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文章 ;铃木麻奈美

  • A+
所属分类:文摘大全

端午节综合大楼

正文/蝶恋花。杏花雨

时间消失在指尖间隙,模糊了远方的影子。时光在额头的皱纹中滑落,遇见了一季的美好。

带着些许失望,带着艾叶的情怀,骑着柳枝乘凉,痴迷粽子的芳香。踏着浅浅的梦,包裹着绿色的思绪,与激情四射的五月约会,与一年一度的端午节牵手。

儿童节端午节更多的是期待。每个家庭的门上都有柳枝。奶奶早就准备好粽子了。一边吃粽子,一边在黑白电视上看湖北赛龙舟、韩国“ gangneung danoje节”的盛况,迷失在曲源河的悲壮中。两千多年前,古代中国战火纷飞。农历五月初五,一位爱国诗人悲悼自己的国家面临亡国的危险,哀叹自己的野心无法实现,绝望地用石头把自己扔进了汨罗江。渔民们划着船,四处张望,喊屈原。为了不让鱼吃他的身体,把糯米包在香香的竹叶里扔到河里……

又是端午节,但再也没听过屈原的故事。吃粽子,却再也吃不到粽子的味道。

县城边上,噪音让人无法忍受,高楼大厦侵占了曾经滚滚的麦田。时空转换,新陈代谢,钢筋混凝土挤压,让端午节越走越远。喧嚣的县城,承载着欲望,童年的欢乐,淹没在霓虹中。

无法理解青春的期待,粽子的味道越来越没意思。屈原投了江,端午节的传说,不能再感兴趣;门上的柳树,期待的粽子,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我们对ktv很感兴趣,经常逛“农家乐”。沉迷于Aauto rapper和游戏的幻觉,游走在微信和百度的喧嚣中!

人情淡了,世界荒凉了。浮躁的人更烦躁,更不快乐,更悠闲,更不负责。在冷漠中,我们闻不到粽子的味道。我在噪音中迷路了!

端午节饺子香味

正文/王条英

“细竹条轻轻包裹,香粒融化。兰江泡菜贵,一丫也知道这个味道。”苏林人的这些诗,诉说着粽子诱人的香气。五月端午,粽子的香味飘散,让人隐隐约约尝到粽子的甜头。

每年端午的时候,我都盼着吃爸爸包的粽子,长大了,永不停息。玲珑晶莹的聚青衣,一捧绿茶满是清香。一杯绿茶,一个粽子,品尝的不仅仅是端午的香竹叶,“香粳白玉球”,还有人与人之间深厚的亲情。

我老家在一个小山村,那里没有赛龙舟,但是炉甘石门上有一片艾叶,挂在父亲孩子的香囊上。另外,最大的事情就是做粽子。可以说家家共享太阳,我们家也不例外。

小时候,爸爸开始每到端午节都包粽子。当然,我们是最幸福的。粽子的香甜令人难忘。爸爸包的粽子总是很大,妈妈每次都批评他,说包的粽子太大,不够漂亮。但是我爸每次都笑着说:“粽子怕什么,让孩子吃饱,满足他们的渴望。”

父亲做粽子的时候,面前放着一大桶洗好的糯米。只见他用叶子弯了个尖角,在叶子上舀了一勺糯米,用勺子挖了个槽,放上肉,舀了一勺糯米,压实,然后把叶子翻了几下,包成四角粽子,然后用细竹条包好扎好。我们兄妹四人蹲在父亲身边,手里拿着粽子馅,排着队帮他依次放馅。任何人都不允许逾越。放好馅料后,把馅料装好,把五花肉粘在花生粉里,然后用蛤蜊叶包好,跑到爸爸身边蹲下等着。当他拿到一整块瘦肉的时候,他大喊要吃里面塞的粽子。他爸爸总是说很好。事实上,我们谁也说不清哪个粽子是用那块肉做馅的。我爸爸总是一边包粽子一边讲故事。屈原是最会说话的人。他还讲笑话,逗我们笑。

粽子煮好后,四兄妹蹲在火炉旁,陪着妈妈煮粽子。眼睛瞪得溜圆,看着火焰跳舞,看着盖子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直到粽子出锅,我们手里拿着一个粽子出门,满村跑,唱着“5月5日,吃着古粽子,卖辣姜,辣姜……”。妈妈总是提醒我们先提一个给爷爷尝尝。我父亲总是为我们包的饺子绑一根细竹条。他担心我们会匆忙烧伤手。那时候我家虽然穷,但是爸爸一直很照顾我们,让我整个童年都很幸福。

转过身来,粽子就凉了,我们就找个好玩的地方坐下来剥粽子吃。打开粽子的叶子,香气一直从鼻子钻进心底。晶莹的糯米和蛤蜊叶交织渗透,几乎香到骨子里。吃饭的时候,我们总是比较,比较谁的粽子最好吃。如果谁吃到中间的馅都是细的,那就是最好吃的粽子,别人只会羡慕。当时的想法是瘦肉是世界上最好的!

时光飞逝,为了改变命运,我们努力学习,我们的路越走越远。但是,爸爸总能通过各种方式把他包好的粽子送给我们。父亲包的粽子渐渐变了,原来的大粽子变成了小粽子。粽子的馅也变得五花八门。以前只有五花肉粘花生粉,用蛤蜊叶包裹。后来,粽子的馅料有蘑菇、木耳、火腿和红烧肉。在众多的粽子样式中,我最喜欢的是夹有蛤蜊叶和五花肉的粽子,因为它很温暖。外面商场里卖的粽子虽然包装精美,但味道远不如我父亲的包那么纯正。

现在是端午节。每年,艾叶的雄黄不变,香囊角挂,父亲的粽子如期而至。我欣喜地打开包,但当我看到粽子时,我的心惊呆了。大部分粽子的捆绑绳是松的,很多粽子的尖角露出晶莹的糯米。以前爸爸包的粽子很结实,包裹也很漂亮,以前从来没有过。我用眼角偷偷瞥了父亲一眼。以前红润的脸现在苍白了,皱纹很深,鬓角结霜,岁月的痕迹。我突然明白,那个让我们依靠、索取、享受父爱的父亲,就像一座大山,已经老去,手也不再有力。我的眼睛湿了。我默默的剥粽子嚼着,怕爸爸看到我的难过。父亲还是问:“香吗?味道好吗?”我用力点头:“ Mm!好吃!我最喜欢吃东西。”父亲的脸像个孩子,带着幸福的微笑。

端午粽子年年香,承载着千百年来人们的哀思。如今是一个悠长而清晰的词,轻轻的压着父亲的产仔感,温暖着月亮移花移影的时光,温暖着其他地方的寒冷与沧桑。

龙舟节

正文/邹晓芳

端午节快到了,凉凉的夏风中流淌着艾叶的清香,像一个绿色的贤者,轻轻勾起我童年的回忆。

天亮了,我妈把我从床上拽起来。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突然想起今天是端午节。我立马就醒了,激动起来,匆匆穿好衣服,跟着哥哥去割艾蒿,摘馒头。我们已经飞出了房子,这时妈妈的劝诫从后面传来。

山是湿的,太阳还躲在山后面。到处都是湿的,有点凉。我们提着一个篮子,手里拿着一把镰刀,一路涉水穿过草地上的露水,沿着弯弯曲曲的小道爬上了我们家门前的一座小山丘,来到了一个开满杂草的地方。拨开茂密的杂草,你可以看到,我们要找的艾叶,带着它笔直的茎干,已经从我们头上走过去了。宝宝的小手叶嫩嫩逼人,叶子上挂着晶莹的露珠。轻轻一碰,就掉进草丛里,迷路了。艾叶的气味不像玫瑰那么香,也不像雏菊那么芬芳悠远。是山特有的,混杂的。我们张开嘴,闭上嘴,深呼吸,像喝花蜜一样,感到清爽和陶醉。闻够了,哥哥右手挥动镰刀,左手紧握一把艾草梗,咔嚓一声倒在地上。我把它捡起来,放在篮子里,宁静的乡村在早晨随着镰刀的歌唱而变得生机勃勃。割完艾叶的任务后,我们去树林里摘蒸过的叶子,叶子不高。很容易爬。我哥哥就像一只敏捷的猴子。他和———一起跳上了树。我也不甘示弱,但是在他哥哥的帮助下爬了起来,费了很大的力气。我们骑在树枝上。溪边的百草,最香的是菖蒲——”。我们摘了一片蒸过的叶子,用嘴吮吸。当我们鼓起脸颊时,我们发出了鸟鸣声。可能是我实力不够,一直怀疑哥哥玩不好会缠着哥哥给我玩。大自然的声音从树叶中飘出,在阳光下起舞,在微风中歌唱。饿了就找馒头出来的味道,沿着山路回家。

俯瞰山脚下的村庄,炊烟袅袅升起,与山岚的薄雾融为一体,变成淡淡的白色沙幕,轻轻覆盖着山村,飘飘忽忽。空气中弥漫着山花和艾叶的香味,垄上的小麦绿中带黄。昕薇拱出了那块宝坻地,他们早上也很忙。河沟里的水弯弯曲曲,闪闪发光,川流不息。我们一路狂奔,让装满收获的篮子在我们的背上疯疯癫癫,让草丛中的露珠湿透了我们的衣服和裤子。

回到家,我妈用花色的小布包了一撮五香粉,然后用五色丝线串在一起,那是一个精致的手链,是哥哥的赏赐。我换了衣服,洗了手,戴在手腕上。我父亲把我们切回来的艾叶插在门上,它在滴水。听大人说端午艾叶一定有露水!妈妈把我们捡回来的馒头摊在笼底,把小鸟、小鱼、小猪用面条捏在一起。最奇妙的是还有一条蛇坐在盘子里,头高高抬起,有点吓人。每只动物的眼睛都镶有黑芝麻,嘴巴涂有红色颜料,栩栩如生。盖上笼子放在锅里后,我们往灶孔里添柴火,火苗烧得很快。过了一会儿,包子的香在鼻尖徘徊,不断诱惑着我们的味觉。

晚饭前,我妈妈总是先给我们喝一口雄黄酒,然后在我们的太阳穴和耳朵上涂一些。大人说蚊子整个夏天都不会咬人,所以我们总是愿意接受这个麻烦的程序。虽然不知道偷偷用眼睛扫了多少遍热气腾腾的馒头。擦完雄黄酒,我们开始吃饭。我和哥哥各挑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动物包子,开心的吃了起来。我不记得桌子上有多少菜,我好像也没吃粽子。可能是那一年米荒了,一直觉得妈妈做的蒸动物馒头最好吃。

现在的生活越来越好,但是童年的美食却没有了。这就跟馒头一样,是用面条蒸的。为什么记忆中的甜味和现在有这么大的差距?丢了吗?也许它包含的不是食物本身,而是当时吃东西的一种印象,一根铁棍!

“青年节比较深情,但是年纪大了会有感情。”又是端午节了。走在洛南镇的街道上,眼前的高楼、车流、人流拥挤嘈杂,让人眼花缭乱!看到乡下人用货架车装艾叶在城里卖。没有露水,树叶可怜地蜷缩着,闻不到熟悉而亲切的童年,带着大自然的清馨;老太太用支架挂各种颜色和款式的钱包,很刺眼,但我总觉得不如小时候妈妈做的手环;小镇的天空飘着各种小吃,但无限诱人的感觉却越来越少。

龙舟节,滴水如水,在童年无忧无虑的日子里,天是蓝的,风是暖的,花是笑的,菜是甜的,一切都像是被镀金了,那是藏在梦的深处最美的地方。再怎么朦胧,我也清楚的知道这是我的家乡。离家越久,这种感觉就越深,因为在端午节这种漫长的感觉中,我童年的记忆被深深的隐藏起来。

又是端午节了

文本/刘鹏飞

在我的家乡,自古以来端午节就有插艾叶、挂菖蒲、喝雄黄酒的习惯。也许是因为雄黄有毒,现在喝雄黄酒的习俗已经不多见了,但是插艾叶挂菖蒲的习俗还是很流行的。

到了市里才知道艾叶和菖蒲还是要买的。在我家后院的一大片空地上,端午前后,艾叶可以长出不止一个人。我妈会剪下一大捆,这个时候送给邻居,完全不用付钱。不用说,我家西边有一条河,里面全是菖蒲。夏天的时候,孩子们在岸上扛着蒲棒,细嚼慢咽,等老了再一起玩,根本捡不到几根菖蒲。

在我家正门,端午的时候,我妈会插艾叶,挂菖蒲,说是辟邪。长大后多看了几本书,才知道所谓恶鬼不过是乡下人的一种迷信,这种迷信是可以剥离的,而且还是科学上有理有据的。由于端午已过,夏季将至,蚊蝇滋生,疾病盛行,所以此时注意个人卫生和环境卫生非常重要,而艾叶、菖蒲等一些药用植物对驱除污浊空气、净化空气非常有益。

早在中国孟子就有一句话,“病了七年,求爱情三年”。在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也有记载“艾叶为寒驱除湿,老人丹田虚弱,胸腹部怕冷,用煮熟的艾叶铺肚肚脐,妙不可言。”。现代临床实践证明,艾叶治疗风湿病还是很有效的。艾叶中的木栓醇和木栓醇可杀灭和抑制人体结核杆菌、伤寒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福氏志贺氏菌、腺病毒和流感病毒。菖蒲在古代医学中是治疗痢疾的特效药,今天人们仍然用它来治疗痢疾。

雄黄,又叫鸡冠花,是一种矿物质。据《神农本草经》记载:“雄黄味苦寒,主治寒热、鼠瘘、恶疮、坏疽痔、死肌、杀精、鬼鬼、邪灵、百虫百毒,胜兵五余人。吃了它,智人合体,长生不老。”端午节人们喝雄黄酒,就是为了消灾。到现在我们还有一句话“喝了雄黄酒,一切疾病都会离开”。因为雄黄有毒,喝雄黄酒的人就不多了,但是在家里和孩子的鼻子、耳朵、额头上洒雄黄水的习俗依然存在,这也反映了家乡人与时俱进,讨厌害虫,对疾病防治是认真的。

雄黄酒没了,人们就做艾蒿酒,菖蒲酒。最近看《金瓶梅》,发现吴月娘怀孕五个月了。她摔死的时候,是和艾九一起带走的胎儿。中医还认为艾叶养血、温子宫、祛寒湿,主治妇女月经不调、痛经、崩漏白带。农村人不懂这个,但知道用晒干的艾叶熏蚊蝇卫生环保,毒副作用小。

我喝过三爷做的菖蒲酒。绿意冷冽,满是余香。人们不禁想起欧阳修的《端午帖话》:“共存菖蒲酒,王者永存。”当然我最喜欢的是把菖蒲插在有水的瓶子里,在室内观赏,可能受苏东坡先生的影响。“卓把土挪开,用清水染过,放在盆里几年。虽然不是很华丽,但是叶坚比较瘦,根须相连,只是在几个情况下,而且喜人了很久”。

当然,种植艾草和悬挂菖蒲不仅在我国,而且在城市也仍然很受欢迎。即《红楼梦》中的李稼夫也“普哀钗门,滚轴是手臂”。今年的端午节,我一定会回老家带一把艾叶,搬一些菖蒲回来,把艾叶挂在门上,把菖蒲放在室内,让端午节给邻里熏香,让它成为一个绿色的童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