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叮当 、笔者: 漆寨芳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矗立在大南河畔大湾村的古榆树,是南山最古老的榆树。它的躯干像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布满皱纹的脸。几根枯枝暴露在茂盛的树冠里,就像黑发夹杂着一点白发,却不能降低旺盛的生命力。倒挂的树枝像女人浓密飘逸的头发,在微风中摇摆。榆树老了,但还是很厚,看不到它们的老了。

每次走近老榆树,我都啧啧赞叹。只能四个人围着树折。它的树干比周围的房子都高,树冠200多平方米,可以称之为树冠。在它面前,人的身体那么小,人的生命那么脆弱,那么短暂。榆树,你这种喜欢光的阳刚树种,耐寒,抗旱,耐瘠薄。你在默默无闻中成长,与世界没有竞争,习惯了惨淡的世界,一言不发。你的声音只有打风时才会怒吼,你的情欲只是空气中污染物的滞留。

老榆树300年了?五百岁?如果是500年前,就见证了明朝的灭亡。南山深处的慈云寺传说,被明军打败的李自成逃到了南山。当他被追兵包围时,一片乌云笼罩了国王藏身的山林,使明军迷了路。明军撤离山林时,浓雾退去,消散了,成了一片五彩祥云,云下出现了一座庙宇。摆脱了明军的追击,国王向庙里鞠了一躬,说:“佛祖慈悲,我就叫你慈云寺。”。但这只是一个传说,要是老榆树自己能讲出来就好了。如果说老榆树活了三百年,经历了康干盛世,清朝亡国,但这都是推测。我们所能看到和触摸到的,只是时间和风暴循环中茂盛高大的树木,老榆树从我记事起就这么大了。“作为一个年轻人你能证明什么?我出生在民国15年。我记事的时候,老榆树那么大,这样。”村里三寸金莲老太太罗告诉我的。民国18年南山是饥荒年,老榆树救了村民的命。

春天,当榆树的叶儿仍然消失的时候,树冠在人们的心里结出了一个绿色的结。熬过饥寒交迫的冬天的村民们,一边刨着野菜吃着草芽,一边眼睛死死的盯着老榆树。钱吃完了,他们扔下树枝,剥树皮吃。罗太太说,余茜儿做的菜在好吃又滑,榆树皮晒干磨成面粉,做出来的榆树皮面比今天的骚面还好吃。有的人吃野菜,芽肿了,不能大小便。吃了榆树皮,消肿了,尿改善了。老人说的是真的,不仅她自己经历过,60后的人也经历过。神奇的是,在1810年和1960年,老榆树被砍了两次皮,顽强地活了下来,长出了新枝,长出了新芽,依然郁郁葱葱,傲视天地。

如今的老榆树,更像是怀抱两家人的慈祥母亲。一只是喜鹊,另一只是蜜蜂。喜鹊的巢在树枝的最高点,有两个巢,彼此靠得很近,像双黄蛋的蛋黄,像村里二楼的小楼;蜜蜂的家在树中间被啄木鸟挖的树洞里。每年都会有新的蜜蜂从树洞里出来。贪钱的人早就把它放在树枝间的蜂箱里,然后被蜂箱主人搬走,再把蜂箱放在天上,等着另一批新的蜜蜂来诱捕自己。

老榆树周围住着七八户人家,南边是麦田。在夏收季节,工作的人经常在树荫下乘凉。这是一把可以容纳整个村庄的大阳伞。在雷雨天气,它已经成为人们在麦田里工作的一把大伞。不仅人们避雨,来不及清理的食物也会堆在树下。它就像是村子的守护神,保护着想要它的人,迎接着日出,送着夕阳,站在太阳面前,抵御着风,雨,雷。

今年春天,南山的气候异常。四月初,一棵春雪树倒了半英尺厚,老榆树上覆盖着榆树钱,雪下得很大,老榆树被压得很短。半夜时分,住在树旁的人听到咔嚓的声音,麦田附近的院子里压碎了一根一尺多粗的树枝,压塌了两座土房。好在屋里没人住,有惊无险。天亮了,雪停了,全村人围着老榆树评判。有人主张砍树,有人主张砍掉一些树枝,保留这棵树。还有人说老榆树是古树,是活文物,要上报当地政府再做决定。其实砍老榆树是很难的。粗树没有锯子砍,掉一些树枝也很难。每根树枝下都有房子,掉下来可能会塌。于是倒塌房屋的主人去镇政府求助。

一周后,计划出来了。老榆树应该受到保护,而不是被砍伐。只有被雪压碎的树枝和造成威胁的枯枝应该被移除。这也需要一些麻烦。村民们找到钢管,在树下搭起钢架子,一点一点把断了的树枝砍掉。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十几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在钢架上用锯子干活,树冠上的喜鹊像没人看一样加固着喜鹊窝,仿佛老榆树上的变化与自己无关。今年第一窝蜜蜂飞出了蜂洞,在北方的树枝上聚集成一个蜂结。有些人想拿着它,但蜜蜂没有那么长时间把蜜蜂的口袋举到嗡嗡作响的蜜蜂结上。人们只能看着蜜蜂叹息,看着蜜蜂和蜂王一起飞到村子后面的森林里。

这是人们记忆中老榆树带来的唯一灾难,蜜蜂也是第一窝飞离老榆树的新蜜蜂。

那棵老榆树,断了树枝,枯枝被拔掉,就像一个修了发髻的女人。它看起来漂亮帅气多了,优雅的体态在阳光下更加挺拔。

佛说,树是菩提。我说一棵树是历史,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霜雨雪,见证了村庄的历史变迁。老榆树不再是一棵树,而是一个精灵,一个被人们崇拜的村庄的灵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