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打火机的男人 写文: 李亚坤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自从去年5月进驻窗口单位后,上班的方式和路线都变了,每天早晚都要在公交车上呆上近一个小时。车窗外的风景早就司空见惯了,我就以书为伴。看来这漫长的车程并没有那么难。但是当你去一个地方,就像心灵感应一样,你忍不住把目光从书页上移开,飘向那个特定的方向。

不知道什么时候,每次坐早班公交车,公交车快要爬桥的时候,只要不下雨,总能看到路边那个陌生的男人。这个人坐在马扎里沙里夫。如果他不把一个脸盆大小的布放在面前,一对装满打火机的箱子肯定会被当成乞丐或者流浪汉。这是一个孤独而不合时宜的摊位。根据一个老烟民的经验,香烟和打火机是分不开的。我去超市买了一包烟,但一碰它,我就会得到一个打火机。半路上,一个人买打火机的机会很小。所以他的生意冷清是可以理解的。至少每次匆匆一瞥,没有看到有行人停下来光顾。他低头不卖,好像还没睡醒。

按说,他年纪不小了,说老也不算老,找什么工作都比干这个强!有一次,公交车急转弯避开行人的时候,我才能够发现他紧贴胸口的手腕严重变形,卷曲的手指僵硬得像枯枝。我的眼睛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跳到他的摊位上。这是一个非常便宜的打火机,一个一元。我替他算了算,就算把那些打火机卖完了,我也只赚两个面。于是,我想起了在街上为残疾人乞讨的场景,我从媒体上看到了关于假扮残疾人和同情他的新闻。如果他把这个当做赚钱的方式“ ”,他得到的肯定比卖打火机多得多。

大多数嗜酒者都救不了酒,但吸烟者不缺打火机。说实话,我总有一种冲动,想在下一站下车,走回桥上,去照顾他那微不足道的生意。但是,这个想法一旦随车过桥,就渐渐飘远,渐渐淡去。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在连续的最后一周,当我的眼睛反复锁定在那个方向时,我总是闭上眼睛。我上班总是很准时,坐车的时间也很准,不早不晚。在过去的一年里,从夏天到秋天,从冬天到春天,他成了一幅风景画,吸引着我。他是生病了,还是换了线路,换了地方?我不禁猜测,我却隐隐有些失落。我希望第二天能见到他,并希望他永远不再出现在那里。两个愿望就像一对斗嘴辩手,不认输。……这毕竟是一厢情愿的猜测。不知道他有没有更好的选择。

随着人们接近中年,我对生活的一些感觉逐渐改变了。比如一个人可能不富裕,但不一定意味着贫穷吗?年轻的时候经常肤浅的看待事物,认为“不富”和“穷”是完全一样的概念。现在看来还是有分歧的,尤其是温饱解决之后。朋友曾经跟我说,他是大生意朋友,对方有豪宅,有名车。和别人相比,他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穷人。我说你有一个温暖的家,有一辆车,而不是走路。你一点都不穷,只是不富。朋友听了,心情很好。是的,我们可能不富裕,但我们一定不贫穷。因为,就像一个炫富的人不一定真的有钱,一个自以为“穷”的人是彻底的穷!

所以,男方卖打火机的行为一点都不便宜。反而是我可惜太便宜了。

明天,希望能再见到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