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左手 ;学者: 张俏明

  • A+
所属分类:感动文章

从哥们的廉租房里出来后,你在中央大街上溜达,然后在欧式铁艺长椅上坐立不安。

我在南方辛苦工作了一年,年底发工资的时候,你带着一年的积蓄和妈妈小姐姐送的礼物,提前半个月上了回老家的火车。但只睡了一个午觉,藏在胸袋里的一万多块不见了,腊月的寒风像锥子一样扎在裂开的洞口下。

要不是惊喜,你绝对不会带着现金回家。

你今年刚满十七岁,还是个小孩子。现在你的鞋底只剩下1000块了。

怎么办?小姐姐下学期学费还指望着你呢。为什么不直接把钱寄到她小姐姐的银行卡里?太蠢了。

你联系了你的朋友,中途下车了。那人说,给你老板预支一个月工资。

老板能答应吗?

试试,不疼。

今年年底当老板不容易。

时间不多了,所以你决定做一份工作。

很快,你就有计划了。

你不需要太多。先把小姐姐下学期的学费结清。

在零下20摄氏度的冬天,天气冷得让人绝望。

你买了一把弹簧刀藏在裤兜里,然后沿着中央大街往南溜达,最后停在一家珠宝店前。店内灯火通明,金首饰和玉首饰闪烁着令人迷惑的色彩。这里聚集了穿着貂皮大衣的女人和一些裹着大衣的优雅男人,他们被无辜的女孩所困扰。怎么开始?你口袋里的右手连移到裤兜里的勇气都没有。

你失败了。

你很苦恼。但是那天晚上,你计划了第二天的行动。

人多的地方一定是景点。这次你选择了大教堂,后来你觉得在教堂开始工作是疯狂的。

你背上了一个新背包,还特意擦掉了那双几乎秃了的黑色牛皮半靴,假装是个背包客。当然,这一次你把弹簧刀放在外套右侧的口袋里,握得很紧,以至于手心冒汗。

在零下20摄氏度的冬天。

刚站在教堂前的广场上,就被这种气势给慑住了。之前在网上查过教堂的图片,我以为只是你的想象。在这么宏伟的建筑面前,那些看不到光的动作注定要失败。你沿着音乐喷泉的轨迹走着,匆匆跑开了。

你从来没有想过你会被一个没有生命的建筑打败。

第三天,离除夕只剩七天了。

你咬紧牙关,决定再次进攻,或者冒充游客。现在来参观的人越来越多,廉租房外面的路灯上挂着红灯笼。每年除夕之前,我妈都会在低矮的院子门楣上挂一对,亲手糊上。看着那些红灯笼,你楞了好几秒。

不知不觉中,你游荡到了河边。

小时候听奶奶讲过一个关于河上白龙黑龙的传说。那时候你经常梦到自己可以轻松掉黑龙PK。

这时,河上显然有更多的溜冰者。

你从早到晚坐在岸上,霓虹升起,你就准备行动了。

目标早就锁定了,一个滑冰的小姑娘。把她锁起来有两个原因:一是她离奶奶越来越远,二是手上的金手镯太抢眼。大概是她玩的太疯了,连手套都脱了,像一个闪闪发光的金戒指咒语一样吸引着你。也许还有其他人。

当你快要接近小女孩的时候,一团灰色斜射出来。还没等你反应过来,那团灰色的东西已经包裹住了小女孩,溜走了。你急着跟着,这个人已经在拼命想把金手镯扯下来了。小女孩害怕地尖叫起来。一瞬间,小姑娘莫名其妙成了你的小姐姐。说时迟那时快,你马上给灰人套上箍。这个人看到事情失败了,用他的手肘把他的反手转向你的头。你停不下来,一个人在灰人脚下绊了一跤。你绝望地抓住了灰人的一只脚。没想到灰衣男子拔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不知道从哪来的。你是一条鲤鱼!但是还没等我稳住自己,一道寒光又向你射来,你的右手本能的挡住了,于是我心里一痛,眼前一黑……

这只是我在一个新生画家举办的展览中,在一幅名为《手的记忆》的画前想象的一个故事。

《手》采用夸张的素描手法,画中右手背面有蜈蚣般的缝合痕迹蠕动。当时刚高考失利,即将把这个展览作为人生旅途的最后一个节目。作为展览的主角,你当时可能刚好站在我身边,你只是告诉我你本来就不是左撇子。

在那个紫藤暮霭的日子,当我把自己放在藏在乡下画室小院子里的吊篮里时,你悄悄地来到了我的身后。我抚着你纤细娇柔的手,第一次摸右手上的疤,心里害怕。没有!就是两个!

一只手的手掌,另一只手在同一个维度,就是蜈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