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澜港的改码头 ,写作者: 符敦健

  • A+
所属分类:文摘大全

夕阳西下,青澜港码头附近的一座大型建筑笼罩在金色的阳光中。我背对着夕阳,面向淡蓝色的大海,站在工字形的混凝土码头上,几乎虔诚地看着桅杆上挂着“诸神祝福”,“一帆风顺/[/k13。

很多回香港休息的渔船密集的停泊在我身边。他们来自海岛上的市、县甚至外省,船壳上涂有“琼领水13608”、“琼林玉W12022”和“琼船舱内是一些叠得整整齐齐的渔网和塑料桶等。,有半人高,还有船夫在海上使用的厨具。

在我左边不远处是雄伟的青兰大桥,这是海南省继海口世纪大桥之后修建的第二座跨海大桥。

我对青澜港码头脚下这片水泥地并不陌生。记得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我在文昌中学上一年级的时候,经常和好同学一起,周末花几毛钱坐公交车从文成市到青澜镇,体验坐船渡海的感觉。当时我们在一艘柴油发动机驱动的有篷摩托艇上,只能容纳十几个人。登船时,摩托艇通常以小幅度左右摆动。我们走下码头的水泥楼梯,上船就得让船夫拉上来。我们的目的地是东郊码头,对面不远处就能看到人,到青兰海峡“ ”只要十分钟。

木制摩托艇随着“突突”的声音在茫茫大海中飘荡,总是让我们心中充满紧张和激动。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买了两轮摩托车作为日常交通工具。来往于青兰东郊的人们,用小木船载着摩托车渡海。窄舱最多只能容纳两辆摩托车。把它们抬上船很费力,需要几个人帮忙才能顺利推进船舱。

也是在那一年的青澜港这个码头,我即将高中毕业的时候,为了完成社会实践课程,我们全班同学在老师的带领下,登上了一艘两三层的大船,在青澜港附近的外海做了一个小圈子。课程简单有趣,几十年后我还记得。

本世纪初,一些外国轮渡公司看中了青兰东郊跨海的商机,买了两艘小轮渡对面渡海。所以,在青澜港的码头区,过海的车辆排起了长队。这一幕在每年春节期间都特别壮观。一排有几十辆车,当然偶尔也有大卡车和公交车在里面。

在这条长长的公交线上,有岛上各个市县的游客,“路人”,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他们唯一的目的地是参观东郊著名的椰林风景区,享受诱人的新鲜海鲜和甜美的椰子汁,以及在10000亩椰林深处散步的乐趣。

虽然坐轮渡渡海很贵,但是一辆车一般要30-50元,甚至忙的时候还要等一个小时才能渡海,人们还是乐此不疲,总是不愿意绕过东哥文教等乡镇去东郊。开渡船带来的心理感受是人很快就可以过海了,不用担心!看,东郊码头那边的渡船马上就要到青澜港码头了!

从那以后,青兰东郊所有的人和车基本都是坐轮渡渡海,机动木船的渡海生意一落千丈,然后就没落了。只有过了渡轮营业时间,有急事的人才会花几十块钱包摩托艇渡海。于是,机动木船退出了载客渡海的历史舞台,它的踪迹在青澜港码头慢慢消失。

自从三年前横跨青兰东郊的青兰大桥通车以来,跨海轮渡服务走到了尽头,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据说已经转卖到了其他有需要的地方,原来的轮渡站也放弃了。取而代之的是需要冰油水的大小渔船从海上返回或返回香港躲避台风前的风。

青澜港码头作为人民运输的专用码头,也完成了历史使命,从未停止过使用跨海运输工具,成为出海捕鱼归来的渔船的专用停靠点。唯一往返三沙市的专用客运站位于不远处的青兰新港港区。

从海上归来的渔民,大约在日落时分回到青澜港的码头,将渔船停靠在码头,就地出售捕获的鲜鱼鲜虾。在那个近百米的狭长码头空地上,搭起了遮阳棚,用小筐、塑料桶、泡沫盒搭起了五六十个迷你摊位,自发形成了一个海鲜市场,卖的海鲜价格公道,从两三百元一磅的生龙虾到几十元一磅的小螃蟹、青蟹、沙虫、石斑鱼,还有海马、海星、海刺猬、海獭等等

据说这条“海鲜街”已经成为来文昌清澜度假休闲的外宾的最爱。他们一般下午五六点左右开车到这里买生吃的海鲜,然后带回家自己加工,这样就可以享受到这些好吃又不贵的食物了。这个所谓“海鲜街”在文昌渐渐出名,连我妈都竖起大拇指,惊叹那里卖的海鲜“平凉正”。

更精明的商家嗅到了其中隐藏的商机,纷纷设立了“老班长美味园”、“老队长渔村”等几个便捷的海鲜加工点,率先提供海鲜加工服务。他们甚至每斤收取一定的加工费,这样,原本作为人们运输码头的青澜港码头,不仅成为了渔船的避风处,也成为了方便大排档和小吃的好去处。或者这是青兰桥无意中带来的青兰港码头改造的结果,青兰桥就在旁边建成通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