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的故事 ;早川濑里奈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走钢索的小女孩

文本/毛文轩

机动车和树上的一根钢丝绳,是你童年的路吗?欣赏的掌声是你需要的赞美吗?

八九岁的你,应该在教室里有书的声音,命运会把你推上街头。

空中冒险忽略了操场上金色的阳光。你的毅力,你的武功,为什么对每个人来说都不精彩,却又心痛又悲伤?你的微笑,你的冷静,你为什么不创造一个英雄,却给人只有紧咬的牙齿?

多么美好的时代,多么稚气的脸庞。我看不到向日葵对阳光的渴望,也看不到在春风沐浴的温暖。你的目光更多的是来自于世俗的彷徨,更多的是来自于内心对社会!

有一万种不该出现的问题来拷问现实,一万把刀插向所有看到的美好。在你摇曳的身影下,在仰视的泪水中,请原谅每一个麻木的表情,每一颗无助的心,每一枚投出的同情的硬币……

女孩,请接受你的祈祷。你的秘密是一门生动珍贵的学前课程。

姑娘,请接受你的祝福。你的空中时光是通向未来的壮丽而绚丽的彩虹。

蒙古包里的小女孩

文本/张雅婷

内蒙古的绿色草原上,几十头牛羊被黄昏笼罩着,这几十个阴影的背后是一个小女孩。她是内蒙古最强壮的女孩。她叫林娜古莎。那时候她才四岁。四岁?也许你还不相信这么小的孩子会去草原帮奶奶赶牲畜?你认为莎娜还在她父母的怀里撒娇吗?那就大错特错了!莎娜两岁时,母亲病重,父亲外出打工谋生,祖母背痛在家工作。唉!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拆散了。多可怜的娃娃啊!

三岁的时候,她和奶奶一起去抓牲畜。莎娜很懂事,她知道她祖母做什么。当她学得很好时,莎娜让她祖母休息,她自己去工作了。多懂事的孩子啊!

但是当她四岁的时候,她的父亲不幸去世了,家里只剩下奶奶和莎娜。唉,好一个恶业少女!

为了让自己上学,莎娜努力工作赚钱,但这仍然不够。于是她剪掉长发卖了。当她来到学校并告诉校长她所有的不幸时,校长被莎娜感动了。他说莎娜不用交学费就能上学。莎娜高兴得跳了三英尺高!

每当走过这个小蒙古包,都会听到写字的声音,翻书的声音。这是莎娜的读书和写作!

小蒙古包外,各种花草为莎娜欢呼!他们都跳得很开心。

蒙古包里的小姑娘,你多么坚强,就像草——

卖玉米的小女孩

正文/胡杨凤院

刚刚进入初夏,玉林古城早晚还是很冷的。

那段时间我发现,从小区门口到街道两侧,有三个卖玉米的小轮。虽然我不得不早早地走到办公室,但早在我出来之前,绿宝石玉米棒子就堆在摊位上了。有句老话——莫道君去得早,来得也早。

我们小区是榆林高新区建设的第一批经济适用房。每栋楼只有6层楼高,共有32栋建筑,均为砖混结构,混凝土预制板封顶。相比于近年来新建的很多30多层,全是混凝土的建筑,无论哪方面都有点小巫见大巫,鹤立鸡群。

虽然是“ ”,但幸运的是,它终于成为一个商住社区,而且还是高新区入住率最高、规模最大、功能最齐全的社区之一,小区内有幼儿园和高新一小学。这样,小区大门外有很多卖玉米的小商贩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些玉米棒子和果壳是翠绿色的,一把粉红色的流苏露在棒子尖上,一眼就能让人流口水。而且是本市第一批上市的鲜食玉米!

卖玉米的大多是在城市打工的农民工兄弟姐妹,年龄从三十多岁的男青年到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玉米,玉米,新鲜的本地玉米,嫩,甜,软,买,买,两块钱一个!”一大早一个接一个的哭喊声就开始了。

大部分从小区出来的人都急着上班。虽然他们很匆忙,但他们仍然不忘记回头看一眼他们。——那些通道两边的三轮马车上堆着新鲜的青绿色玉米棒子,高得像小山一样。

充满了陕北方言的强烈喊叫声,吸引了一小部分在家闲着的老人。他们都是在接到还在上班路上的儿子、媳妇或儿媳的电话后,才感觉来到小区门口的。他们要么拎着帆布包,要么拉着小购物车,都在小三轮车上东张西望,东翻西找,一个个跟卖家聊天,一半在问价钱,另一半在问玉米的产地。

大部分卖家要等到小区里的居民下班回家,然后还要把剥下来的玉米皮清理到水泥地上,启动电机,开着小三轮回家吃晚饭,满心欢喜。

那段时间我和老婆没时间去三轮车上从小贩那里买个玉米芯。首先我的分析显示,所谓“本地玉米”这么早上市还没成熟,肯定都是外地进口的。按节气,我妈在我老家园子里种的那两块夏玉米还没吐出来呢!我更害怕那些绿色的外衣上覆盖着转基因玉米粒,人吃了会变胖变弱,网上的噪音特别厉害——对人体危害极大。其次,我们单位乃至全市都在忙于扶贫,任务光荣而紧迫。

暑假到了,小丫头跟着我回了老家。我妈看到小孙女回来了,高兴的带着小女儿下到四川,掰回来半个尼龙袋的老玉米,高喊着:“为什么不早点把我小孙女带回来?闪玉米老了,没有以前甜了。”

换句话说,我妈乐得烧了个炭火,把水舀进一个大铁锅里,把玉米和葫芦丝放进水里,然后放进一个形状很好的锅胆里,分别蒸土豆和小米粥。我家姑娘紧跟在奶奶后面,在锅边捣乱。

我在家乡呆了三天。回来后,老婆催女儿赶紧回去补作业。——我还没有完成暑假作业。

午饭的时候,老婆无意中提到小区门口有个卖玉米的小姑娘,和女儿差不多大。一个人站在一棵大树下,面前堆了很多玉米棒子。女儿说还想吃煮玉米,说奶奶做的玉米太好吃了。我接受了女儿的话。吃完饭,我们去了小女孩的玉米摊,买了一些真正的当地玉米做饭吃。老婆也说好,就去小姑娘的摊子买了。

吃完饭,女儿眼巴巴地把我带到小区门口,还特意走到大槐树下。我没找到我老婆说的卖玉米的小姑娘,连一片玉米皮都不剩。经常在路两边摆摊的小三轮车都不见了。

小丫头拽着我的胳膊说,可能她卖玉米早回家了。

我们父女干脆走向大街,准备绕一个大海湾走一走,然后回家。

第二天早上,我下班走出大门,发现一个小女孩穿着白色短袖衬衫,黑色半腿短裤,一双白色球鞋。她的白袜子刚好超过她的脚踝。这套服装显然是任何学校的标准校服。站在台阶上高大的槐树下,她面前有一堆青绿色的玉米棒子。她什么也没说,也不会像身边那些小贩一样大喊大叫,只是一直看着小区门口。她的头应该没有我女朋友的高。她看起来有一米六。她既不胖也不瘦。

由于赶着上班,只停了一小会儿就经过了她的玉米堆。小女孩回过神来,想问我“买玉米”的时候,我跑向一辆上面有绿灯盒的出租车。

上了出租车,我就自由的想:小姑娘肯定在农村,但她在城市上学。趁着暑假帮大人卖玉米。她的父母肯定有很多事要做——或者去哪个工地拉水泥搬砖?或将煤运输到哪个装载站……

可能性有很多,但总的来说,她的父母不能像我和我老婆一样在政府机关上下班。不然这个年代,谁家大人会把一个要上学的少年送去公学?!学校假期作业很多,各种复习补课,时间不够!

中午下班回家,刚一进门,老婆正在餐桌顶上煮一盘玉米,于是笑着问她:“你下班路上在那个小姑娘的玉米摊买的吗?”没等妻子回答,女儿抓起一根热玉米芯,让她立刻松手——扔在餐桌上。

“等一下。冷却后再吃也不迟。你真的吃上瘾了吗?”妻子在恐惧和恐惧中责怪女儿。“你的手不热吧?”

早上还在上班,发现那个穿着白色短袖衬衫,黑色短腿半裤,白色球鞋的小女孩消失在小区门口的大槐树下。

也是中午下班,我跟老婆说卖玉米的小姑娘不见了。我老婆还说她开车经过大门的时候没看见。女儿坐在餐桌旁,满脸疑惑:“看来这个小女孩是你女儿,你怎么这么上心?”我摸了摸女儿长长的黑发:“你在想什么?你是我和妈妈唯一珍贵的女儿!就,就……”

女儿更是不解,问我:“爸爸,什么事?”

妻子拉出椅子坐下,面对女儿说,“只是卖玉米的小姑娘比你小一岁。我打听过了,她爸妈在搬砖,拉水泥,在一个工地干活。”

果然,我猜对了。

“她的玉米是哪里来的?也许也是从外面的小贩那里?”女儿继续提问。

老婆回复女儿:“是她爸妈下班从工地骑摩托车回农村,在农田里掰玉米,然后连夜运到城里。第二天早上,他们用摩托车把她和第一袋玉米从出租屋运到我们小区门口,然后回去送其他的玉米袋。”

“然后,小女孩一个人站在卖玉米的大树下?她的父母赶到工地搬砖拉水泥?”我等不及要问我老婆了。

妻子说,可以。人家小姑娘几天就卖了1000多块玉米棒子,好像卖了600多块。!

女儿由衷的竖起大拇指,伸手向我和* * *妈,说“凶,凶。”

最后老婆补充了一句:“小姑娘只是没告诉我她在哪个学校读书,只说她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每次考试每科都是第一。”

女儿忍不住“哇!”,然后对卖火柴的小女孩说:“,哦,不——我错了!是——学卖玉米的小姑娘!”

收到通知的小女孩

正文/彭顺刚

前几天,我去马良镇苏家寨村视察搬迁工程。在村委会的服务大厅里,听了村党支部书记对陈的简单介绍后,他转身向门口走去,准备参观搬迁现场。

突然,我被旁边的抽泣声吸引住了。我停下来,转身四处张望。我看见一个小女孩站在不远处的服务台前。她很矮,扎着马尾辫,瘦瘦的脸。她第一天在城里看起来像个初中生。她一边和村里的会计小声说话,一边抹眼泪。瞥过去,透过小女孩的红眼圈,透过她的眼睛,清晰地看到她淡淡的悲伤。她看到我们一行人齐刷刷地看着她,鼻子都酸了,眼泪像珠子一样掉下来。她赶紧用手擦了擦,但眼泪越来越多,很快就被带哭了。

村里的会计说,那个叫孙的小女孩是来拿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她的家庭很特殊,她没钱上学。可惜我本来可以拿两个成绩的。哦,这个小姑娘已经是准大学生了。我好奇地问她为什么。她哽咽着说:“最后两本书一万七,家里负担不起。我想先读个专科,再升专科读个本科。”当我得知她在读湖北师范学院办的这个会计专业,入学时要交1.3万的学费和杂费时,我沉默不语,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多学一年是有必要的,但是很难预测能不能升级。经过计算,费用不一定比本科少。多么天真的女孩!这一刻,责备是不合适的,只有安慰。我们七嘴八舌地交谈,帮她出主意,想办法。

由于开学不久,我了解到省社科协会在支持苏家寨村,在他们的大力帮助下,陈告诉立即向省社科协会报告女孩的情况,争取爱心支持,并帮助她办理助学贷款手续,确保小女孩能够按时报到。

回去的路上,没有欣赏到公路外迷人的风景。这个小女孩可怜的身影和她忧郁渴望的眼神,久久萦绕在我的脑海里。这不仅让我想起了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也让我想起了我在高中准备高考的时候,陆老师因为我交不起学费,让我以审计师的名义去上课。这一刻,我也有同感。我想,我能为这个小女孩做些什么呢?虽然我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但还是有可能付出一份爱。当晚,我以“一位同情你的长辈”的名义,写了一封短信,鼓励她坚定信心,克服困难,并附上一份爱心捐款,可能只够路费,委托镇上负责教育的王专员交给她。

我特别告诉过你不要说我的真名。我不想回报什么,所以不报姓名。

望着王专员远去的背影,我终于释怀了。但转念一想,万一她的助学贷款手续没办好,联系不到省社科联怎么办?难道你还不能去上学吗?没门!我停不下来,我要继续努力。我将尽力帮助孙一家渡过难关。于是,我迅速与镇领导交换了意见,并向苏家寨村的主要领导和县政府有关部门进行了汇报。值得庆幸的是,张县长、政府办公室和有关部门都非常重视。张县长指示澄清情况后,他协调有关部门给予协助。第二天,镇主要领导也亲自到孙家。

根据王专员发来的微信,孙在破旧的土坯房前面对市长,脸上露出了笑容。在精准扶贫政策的阳光照耀下,她的未来会一片光明。

爱梦的小女孩

“妈妈,别走,快回来,风会想你的。”这是一个六岁小女孩的梦。每次听到小女孩在梦里说话,看着她失去笑容的泪汪汪的小脸,心里总是酸酸的,难受的。

那个叫马丁的小女孩住在我家隔壁。父亲去深圳工作,母亲两年前和一个男人私奔,再也没有回来。小女孩的爷爷奶奶在镇上经营小生意,每天早起,给他们抹黑,经常把小女孩一个人留在家里。据小女孩的爷爷说,镇上人多车密,带她一起去不安全。把她留在家里更实际。

小女孩很懂事。她很少出去,也不和村里的孩子一起玩。她总是一个人呆在家里。有时候会偶尔上门,看着同龄的孩子尽情玩耍。她只是远远地静静地看着,脸上流露出一点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焦虑。

她妈妈刚走的那个夏天,天气很热。我下班回来,发现小女孩在她家门口睡着了。当时是中午,太阳很热。当我来到小女孩身边时,我看到她的小脸颊在阳光下红红的,额头上渗出了一些汗水,眼角闪着泪光。小女孩的身体不时抽搐。我把小女孩抱起来,放在我的竹床上,用毛巾擦去脸上的汗水和泪水。

有时候,我经常问自己,为什么小女孩的父母选择生下她,却又为什么不负责任地狠心抛弃她?小女孩是无辜的,她没有错!大人的委屈,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为什么要承担后果?如果小女孩的父母还有一点良心和爱心,请赶快回来看看你可怜的女儿吧!

我家后面有两棵桔子树。每当树上的橘子熟了,我就会抱着小女孩,让她亲手摘树上的金橘。那时候是小女孩最幸福的时刻,久违的笑容会重新出现在她的脸上。她会剥下她摘下的橘子,总是把第一片花瓣放在我嘴里,看着我笑着吃。我很高兴,也很感动。

这个小女孩很聪明,嘴巴很甜。看到她,我总是笑着喊叔叔好。我很高兴她会来我家玩。我的电视总是为她开着,我的玩具总是由她支配,我的水果总是因为她而买来。小姑娘很讲道理。她经常帮我打扫房间。她也笑着说会帮我洗衣服。呵呵,多可爱的小姑娘啊。我的家因为她而温暖。

日复一日,季复一季。在另一个寒冷的冬天,小女孩的祖父在镇上租了一栋房子,带她住在镇上。心里空荡荡的,有点难过。那天我去送她,小女孩哭了,我也流泪了。

几天后,小女孩的爷爷突然在晚上打电话来,说她生病了,哭着要见叔叔。我开了一夜的车到了镇上,来到了小女孩租的房子。她睡着了。小女孩脸色苍白,额头微烫,身体时不时的颤抖,眼睛周围还残留着几行泪痕。

“妈妈,别走,快回来,风会想你的。”小女孩又做噩梦了。我紧紧握住小女孩的手,柔声说:“别怕风,有个叔叔陪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