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的春天 、小编: 谢立新

  • A+
所属分类:文摘大全

有两首春天写的诗:“垂枝村的女人易逸说燕子现在正在筑巢”,我最喜欢。因为它印证了鸟先知从春天到南山。

每天早上,我都会站在窗前看着大树,听一会儿鸟,学一会儿汉字,然后去南山绿道散步。因为小区离南山很近,我能清晰的捕捉到5点以后第一只鸟清脆的啼叫,好像一直都是那只。我很快就熟悉了它那悠长、温暖、悠扬的叫声。我知道它完美地结束了寂静或雾蒙蒙的夜晚,开启了一个新的早晨。但是我还是一直在听,没有起床,没有开灯,没有出声。它需要一个完美的倾听者。这时,夜色还没有褪去,小鸟离窗口不远了。需要一点时间来开导建筑,驱走疲惫的潮水。然后第二第三第四的孩子……就像幼儿园的孩子从梦中醒来。他们对视了一会儿后,突然大笑起来。哭声一个接一个地穿过厚重玻璃的屏障,在听者耳中闪烁。我下了床,打开窗户,试图把它撕开。这扇窗户几乎夹在树中间。我一伸手就能托住树叶。我没试过,这个动作太俗了,会让他们大吃一惊。我只是用小手试了试风。没有风。这个动作对于早晨和一个房子的窗户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但鸟儿们仍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就像我在微弱的薄雾中看到了它们的剪影一样。它们在茂盛和强壮的树木之间以直线、曲线或弧线飞行,时而短时而长,咕咕叫,唧——,啁啾,啁啾——,由羽毛驱动

现在是南山春天的早晨。

现在是镇江的早晨。

走在绿道深处,九华山寺的转角处,鸟鸣会更真实;一路走,一路听,没有错,没有片刻的停滞。鸟儿似乎不知疲倦,兴奋得忘乎所以。但是,谁会觉得他们的声音很吵呢?整天待在钢筋混凝土丛林里的人,偶尔看到鸟儿,听到鸟儿的叫声,就欣喜——或者窃喜,仿佛叫声不到一声。而我听了很久的这种生活——,即使很短暂,稍纵即逝,也一直特别满足和快乐。走了一会儿,我会停下来,抬头看看参天大树,樟树,还有不知名的树。我在看树和鸟,我的眼睛在沿着声音寻找鸟。我知道他们也喜欢和人亲近。他们胆小怕事,恨不得闯进我们的生活,和人更亲近,更亲近;如果他们确认你没有伤害他们的动机和行为,他们就会开始降落在你的阳台上,甚至从阳台到大厅,甚至穿过客厅,从北到南,从东到西。这个过程对他们和你来说都是一个仪式。前缀“神圣”也不过分。这是一家一户的融合。这时,你不能做的是关上任何一扇窗或门。你可以看书,喝茶,听你的音乐,说你的日常话语——有时候,忽略这些美好事物的侵扰,是一种高尚的礼仪。

按南山慢慢走。山路陡峭,有时会上下起伏。道路两旁是茂密的树林和树叶。最自然的方式是公安局后面的竹林。森林随山起伏。山色清丽,草木青翠嫩。昨晚的雨还挂在树枝和草尖上。你站在树下,只是跺着脚,雨珠情不自禁地落在你的头上,落在你的身上,落在你的嘴上,舔着你的嘴,很甜。被雨水击倒的红叶或黄叶,要么铺在路上,层层叠叠,要么散落在草和椅子之间,比如年轻人设计的传达春天信息的精致明信片。

这个季节,南山的樱花、桃花、杏花也开了。突然,你看到一棵樱花树,一簇一片,艳丽,矜持,骄傲。你会发呆,你的心会动,会停下来,舍不得离开。你会站在树下,看着那些含苞待放的粉红色花蕾;你会靠近一点,隔着一点距离看那些娇嫩的花瓣;你会闭上眼睛,贪婪地呼吸着花瓣弥漫的芳香。你可以感觉到一股淡淡的香味流过你的血管,滑过你的意识。我静静地站着,眼神平静而意味深长。我看着熟睡的女儿。早上的南山路上,除了小鸟,没有任何声音。我轻轻弹了弹花枝,花瓣间的雨珠都是花,让我低头。花瓣微微颤抖,却自负,没有一片落下。

美丽的樱花都开了。远远望去,可以看到白衣满身,闻到浓浓的香味。白居易有句诗说:“小园子里种了一棵新樱桃树,绕着花枝游”很容易。这时,云一样的世界静止了,浓雾遮蔽了世界上所有其他的声音。只有无数的花瓣在默默绽放,你不禁会想,樱花既有梅花的芬芳,又有桃花的美丽,恬静而孤傲。

鸟儿从南山起飞,唱着春天的歌,在天空划出美丽的弧线。

突然,体育中心晨练的声音从对面传来,时而细,时而密,时而响,时而断……

南山的早晨真的很醉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