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哪里是我的故乡 |创作: 沂濛

  • A+
所属分类:文摘大全

萧不渡重洋千里,必走几行泪,

阿蒙在吴手下住到日本,刘郎今天还在。

漂泊数年与柯腐烂,落魄,浮生梦熬梁。

万里东年纪大了,老家在哪?

在JFK机场等待航班时,一首小诗被匆忙拼凑成七条法律。太莲话用了东坡居士赞柔奴写的《丁奉》,没有用。

在北京待了几个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悄悄发现北京和上学的时候不一样了。

有一次,当我无意中听到陈升的歌时,我莫名其妙地冲动了,我不需要导航。我一个人在新街口闲逛,一个人花了一个下午寻找神秘迷人的花深巷;曾经,寂寞的时候,我会买票,来仁义,静坐一晚,欣赏一场话剧,品味北京的魅力和文化;有一次,为了给大学生组织一场围棋比赛,纯粹为了热情和冲动,忘了在北京各大高校之间跑;有一次,晚上在北京,我们和一群朋友陶醉在后海,聊着生活,熬了一夜。那时,我们心中有改变世界的梦想。

曾经的北京靠近农村,善良,充满激情。

现在对于北京来说,不知道是以后只是匆匆过客,还是总统会留在这里。但是,为了梦想,每一天都只是匆匆的努力。周中上班疯了,周末在房子里徘徊买房。我尴尬得一刻也停不下来。有时候甚至忘记了原来的梦,就像睡觉和醒来一样,梦是模糊的。剩下的只有疲惫和犹豫。

现在的北京是异乡,陌生又匆忙。

然而,纽约一直是纽约,这种内心的平静是我的故乡。

在纽约,我曾经是纽约的小文艺,在斯里兰卡工作,每天下班在地铁里拿着一本《傲慢与偏见》,甚至还有一个全长版的《红砚重评》。我轻轻的慢慢的读着,忘记了大都市的喧嚣。下班后在曼哈顿岛闲逛,或者在华盛顿广场弹吉他,或者在中央公园给路人玩魔术,或者在肥猫里打台球和朋友聊天,或者在匈牙利糕点店的指导下指导美国朋友玩围棋,偶尔和朋友去酒吧看一场切尔西或者美国佬的比赛。甚至很无聊,哪怕只是呆在家里,做个小饭,看着电脑,或者不用笔写一篇文章。

但是在中国,我曾经以为的生活和小浪漫,只会被判断为虚荣和不切实际的意淫。就因为他们没有“值”。现在的我,渐渐磨掉棱角,渐渐变得世故圆滑。世俗的标准,但是工作,工资,车子,房子……自己逐渐把生活的中心转移到这些东西上。

其实北京还是那个北京,只是多了一些浮躁和拥堵。真正改变的是世俗化的自己。经常在想,混在IT圈里,整天沉迷于软件和数据库技术,把代码写得很流畅,真的有用吗?还是这些只是我用来敲到某个地方的敲门砖?我真的有梦想和天赋吗?而谁又能真正理解我的梦想,真正欣赏我的才华呢?

嗯,离开青春,就像国内所有的青春电影一样,我承认我向世界低头,被现实打败了。不管明年回不回纽约,我都会一步一步在大公司上班,几个星期买房子,几个月后摇号,买车,甚至新能源车。Blablablabla……做一个普通无害的人就好,在遥远的未来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

……

最近工作压力大,事情忙,不吃晚饭,睡眠燥热,经常头疼。我渐渐养成了一双熊猫眼,心情变得压抑烦躁,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有上面那种长长的喃喃呓语。

幸运的是,至少我读过《老人与海》。所以,无论在北京定居与否,我都会乘风破浪。当我向前迈进时,纽约只是在说再见。纽约的小文艺,或者几年后的纽约旧文艺,最后都会跟着他的心走,最终会让他心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