础。

时钟训练时间似乎在跳跃。钟迅的所有记忆点,就像一只蜻蜓,回到家乡就落在了前妻的面前。

2012年,钟迅和朋友合伙成立了家装公司。公司很小,租了个私宅当办公室。但不管怎么说,终于可以在名片上印上“总经理”的头衔了,这是值得骄傲的一天。第一年赚了一点钱后,钟迅在卡上给了颜宁更多的钱。

几天后,他接到了颜宁的电话。

“我赚了一些钱,但我没有结婚...给你钱是对的。”他鼓起勇气说。

颜宁犹豫了一下:“我又结婚了...你认识我丈夫。”

“哦?”钟勋假装不知道。

“是老君。”她的声音不算洪亮,却充满了幸福。钟勋试图装出大惊失色的样子,但他做不到。沉默片刻后,他问:“你的手机能拍照吗?”

过了一会儿,宁聪的照片发了。钟勋号啕大哭。真的很像他。这些年你都做了些什么?

钟勋马上要去看他们。颜宁主动提出和她丈夫讨论。很快她回答说她丈夫同意了。她真的不再恨他了,因为她一定很幸福。

钟迅给聪聪买了两套衣服,按照颜宁短信上的地址找到了。颜宁和老君站在楼下,老君抱着聪聪,一家三口在等他。

钟勋努力克制自己的尴尬,向他们打招呼。“这几年很忙,几乎没有回过老家。”他的解释苍白无力,他们什么也没说。然后大家一起上楼。丛突然张开双手冲向老君,老君很自然地抱起他上楼。颜宁唠叨完之后也跟着说:“我没有腿,我不是每天都自己走路的。”丛没有表情,冷冷地靠在老君的肩膀上看着钟勋。钟勋的心随着四肢颤抖。这是他的孩子,他从来没有抱过他。现在,他们终于完全和他失去了联系。

我前妻的家很小,颜宁说她卖了以前的房子给孩子治病。现在房子租了,房子有点乱,到处都是玩具和涂鸦。“其实聪聪比类似情况要好,”颜宁从老君怀里接过聪聪,“叫叔叔。”丛怯生生地喊道。钟勋病得说不出话来。颜宁看得出来,她很快解释道:“我不想让我的孩子知道这么多,所以...他只有一个父亲。”

钟勋点点头。他没有资格严肃。

那大家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小君去厨房做饭,坐在钟勋旁边,也很尴尬。钟勋只好主动搭讪:“你胖了。”她羞涩地笑了笑:“四个半月。”

钟迅没有注意到她的小腹已经肿了。聪聪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俯下身,贴在妈妈的肚子上,然后突然对钟迅笑了笑。

钟勋的心像黄昏的钟声一样沉闷。

他压抑着自己的平静和镇定。他看着这个小而温馨的家:窗帘图案是颜宁喜欢的红色格子,桌子是颜宁最喜欢的海边照片,她最喜欢的栀子花在阳台上;杯子、拖鞋和围裙都是成双成对的,分为浅蓝色和粉色,上面写着“丈夫”和“妻子”的字样。就像年轻时住在一起,有柴米油盐的浸润,有对未来生活的憧憬,有甜蜜蓬勃的爱情。

钟勋再也无法自持,落荒而逃。

外面下着小雨。钟勋没带伞,默默地走了很长一段路。他想起了他对颜宁的海誓山盟。他发誓永远和她在一起,爱她,保护她,和她一起分担生活的艰辛。但是他什么也做不了。这么多年来,他甚至不能谈论他给颜宁带来的伤害。这一刻,他意识到,其实这几年他一点也不痛苦。

钟勋一开始经常去看聪聪,并接受了他被称为“叔叔”的说法。他也开始自私地观察老君是否真的对聪聪好,结果是满意。

第二年,聪聪的弟弟出生了,一个黑眼睛的小男孩,特别像颜宁。这个艰苦的家庭充满了欢乐。

钟迅已经找到了新的女朋友,但这段过去终究瞒不住对方。知道他每个月都要给前妻很多孩子的抚养费,她果断离开了。

人越长大,越现实。钟勋对此并不挑剔。渐渐地,他想找个人结婚的冲动越来越弱。

2015年的一天,钟迅打电话给聪聪。聪聪吞吞吐吐地告诉钟迅,父母要带他去北京玩。钟勋立即让老君接电话。老君不好意思地说:“孩子要旅行,首都最难忘!”钟迅马上给他们订了机票,接了他们一家四口去北京玩,并安排好了所有的行程。

下属问:“你这么忙为什么还跑?你们是什么关系?”钟勋无言以对,他和老君既是敌人又是朋友。这哥们给他看了一些纯洁的东西,但他真的很佩服他。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去了,钟勋和老君又走近了。有一次,老君的弟弟想开一家五金店,钟迅找了个关系帮他免费配送货物。

在一切都静悄悄的深冬,钟勋突然接到了颜宁的电话:“老君出事了!”老君去兼职销售,结果电梯出了事故,受了重伤。

钟勋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家乡。一路上,颜宁疯狂地给他打电话汇报情况——老君在接受紧急治疗,发出病危通知,老君生命垂危...

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钟勋的心一次次被车轮碾压,撕心裂肺。到达医院后,老君已经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医院允许他的家人进去。

众所周知,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这太唐突了。这怎么可能是结局呢?每个人都泪流满面,但他们深深地意识到不会再有奇迹了,他们悲伤地鱼贯而入。老君看着钟勋,嘴唇动了动,大家立刻把他推到前面。

他有话要说,但他没有力气。

钟勋流下了眼泪。老君说话的欲望更强烈了。他焦急地看着钟勋,好像在等他说些什么。

钟勋立刻明白了。

他跑过去对他说:“我会好好照顾她,你的孩子和我们的孩子。这些年来,我无法报答你的感激之情...不用担心。”他们的眼神互相传递着某种悲剧的东西,比如感激、信任、理解、回报和托付,还有爱情的厚重和苍凉。钟迅看到了自己的内心,有一个纯洁的地方,他们的爱情从未落入尘埃。他想像爱一个人一样坚定。

窗外是宁静的冬天,大雪像被子一样覆盖着大楼。大雪花冲进来打在玻璃窗上,变成了白色的浆糊。

在场的人都哭了起来。

老俊去世后,钟训帮宁颜办理后事。她告诉他,其实老俊

孩子,你有两个父亲老君死后,钟勋帮助颜宁善后。她告诉他,其实是老君

早就知道他放不下她。那天他到家里来,盯着那双写着“老公”“老婆”的拖鞋看,只有男人能读得懂男人的眼神。

曹军告诉颜宁,钟勋不是坏人,只是软弱。

他希望颜宁原谅钟勋,因为世界上最强大的不是报复,而是当我们有能力报复时的宽容。

此刻,他们生下聪聪已经十年了,他们的心在这十年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

他终于醒了。

这个公众眼中的人渣,已经不再是一个卑劣的小人。

钟勋放声大哭。他一手抱着大儿子,一手抱着小儿子,把脸埋在他们中间。他没有很高的文化,但他真的想告诉孩子们,他们很幸运有两个父亲,一个很有爱心,一个很有悔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