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妈 作家: 季羡林

  • A+
所属分类:文摘大全

我最爱妈妈,却最享受不到母爱。我六岁的时候离开了母亲,之后有两次短暂的见面,都是因为要回家哀悼。最后一次是在分开八年后,再次回家哀悼。这一次是母亲的葬礼。回到老家,我妈已经躺在棺材里了,连尸体都没看到。从此人与人永远分离,连记忆中母亲的脸也变得模糊不清,连母亲的真面目在梦里也看不见。

这辈子不知道做了多少次这样的梦。直到我的最后几年,我仍然梦见我的母亲,她总是哭着醒来。要享受母亲的爱,我注定是一个永恒的悲剧人物。什么是奈!什么是奈!

我写了很多关于妈妈的东西,不想在这里重复。我只想写一件我从来不相信是真的,我热切希望是真的。

我妈在清华读书的时候突然去世了。我从北平和清平赶回济南送我妈上坟。回到家,我看到的只是一口黑色的棺材,母亲的脸再也没有出现过。

有一天晚上,我在后面的土炕上睡觉,舅舅陪着我。中间一片枣林对面的宁大叔径直进屋,绕过母亲的灵柩,走到里屋康,把我叫醒,说他老婆宁阿姨“,撞了客人”————。

我震惊了。我起身,跌跌撞撞。我跟着宁叔叔穿过枣林,来到他家。宁阿姨坐在炕上,闭着眼睛,嘴里却不停地说话,不是她,是妈妈。她一看到我(更确切地说,我听到了“,因为她没有睁开眼睛),就抓住我的手说:“!你让你妈妈想得那么辛苦!离家八年,再也没有回来看我。你知道在妈妈心里是什么感觉!”继续说。我好像头上挨了一击,很迷茫,不知所措。

按理说,一听到妈妈的声音,我就应该哭。然而我没有,我好像又醒了。潜意识里,我一直在问自己:这可能吗?这是真的吗?我的内心充满了起伏,让我成了一锅酱。

我对“妈妈”: “妈妈说!你不该来宁阿姨家!你不应该打扰宁阿姨!”我自己的声音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空洞而冷漠。但是,我没办法。我的观点“科学”起了主导作用。“妈妈”一直说:“对!耶!我要走了。”余宁宁阿姨睁开眼睛,木然惊愕地坐在土炕上。回到家,看到妈妈的棺材躺在土炕上哭到天亮。

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我希望这是真的。看着儿子八年,终于“看到了”心爱的独生子。难道不是对我妈的一种安慰?但是它是如此的纤细,令人惊奇的舒适!

我的母亲将永远活在我的记忆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