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和早安散文 ,西野翔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一个初冬的早晨

文字/东方微笑和微笑

冬天是一年四季最难起床的时候。虽然我一直不习惯睡懒觉,但是冬天起床的那一刻我犹豫了,但是我终于按时起床了,不早也不晚。

在梦中醒来。睁开眼,看到房间里一片漆黑,但根据我的经验,应该快天亮了。打开手机查看时间。真的刚过5点,这是黎明前最后一次黑暗。还有一段时间睡觉“ ”,但是我不想再睡了。并且闭上眼睛回忆这个梦的内容,但是还是有些残留。原来这是一个和文学有关的梦,梦里有老朋友,也有新知识,只是细节不在一起。总的来说,这是一个能鼓舞士气、增加信心的好梦。

就这样心情增长了不少,于是学古人““闻鸡起舞”早起了。但是,对于我这样的小人物来说,先把小事做好是很自然的。为了不打扰家人,先悄悄煮一大锅鸡蛋,还没煮好,与其在屋里闷着,不如出去看看。一种是利用运动保暖,有益健康;第二,为了找到一些写作素材,让我的文章能增添一点新意,或者真实的感受。想的很好。

轻轻地开门,然后轻轻地带上。当我的脚刚站在院子里的时候,我就觉得周围,头顶上方,脚下的寒冷逼人,鼻子发酸,两滴清泪从眼眶里渗出。当我走出巷子,在我进入马路的那一刻,一阵旋风袭来,我忍不住打了几个冷战。于是我把大衣领子收紧,把脖子裹紧,才漫无目的的向前走。道路两旁的店铺绝大多数都关门了,只有少数开了门。蒸笼不断逞能白酒,但门口和店里因为离早餐时间很远而冷清。一个戴着羊毛帽子的老清洁工正在扫满地的枯梧桐叶,远处路口的红绿灯也开始亮了。做早操的老人,在城市打工的农民,卖菜的小商贩,一路上来来往往,疏疏落落。用不了多久,很多私家车,学校的孩子,更多的人,会让城市像昨天一样拥堵,一样嘈杂,同时营造出一片繁华的景象。

人行道上的绿灯亮着,但我不想去那里。我转了几圈,抬头看。在几栋即将竣工的建筑顶部,一盏盏永不熄灭的白光正在一个接一个地照亮巨大的广告牌,并展开其日夜宣传活动。不仅如此,圈地外围还布满了创意广告、刀旗、横幅、展厅,宣传的每一个细节都倾注其中。这一轮房地产潮,多次膨胀了民众的嚣张气焰;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利益而弯腰投降。不知道有多少人一夜暴富,有多少人热泪盈眶。

我的思绪在这寒风中飘荡,却找不到一个依恋的地方。一只流浪狗,在远处四处张望。本来打算去学校操场拉几根单杠,但是在户外走了一小会,怕那锅鸡蛋要煮开了,就回家了。拐进巷子里,无意中发现那半个月亮还亮着,挂在我右边的天上。我往前走,她往后走,和我保持着微妙的距离。再往西走,月亮就不见了。一定是被大楼挡住了。

一进屋就闻到一股香味,蛋锅冒着大烟,“咕咕”。放在泡沫盒里保温,然后坐在小凳子上,写下一路上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感受到的。未发酵的经历就像是写流水账,但在我看来,写总比不写好,不然时间久了很多细节会模糊甚至忘记。不知道什么时候,伊尔背着书包站在我身边,和我说了声再见“ ”就去上学了。这才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一刻了。虽然现在上班还早,但是去市场买菜还不算晚,所以坐电瓶车买了很多菜。有辣椒韭菜八角面供平儿卖豆杂面,早餐有面条馒头,还有一条六斤的大鲢鱼。

该吃早饭了。于是我煮了大部分我著名的素面,放了两汤匙“辣椒王”,吃的很丰盛。在上班前的一瞬间,想着晚饭,先煮一锅鱼头豆腐汤,再做半斤烧酒,唉,这日子有点太幸福了。

清晨的双河村

正文/刘

秋天悄悄地来了,凉风习习,彩云纷飞。

秋蝉也悄悄地来了,带着一声大叫和一句高兴的话。

还有北方的鹅,蜿蜒的河流和山路……

黎明,夹杂着露珠落下的声音,来到双河村。落下的声音,像跳动的音符,在你我的心里闪烁,滴滴答答,咚咚!整个黎明,穿梭山河,照耀池塘田野。闪烁的光芒就像一朵彩色的花,如此充满活力和芬芳。

远处的森林,一缕缕雾气,弥漫着上升的气息。一阵风吹来,雾开始飞舞,时而落入山谷,时而指向天空。森林五颜六色,苍松翠柏,枫叶缤纷。山河太美,我已深深陶醉。就像一杯甜酒,你我都喝了。

在森林的尽头,有一弯清澈的水,流水,拍打着椭圆形的鹅卵石,向东奔去,追逐着希望,追逐着梦想。流水像一条绿色的丝带,镶嵌在山川和森林中,距离很远。这时,我想带着一缕阳光,在小溪上翱翔,追寻我的足迹。我多么想看河边的美景;我多么想听,流水的潺潺声;我多么想品尝它,清泉的酸酐;我多想,我多想……

我,独自走在蜿蜒的山路上,继续走着,走着,看着万千美景,欣赏着江山之美。

走在开满鲜花的小路上,一阵微风吹过,香气扑鼻。那些鲜艳的花朵,带着美好的祝愿,等待着蜜蜂和华的来访。风来了,花动了,舞蹈开始了,我玩得很开心。仰望天空,飞翔的鸟儿向我喊道。渐渐地,小路变得热闹起来,披头士开始演奏,伴随着跳舞的花朵和蝴蝶。太美了,我都不想往前走了。

我来到稻田。稻穗似乎羞愧地低下头,向你我点头,在风的扰动下迎接它们。是不是,有阵阵米香,那么简单,那么悠长。

我欣赏稻田的美丽和农民的忙碌。“农夫大叔你辛苦了”!

望着山的另一端,有一万亩竹海,竹林长、高、细。茂林的竹子种植,唱着歌,很刺激。在满是竹林的山谷里,一阵风吹来,像波浪一样滚滚而壮丽。

还有!那个简单的房子!青松……

我醉了,醉在秋风里,醉在美景里!

早市

文字/北湖阴影

菜市场确实是最踏实的地方。想了解一个地方的人的一般生活状况,最直观的地方,最便捷的方式就是菜市场。

搬来的前两年,小区附近除了一家家庭超市,连个便利店都没有,更别说商场和菜市场了。买菜要去20多分钟路程的大菜市场,来回跑两个多小时。所以我拒绝买菜,但我必须自己面对。每次去菜市场的路上拖着购物袋,都觉得憋屈。

几年过去了,周围的生活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几栋新建建筑也开设了商场和超市。最近的“老农”菜市场只要几分钟。不过我喜欢上了最远的大菜市场,因为那里的东西丰富多了,价格便宜多了,适合有时间慢慢逛的家庭。

这个老菜市场很大,四通八达,有几个入口。从正门进入的一大片区域是一个摆放蔬菜和肉类的摊位,里面还混有鲜花、香料、烹饪锅和面馆的原料。新来的人经常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在这个地区购物。一开始是在那里买的,后来发现一直在里面走,经过一条狭窄的通道,里面有层层很深的腹地。而且越往里走,东西越便宜。里面是另一个蔬菜和肉类的摊位,以及糖果、炒货、面包、油饼、馒头和豆腐的作坊。每次路过车间,门口几乎都是一群人,手忙脚乱地买刚出锅的热气腾腾的新鲜豆腐。一对经营豆腐厂的年轻夫妇很忙,迟到了就买不到了。豆腐广场旁边是一家卖火锅原料的店。肚毛喉黄的鱿鱼笋和煮熟的鹌鹑蛋,连同袋装的鸭肠和新鲜的猪脑,一起泡在几个特制的红色圆形塑料罐里,加水浸泡。猪脑整齐地排列在一个长方形的白瓷盘中,乳白色的嫩髓布满网状血丝。价格从几个月前的5元涨到了9元一双。店主也是一对年轻夫妻,一个胖乎乎的男人,一个骨瘦如柴的女人,和隔壁卖生牛肉的胖乎乎的男人正好相反。买牛肉的人很少。偶尔来一个。女掌柜坐在店里,男掌柜站在牛肉摊后面,对着路过的人开枪。

走进这个洞后,有一些有序的蔬菜和猪肉摊位。往年的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开始如火如荼的装香肠和腊肉了。肉摊的摊主们忙着切肉,拌料,用机器灌肠,绞肉机“突突突突”大声唱着。不一会儿,鲜红的香肠迅速从机器口中钻了出来,连肉都装了十几块钱一斤。今年不一样。猪肉涨到30斤左右,有香肠的人就很少了,肉摊冬天就没热度了。今年春节期间,餐桌上的香肠和培根似乎大部分都会消失。

就在入口的对面,有一个卖花草的摊位。我买菜的时候经常去看,在那里买了很多植物,有的可以喂,有的寿命很短。一开始,摊主在菜市场侧门入口处的墙上摆摊。当时很多人买了他的花草。他的东西明显比其他家庭的便宜。好像是在一个锅里赚了几块钱就卖了。生意特别好,早上一小会儿基本就卖完了。后来他在菜市场租了个摊位正式经营,品种多,量大,生意自然好。有时候我买几盆的时候,他就用一个超大的塑料袋把几盆植物装在一起。我一手拖着一个满满的购物袋,一手拎着一个又大又重的塑料袋。我心里反思着自己的无能,艰难地走到菜市场门口,坐三轮车回家。

卖植物的人大概三十多岁。他摆摊的时候是一个人。租完摊位不久,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出现了。两个人都很矮。女的圆脸大眼睛,男的尖脸小眼睛。女人比男孩说得多。这个人说话很快,脾气暴躁。这个女人总是淡淡地笑着,好像她是个慢性子。买家多的时候两个人一起照顾不了生意,女方还是不紧不慢,男方就有点语无伦次。而且我一直喜欢和他讨价还价。很多时候他都是按我无奈告诉他的价格卖给我的。其实他心里可能在算计他给我赚了多少钱。

花草总是让人心情愉悦,但他们的摊位旁边是两个满是血腥味的鱼摊,一个是中年夫妇,一个是老夫妻和他们的儿子。两个生意都不错,女人负责拉客,男人忙着在湿漉漉的案板上刨鱼、切鱼、杀鱼。地上的几个水泥池塘里,鲢鱼、白鱼、鲫鱼甚至八郎都在浅水里不知不觉地游荡,偶尔翻起一片水花,仿佛还很开心。水池外的地面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绿色湿苔藓,沿着溅在地上的水摆动。

在这个区域再往里走,在下一个入口的左侧有一个不显眼的小窗。里面卖的“荷叶鸭”是这里的特色美食。据说这家店越小越好,是老店。我有时买他们的卤鸭,味道咸。好像比正门的那个还难吃。再往前走,路边有个炒货摊,生意特别好。一对中年夫妇和他们的儿子女儿正在照看生意。听口音是北方人。女摊主马脸黄,皮肤不爱笑。男摊主黑脸也很严重。相反,他们这对孩子的态度要随和得多。炒货摊斜对面有个凉粉摊。那个女的黄豆冻真好吃。豌豆粉的比例大于其他家庭。吃起来又香又糯,和我们家乡的黄豆冻差不多,但是味道还是差一些。在我不能经常回老家的日子里,我还得偶尔吃她家的凉粉聊聊想家。

过了通道,就是第三个摊区,那里也有一些蔬菜和猪肉摊。生意比一、二档好,还是因为价格相对便宜。有个卖蔬菜的,偶尔卖一些自己种的花。一朵栀子花只卖我五块钱,因为之前在那里卖过几次,所以这次连买带送。这株栀子花细长挺拔,花朵饱满硕大,在我的阳台上繁茂生长,终于粉饰了我养不起栀子花的历史。

再往深处走,有几条弯弯曲曲的小巷。小巷里有一些门面。门面里有卖酒的,有卖榨菜香油的,有卖鸡鸭鱼兔泥鳅鳗鱼的,还有一家玩棉花做棉絮的。

附近有很多农民在巷子里自己卖菜。其实看起来他们也不是农民,就是附近可能有居民以前是农民,现在都是用来规划建筑的。有的地方还没开工,就成了被圈起来的荒地。他们可以在那些荒地自由播种和工作,收获一些季节性蔬菜。这些菜特别新鲜,价格也比大排档上便宜,所以前期总有很多人在这些巷子里穿梭,弄得巷子里人山人海,寸步难行。不是所有来买菜的都是这附近的人,而是很多赶公交,坐几站甚至十几站买的(便宜货)。所以想买新鲜便宜的蔬菜,一定要尽快来菜市场。10点半以后,在巷子里摆摊的农民已经陆续回来了。

这附近好像有大片竹林,但我没见过。从夏天到秋天,菜市场里总是有很多新鲜的竹笋,包着竹壳的两三块钱一斤,剥了竹壳的五六块钱一斤。它们大约一英尺长,很胖,更多的是嫩竹笋。把它们带回家,切片,稍微煮一下。捡起来泡在盆里。每天换水,吃几天。如果天气太热,把它们排干,放在冰箱里。

这些农民有时出售他们种植的一些水果。八九月份成熟的葡萄才两三块钱一斤,特别甜。有的买很多回家酿酒。有时候是大小不一的青梨,或者很小的青柠檬。当新鲜的核桃出来时,它们被剥掉绿色的皮。贵的十块钱,便宜的七八块钱一斤。有阿坝的,云南的,味道又甜又淡。

经常在这个菜市场转来转去,有些摊主看着眼熟。有一个摊主,长期卖生姜和一些时令蔬菜水果。每次他看到我,他总是微笑。五块钱的生姜只收我四块钱,他还强行给我一把李子或者一爪葡萄,让我觉得不好意思,白白占别人便宜。零售店里还有一只母猫和一只小狗。母猫每隔一段时间生一窝小猫。我喜欢那些小猫。我坐在别人家门口看了很久,一句话没说就找东西和猫主人说话。无意中得知她还是我的家乡。明天我真的住在某个地方,我们会见面的。我们理解。熟人有什么关系?。她想送我一只小猫,我说家里有六只,太多了,不然我一定回去养。她说送小狗给我,我说家里有只狗,养不了那么多。她有些怀疑地看着我,继续低头砸她的核桃干。

临近中午,市场里的人渐渐稀少,我起身告辞,走出市场。下次再来,小猫可能已经长大了,放弃了。

晨光

文本/缺失.....

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忘记前段时间在电车上透过车窗看到的宁静的阳光。无意中勾起了我对青春的回忆。

80后,小时候经常出去农村。爷爷奶奶,河流,山丘,奶牛陪伴着我的童年,每次早起都能感受到那种蕴含着寒冷却又温暖的阳光。近年来,步入社会被工作、商业和娱乐所包围,仿佛闲暇时间也被征用了,那缕光芒逐渐消逝甚至消失。这一次,让我觉得温暖而美好。同时,我也庆幸那缕光芒还在!

先说一下光线由远及近。小时候,我的生活简单却快乐。就算有时候被爸妈骂了,如果恢复的快,也会很快翻翻书页。去爷爷奶奶家玩是我众多兴趣之一。说白了,我很享受在乡下当野孩子的感觉。因为我已经离开了父母,我的控制力就少了很多。钓鱼,放牛,和朋友一起玩,成了我的主业。有一般大小的堂兄妹,总有无穷的乐趣。现在回想起来,感觉自己被晨光笼罩,无忧无虑,简单快乐,年轻就好…

时光飞逝,曾经的野孩子现在已经是一个三岁孩子的父亲。那张绿油油的嫩脸早已不见了,这一缕光线也渐渐淡去。如果时间再长一点,我想我都快忘了。

这篇文章我没有写草稿,也没有写框架,所以就想好了写哪里。也许这就是散文诗,我把他写散了。回忆和感受。她总是不规律,不规律。她只是随意写。

我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就是有点私心。我想把这束光藏在心里的某个角落。不管我多老多病,不管我多富多穷,我都可以时不时的找她出来看看,不至于失去我特有的感觉。

现在我离家很远,丢下老婆孩子。每天上下班的时候,一个人的生活总是单调但平淡,虽然外面很吵。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缕光线就来了。她像多年的朋友一样来看我,像多年的兄弟一样来听我吹牛,又像初恋一样静静地依偎在我身边,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秋天的清晨

正文/彭志

一大早,就在六点钟之前,我听到一阵鸟鸣从窗口飘进来,如钢琴、笛子和郑,那么清脆而优雅。就连钢琴、长笛、郑,也远不及大自然那简单自然的声音。

昨晚下雨了,一场大雨。我只听风吹雨打,像千军万马奔跑厮杀。耀眼的闪电一次又一次猛烈地撕裂黑暗的天空。寒风冷雨让我感受到了今年初秋的寒意。

但雨后的早晨,天还没完全亮,我就被鸟儿的歌声吵醒了。

站在阳台上,环顾四周,眼里收入的全是郁郁葱葱的绿色。仰望天空,在蓝灰色的地板上,一些云自由漂浮。这些云很轻很轻,不是压抑的黑色雨云,而是丰富天空形象和色彩的云。因为房子建在山坡上,我们家住在顶楼,阳台和前一栋房子的屋顶一样高。对面屋顶,主人居然捡了土,开了个菜地,种了些新鲜的菜。唱歌的鸟儿在对面屋顶的葡萄架和丝瓜藤上跳上跳下。

今天早上因为有鸟鸣声,更加宁静祥和,洗澡后一切都很清新。太阳还没有爬上东边的山,但它的热量将滞留在花木土壤中的雨水蒸发成白雾。山脚下的雾一步步上升,仿佛山顶的雾是它逝去的亲人或朋友。他们终于慢慢的互相靠近,没过多久,他们终于在山腰汇合拥抱。整个东山都被他们占领了,我甚至能感受到他们的激动和骄傲。东边的山藏在云层里的时候,相反,南边和西边的山就变得更清澈更绿了。我觉得阳台房子后面的山一定是清澈碧绿的。

山青水秀,云淡风轻,空气清新,一切就像被洗过一样。这种情况下,人的思维好像被洗过一样,心情特别愉快。站在阳台上,弯腰,踢腿,做一个简单的太极拳,然后呼吸着雨后的新鲜空气,读着自己喜欢的书,就这样开始了新的美好的一天。

在那个下雨的早晨

正文/红枫

记得90年代第三年,同事拍了一张照片:杂志要什么。拍照的时候,我们在转山湖边。我正要去游泳,手里的肥皂盒是用来洗的。我一般四五六七八九个月不洗澡,身上一个个都是黑泥。周围有几个同事这么说!那边!不要这样!别这样!然后我说闭嘴!就是这样!所以我就这样拿了。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没有云,每个人都在流汗。

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事:你开始做的时候后悔了,但做的时候还是后悔了。一般来说,这种事情是没有尽头的。换句话说,开始和结束是无法区分的。

几天后的早上,我带着照片去上班。我打算到办公室后写一封信,和照片一起寄给杂志。

我一直很开心,所以没想到会发生什么不幸的事。

那天早上雨下得很小,道路非常潮湿明亮。气温很低,大约在零度以上五度。许多人穿着雨衣。我没穿。我不喜欢穿雨衣。

我骑自行车。那条路上行人很少,几乎接近郊区,机动车也很少。

我前面还有一个骑自行车的人。这个男人穿着一件厚厚的雨衣,雨水让他的身体闪闪发光。他离我十米左右,我的快乐心情驱使我决定超越他。

就在我要追上他追上他的时候,我之前说的那种事情发生了。

那个人突然转过脸,然后,然后他捏了捏自己的嘴,然后他噗!然后,又冷又粘的东西打在我脸上。

不知道你遇到这个“意想不到的麻烦”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我只记得我愣了一下,然后拼命追上了他。当我稍微跑过他的半轮时,我回头,对准他的脸,用力呕吐。前一天晚上睡不着,抽了很多烟,早上起晚了,没时间刷牙……你知道那一口的分量。我注意到那个人和我一样猝不及防,我清楚地看到他脸上涂了一小块黑黄色的胶水。

我什么都没说。我擦擦脸,继续赶路。这时我的心情又开始好起来,这些话就出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要难过……”。这时我感觉到有人擦过我的身边,几乎和我的预感同时到达。

你猜对了,那人追上并超过了我,同时用比上一个略轻的口水报复。

你还可以讲下一件事:我追上他,递给他,再吐一次;他追上我,追上我,同时又把我吐了一遍。……你猜的差不多。

但是我肯定你忽略了一个生理问题——。他吐我的时候,我反复吐他。后来我们也没办法这么快产生高质量的痰,吐出来的都是从脸颊挤出来的一点点清水,从脸上流进嘴里的雨水。后来,我们肯定没口水了。他吐槽我或者我吐槽他只是一种象征性的活动。只有声音:呸!噗!噗!呸!基本上没有口水,然后就没有唾沫星了。这是生理功能问题。一旦达到极限,就没人再玩了。

还有一个生理问题。

如果我想吐槽他或者他想吐槽我,那以后就没有办法了。我们只有互相赶超才能成功;而一旦有人占便宜一口,他就得推着车逃跑,免得对方超车超过自己。这样每次追上去都要付出相当大的体力,而且很累!很明显,最后一定是我们其中一个人同时被拖垮或者崩溃。

真的是生理极限的问题。

我说那条路上行人少,机动车少。补充一点很重要的是,路口没有红绿灯,让我们可以在没有任何干扰的情况下相互追逐。后来累得出汗。这时,我发现我们离城市很远。我也发现雨停了,太阳出来了,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我预感到不对劲,于是决定主动退出马拉松战役,溜之大吉。我不会被那个人抓住打,这让我很紧张。

就在我停车的时候,前面几步的对手突然摔倒了。

然后,他就起来哭了。

这种情况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其实这很正常。在此之前,和其他人一样,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女的:她一哭,雨帽就滑了下来,塞在帽子里的头发突然像黑色的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注意到她的身材真的和男人不一样:虽然穿着雨衣,但还是能看到肩膀窄,腰细臀宽,手臂虽然在胸前,但还是能看到比男人更啰嗦的起伏。

这时候太阳已经很高了。

我看了看表,快十点了,也就是说,我们刚过去两个多小时。

我们站着蹲着。她一直哭,我很苦恼,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后来,我帮她抬自行车。

她抬头看着我,我看着她,然后她笑了,我也笑了。然后她就大声笑了,我也笑了。我们就这样笑了好久,然后她说:上班来不及了。我说我也是。

后来,我们把自行车推回去。后来,我们在餐厅吃饭。后来,很晚了。

后来,我们说再见。

她说再见的时候说:留个纪念怎么样?我说我是这么想的。

她从背包里拿出一支笔给我,我一直保存着。

摸了半天,才找到图。

她仔细看了十几秒,抬起眼睛看着我。

你真丑!她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