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花 ,创作: 朱金华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沿着县城河流延伸的鹅卵石林荫小路我很熟悉。在这里上下班,每天量好自己的脚步,一路上每棵树每草都能尽收眼底。五月石榴花红艳,八月桂花香。从春天到冬天,有风中摇曳的竹笋,初夏的青蛙,深邃的秋蝉,嘈杂的麻雀和打瞌睡的白鹭……

桥边的几棵树,往年搁在一边,早已开满了芬芳的花朵,但在庚子年这个不寻常的春节,空气似乎凝固了,街道陌陌,道路疏疏落落,就连午夜繁忙的餐馆里热闹的夜市也是一片寂静。

可恶的瘟疫笼罩九州大地,中国的儿女受苦受难。

突然之间,忙碌而复杂的工作被抛在了脑后,住在作战室成了一种生活状态。平日里总是很期待自己的闲暇时间,不加班过一个舒适的周末是一种奢侈的想法。但是当你有很多时间可以支配的时候,你不知道该怎么办。幸运的是,有电视陪伴永远不会孤独。由于90年代家里组装了一台黑白电视机,不可能和它形成关系。先拿一根长竹竿沿着后山梁的斜坡找信号,然后打个盹忘了关信号,以免看到信号源坏了。从外面回到屋里,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电视屏幕上全是从最初的宽窄路上下翻滚的雪花,现在纯高清汗孔、头发、衣服的皱纹清晰可辨。电视节目由单一向丰富转变,观看节目类型不再受制于控制信号差转台的工作人员的喜好,从而结束了莫须有的怨愤。科技进步提高生活质量。

电视节目《让国宝活下去》让我收获了很多历史知识,蜿蜒的黄河给了我狂奔的勇气;睿智勤劳的中华民族给了我星辰的力量……

我最喜欢的阅读习惯,比如《惊奇》、《东周物语》、《警惕世界》,以及后来的《夏洛克·福尔摩斯探案》,早就被我搁置了。金圣叹批注线装书《三国演义》,每年正月初必读,几年未沾。还有满是书架的书,早就忘记了。我发现了法国作家大仲马写的《基督山伯爵》,他几年前几个月前还没有看完所有的书。小说主人公扬善惩恶报恩复仇的故事画面时常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起伏波折总是让我担心。

由于我有写作的爱好,所以经常担心自己忙的时候接不到琐碎的事情,即使没有创作灵感,也会强迫自己去写。我很清楚新闻写作对文学创作的影响,但我不会为了艺术追求而舍弃生计,所以我不得不在业余时间享受艺术带来的快乐。十几年前构思的一部小说,每年都起来做一个创作计划。虽然一直有疫情防控的宣传工作,但比日常工作甚至通宵加班轻松多了。这种闲暇时间伴随着电视和睡眠默默流淌,这种安慰一下子就醒了。诗虽然是书里的悲情艺术,但精神慰藉绝对是惯性的温床。文学要承担作家的社会责任。肯定有阳光灿烂照不到的阴影。一味的唱赞歌往往会让人没胃口……

天空低垂,呼啸的风裹着雨雪,让我两颊发痛,心中一阵发冷。除了交警瞭望塔,还有几个警察在执勤,很少有车辆和人影经过街道。我匆匆走着,漫不经心地撇着,桥边的树枝上开着鲜艳的花,在强风中雪花飞舞,摇落。这朵满枝的花今天肯定没开,但是昨天路过这里,你怎么没注意她的美?!

花的美一直存在,只是人们不重视而已。正是在萧的杀戮环境中,她的美才凸显出来。一股清香扑面而来,也许是一片花瓣静静地躺在地上被强风撕裂……

最美的花,在这寂寞的雾霭中,无言地采撷芬芳,在与强风的搏斗中摇落,无声地淹没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