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回家过年 ;发文人: 张永祥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我对中国新年的感觉随着我的年龄而变化。小时候,我就盼着过年。作为一个60后,在物资靠票供应的时代,过年对我们的孩子是一个极大的诱惑。过年就是我们节俭的爸爸让我们舀一杯饭花几毛钱打一罐人参饭回家解决问题,就是说桌子上有名贵的鱼等韭菜,就是说除夕每人一碗红枣当归蛋,就是说口袋里装满了花生、糖粒、红薯片等过年的劳动成果,就是说可以向父母求助。

参军后,过年对我来说成了一种思乡之情,我害怕过年。我在86年当过兵。1986年的春节是我第一次远离父母在部队过春节。当时我在湖南耒阳征兵训练总队。虽然30年部队有加餐,但晚上还是听到了全城爆竹声。不知怎么的,我想哭,特别想家。

后来我才知道,在200公里外的家乡湘潭,我爸妈并不享受除夕晚餐。团聚桌上第一次少了一双筷子。父母怀念当兵的我,其他战友的父母也是跃跃欲试。正月初二,父亲和另外两个战友的父母来部队看望我们。我喜出望外,亲戚来探望,安慰了我对家的渴望。

有一年,正月初一,我出去休假,被邀请去部队驻地的一个朋友家做客。我朋友是住院养老院院长,客家人。她用客家新年习俗招待我,喝着功夫茶,品尝着糖饼、米果,还有一大桌好吃的。她子孙满堂,大家笑啊笑啊。朋友时不时用普通话和我交流。她对我真诚、善良、有礼貌。但我听不懂他们的对话,融入不了愉快轻松的气氛,尴尬又无奈。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和寂寞向我袭来,我逃离了朋友的家。没有类似经历的人是感受不到那种相思的。

入伍第三年,春节第一次回家探亲,妈妈放了一个大鞭炮迎接我。对我来说,家里的一切都那么亲切,家乡话那么好听,睡在家里的床上那么温暖。家里的腊肉好香,家里的红薯片好脆,家里的米酒好纯,快出生的外甥好可爱,但是父母头上有白发。我只恨假期太短,赶回队里,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很短。

是的,家是一个人的根。无论走多远,无论做什么,无论官有多大,有多有钱,灵魂始终处于流浪状态。只有当我们回到家,在家人的安慰下,陶醉在当地的口音中,我们的灵魂才能得到休息和放松。所以一年一度的过年回家是如此重要。

对中国人来说,回家过年是一种仪式,是一种精神回归。在这个国家众多的文化仪式中,这种记忆可能是保存最牢固的。这种基于血缘关系的情感,经过几千年的传承,已经内化为人们的情感代码,成为一种惯性行为。这是每年春运高峰大军的动力。不管有多难,都要回家。其实大家想回归的不仅仅是童年的家,更是体现人文关怀的精神家园。

亲爱的,回家过年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