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医不再困难 ;本文投稿: 李德合

  • A+
所属分类:文摘大全

我出生在江淮分水岭上的一个偏僻村落,是共和国的贵族。小时候农村环境很差,发生过很多疫情,并且盛行。当时,方圆十几英里内没有医院。回过头来看,无药可医,无药可医,令人痛心。

7岁那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突然发高烧,妈妈赶紧用湿毛巾擦了擦我的额头。几个小时后,没有任何帮助。父亲急切地对母亲说:“你得赶紧去看医生!”妈妈嘟哝:“这么冷的天深夜去哪找医生?”爸爸想都没想就把我抱起来说,“去王先生家。”并命令母亲带上灯笼。父亲背着我,踏着一条又硬又滑又冷的崎岖小路,跑向20多里外的王姓老中医。后来迷迷糊糊觉得老中医给我开了药;等我回过神来,第二天已经天亮了。每当说起这件事,我的心总是酸酸的。

60年代后期,家乡大队有“赤脚医生”,“一根银针,一把草药”,解决了一些病痛,但是医生和药品的缺乏还是很严重的。农村常见病、多发病由三四十里外的县医院或更远的省级医院治疗。

我记得1991年初秋的一天,我老婆得了细菌性痢疾,很久都没好,反而更严重了。孩子在省外城市打工,回不来了。我只好让家里种地的大侄子用拖拉机带我们去县医院,然后排队领号。因为看病的人多,早上九点半才拿到号码,到了早上十一点左右才轮到医生给生病的妻子检查。医生确诊后,写了检测单,我就帮着苦苦挣扎的老婆排队领号。当我得到号码时,我看了看钟。快到中午12点了,医生已经下班了。我看着我生病的妻子,她神思恍惚,又吐又吸,心里很着急。她只是看着我,一脸的惆怅和忧郁。我很茫然,我只能鼓励她,不能告诉你我心里的感受。

下午两点半,生病的老婆去排队化验,我忙着等了两个多小时才收到化验师的化验单。他带着生病的妻子摇摇晃晃地回到门诊西二楼。直到四点钟以后,他才去看医生。医生拿着检验单仔细看了看,说患者脱水,需要住院观察治疗。医生写了住院报告,我带着生病的妻子来到离东南角约50米的住院部大楼,在缴费窗口排队。一个穿白大褂的收费员说:住院要提前交1000元钱的押金!我用口袋带了500块,快用完了。看着很痛苦的妻子,嘴里不断念叨着,我该怎么办?我难过的时候会担心。想回家乞讨,路很远。快五点了,天快黑了。突然,我想起了住在县城的表兄妹们。表姐家离我们家很近,表姐也很贤惠。我飞到电话亭,拨通了他家的电话,被表哥接了。她欣然应允,说马上送钱。不一会儿,表哥开车带着嫂子把钱送到了楼下住院部。交了押金,在三楼病房办公室找到医生的时候,所有病房都没有床位。一位姓袁的主任医生看着妻子痛苦的表情,答应在住院部狭窄的走廊里搭一张临时床位。只有一个黄色灯泡,护士很难看清。幸运的是,从家里带来的手电筒派上了用场。有了那束光,护士就把吊袜带系好了……。多少年过去了,每一次想起来,看病的烦恼、悲伤、无奈,依然历历在目。

进入新世纪后,经过不断探索,形成了真正的新型合作医疗制度。政府加快了对基本医疗制度建设的投资,卫生服务继续发展壮大。如今,镇医院有了新的门诊和住院大楼,配套设备更加先进和完善。患者随叫随到,医疗报销比例提高。村子里还有一个宽敞的诊所。乡镇医院也为我们每个老人建立健康档案,每年定期为老人体检。去年村医还签订了居民家庭医疗服务合同,小病不能出村,大病不能出镇。没有药,没有药,没有药,没有药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我们农村人也享受城市人的医疗条件。

今年政府打算异地落户报销,真的很受欢迎。

改革40年,巨变历历在目;再过40年,普通人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