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干吃清 ,发稿人: 杜春成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有一年,刘深粮灶房的老工人张兴旺生病了,请安世民来住几天。

对安世民说:“刘师傅说一不二。你在他家工作,一定要先说清楚,不然吃亏。”

“具体一点,我才能做事。”安世民问。

张兴旺告诉安世民他的遭遇:我在刘深的粮库当长工的第一天,刘师傅问是干的还是清的。我以为我做的是干饭,但是我清除的是粥,所以我回答说我吃干饭。从那以后,刘师傅给了我红米土豆之类的杂粮。我去看他了。为什么我每天都吃杂粮?我师父说粗粮干了,我要求吃,不能怪他。

安世民听了张兴旺的遭遇,笑着说:“你放心,我会小心行事的。”

安世民换班的第一天,刘对他说:“安师傅,做任何事都要问清楚。不允许你自己做决定。一切主要是我说的。”

“我明白了。”安世民答应。

然后,刘把安世民摆了出来:“第一天来。中午吃豆花是一种享受。”

“我一个人推豆花吗?”

农村用石磨推豆花,两个人推。

“我家一个人推豆花。”刘回答。

安世民知道刘深的粮食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只好一个人去磨房。

安世民磨完的时候,皮带被汗水浸湿了。他去问刘,满头大汗:“师傅,您家大人的宝宝吃的是干的还是干净的?”

刘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家是个爷们的菜,当然是干的。”

安世民回到厨房,用几把火把豆浆烧了,放糖进去,放在桶里,拿出来给长工和短工喝,然后把豆渣倒进锅里,加了点酸菜,松松地煮了,带到刘深家。

刘看到一个鬼火,就问安世民:“你怎么给我们做的这个?”

“先生,我问你,你说吃干。”安世民毫不谦虚的回答。

刘深的粮不能腻。你说出来,倒出来的酒就不收了,转身。

两天后,刘安排安世民去推豆花。

聪明的安世民知道刘想报复自己。推完之后他特意问:“师傅,你家大人宝宝今天是吃干粮还是干净的?”

上次刘学乖的时候回答:“当然。”他心想,看看你还能怎么办。

安世民回到厨房,用几把火把豆浆煮开,点成豆花,然后舀进滤垫,晾干,再切成厚厚的砧板,煎给长短工吃。这一切做完后,他把剩下的零散豆腐脑和窖水带到刘深家喝。

“这个是怎么给我们的?”刘很生气。

“先生,你说的是吃清。”安世民回答,“豆花的窖水清澈。”

刘深的菜是上气不接下气的,但说出来,倒出来的酒就不容易收了。

过了几天,刘打听安世民的来历,才知道是安家庄的安世民,不得不承认自己运气不好。当天晚上,刘给钱把安世民送走,又找了一个厨子来负责这项工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