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哲学 ,作家: kuan天下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我妈今年春节是在泰安过的。

为了缓解她飘忽不定的心念,我们都尽力去适应老人的传统习惯。当我坐在客厅里聊起自己的日常生活时,我会试着找一些老话题,帮妈妈拾起这些年苦涩却温暖的回忆。

根据他老婆的笑话:有个大学校长身份的儿子可以聊天,有个研究员头衔的媳妇可以做饭,还有哈佛大学博士孙子的视频问候,我们接待老太太的规格应该还可以,估计再过几天就没问题了。

实事求是的说,因为我们的努力,妈妈的心情一直很开心。除夕夜,老人坚持看春晚。当我放下鞭炮,放上供品,放上好香的时候,她在泰山面前敲了敲头,才上床睡觉。

初三,三哥三姐过来吃饭,老太太自然很开心。第四天和第五天,气温上升,天气转暖。她一个人出去,走到河边,看了看整个大院的环境。回来和我们聊我所见所闻的时候,我也表现出了难得的积极开朗的表情。

抓住这个机会,我劝她,现在住宿条件不错,至少要住十五年才能换地方。听她说完,她还是跟过去说了一样的话:刚来一年,不能再多呆了。经过进一步劝说,她平静地答应:我们到时再谈。

第六天姐姐姐夫又过来了,说是来接妈妈回家的。按照过去的习惯,我妈换了地方,再也没回来。她和三姐三哥住了几天,然后回了老家。

“我以为我们同意在这里多呆几天。你今天为什么捡起来?”我问三姐。

“多少才算多?太多了。”三姐没回答我,我妈赶紧抢了。

我明白了。好像是三年级聚会来接三姐的那天,老太太已经私下同意了。早上吃饭的时候,我们劝她过完元宵节搬到别的地方去,但她已经安排好了自己的行程。我老婆有点不高兴,以为老太太吃早饭说搬家的时候没透露什么信息,好像和我们隔了一层。

我跟老婆说老太太有这个性格,你别跟她计较。以前一直都是这样。我们不是不知道。除了在老家,其他任何地方,甚至住在孩子家里,她都觉得自己缺乏归属感,不踏实。找不到安心的感觉,就留不住。

以前和我妈聊过这个话题,问她为什么到处不稳定,过几天就想走。她的解释是,她不像在老家那样冷静随意。

“有什么不舒服的?不是别人家。你养老是不对的,因为你养了自己的孩子。”

“我儿子是亲生的,但是我媳妇呢?我不向你道歉,所以为什么要等你。”她的意思是人老了就什么都做不了了,住谁家都是负担。“对别人好是一张脸,陶理子说,你是负担,人家心里有数。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反正时间长了,心里也是着急。”

我妈说“ face ”,我理解是指那些表面上抽象的道理,比如敬老养老等等。通过“理子”,她指的是感觉、直觉和其他情感的东西。这是事实。很多时候,大家都会说实话。但是,不可能每个人都把真相融进情感。

说到底,我妈哪儿都待不下去了,就是想过几天就走,也就是说别人还没烦的时候,她就在自己太优秀的时候接受了,免得把关系搞僵了,连累到各家的婚姻。

也正是因为我妈有这个想法,我爸去世后,我们曾经提出两个方案让她选择,一个是轮流住三个儿子的房子,一个是住一个儿子的房子,采取一人出资,大家出钱的方式。最后她不同意,还是坚持一个人住在老家。为了不让我们兄弟姐妹过年跑回来,她答应春节在三个儿子家轮流。

父亲去世后,母亲度过了第一个春节。当时我们还住在文化路,比较高,不方便上下移动。春节过后,我们约定她搬到三美。母亲在三姐家住了几天,然后回了老家。

针对回家的妈妈们心态不稳,我们劝了很多次,结果都不好。我把事实真相一点一点的给我妈分析。最后她还是说了同样的话:去哪里都比在老家好。

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大家就挨家挨户给她找个榜样:“你也跟前门老太太学学,不管哪个孩子都能自信。”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别劝我,我学不会。”妈妈坚持:“如果是喜欢&倍;& times& times& times,最后惹得谁也不喜欢,那天怎么了。”我妈说的也是事实。因为观念上的差异,她身边的老人在处理婆媳关系甚至母子关系上,不断地互相矛盾的例子不在少数。“你也别让我犯难。我住在家里很舒服,没有任何烦恼。”

不管你多努力,不想麻烦别人,你妈妈的脾气永远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改变,包括她自己的孩子。今年又到了我们家过春节的时候了。她跟我说过了腊月二十三来接她还不算早。偏偏我姐的小舅子在腊月二十二回老家有事,我妈就冒昧跟着他们。

嘉禾宿舍我们有个小院子,里里外外平,客厅宽敞,方便我妈。原本以为这段时间可以持续几天以上,没想到她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旧观念。春节过后,她准备挨家挨户回家。

在我要出门的时候,我看到了我迷惑的表情,妈妈悄悄对我说:走得那么热,那么甜,正好。

说到底,她还是怕时间长了会腻在一起,再相处会很无聊。

母亲的这种心态和性格是多年独特的生活环境和文化积淀形成的,不是你的讲道理就能改变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孝顺她,顺从她的意愿,似乎很重要。

春节期间,央视的专栏“新年去基层”在“什么是孝道”上被各地采访,受访者从不同的层面和角度谈了自己的看法。给我的感觉是,我说得好的是贴近生活实际,远离空洞概念的真理。

在生活中付诸实践的孝道,确实需要因人而异。因为孝顺不仅是为了物质上满足老人,更是为了感受精神上的充实。让孝达到身心和谐统一,这应该是最高的追求境界,让老人感受到一种幸福比什么都重要。

更具体地说,来自不同领域、不同层次、不同文化背景的老年人的身心需求是不同的,很难用抽象空洞的概念来规范。作为一个母亲,她一生忙碌,是时候享受干净的生活了。相反,她害怕麻烦别人,连自己的骨肉都为她服务,她不安。这和她的人生哲学直接相关。

从本质上来说,一个人的文化水平与他能读多少甚至知道他能不能读并没有直接关系。无论思想认识和思维方式是复杂还是简单,最终达到的都是一种哲学境界。母亲的哲学,也就是她对生活的基本看法,她为人处事的基本原则,以及她生活中所体现的价值观和行为准则,凝结成了一种基本的信念和人生态度,不是几句解释和劝说就能改变的。

如何了解母亲的哲学,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好几天。想了想,我觉得母亲最合适的词是“谨慎独立”。

我妈当然不会读书,从小就没在私立学校受过教育。不可能知道“谨慎独立”的深层含义。但这并不耽误她受到“谨慎独立”思想的影响,在独特的生活环境中逐渐形成自己的人格修养。用言语行为表达,总结为:根据情况,对得起心;作为榜样,要谨慎,要沉默。

就我对我妈的了解,以上十六个字对她来说刚刚好。

我父亲有三个兄弟,他们从未分开过。我妈妈结婚了。她不仅有公婆,每天还要面对三兄弟形成的微妙关系。在这样的家庭里,她要想做一个好女人,要想赢得全家人的尊重,不仅要勤劳善良、勤劳,还要做一个模范,要有耐心、沉默寡言。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先为别人着想,不管大事小事,抱着输的原则。总之,我宁愿委屈自己,也要努力平衡别人的心。很多年了,我妈就这样安定下来了。

久而久之,母亲坚强、自尊、耐心、内敛的性格就形成了。在“这个世界利益熙熙攘攘的大环境下”,想要沉下心来,维持一个好的家庭,就必须抛弃自己的很多现实利益,在追求心理满足中平衡自己。慢慢地,它逐渐形成了一个不好或者更准确地说,不屑于用模糊的方式表达,而是用实际行动表现出每个人的秉性的母亲。无论是谁,她都会省去空洞而约定俗成的表白,坚守自己认定的原则,有时甚至表现出一种不容商量的执拗。

我已经看到,母亲生活的动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自我牺牲获得的内心骄傲。上世纪六十年代是我国最困难的时期。在这个阶段,恰恰是母亲经营着一个大家庭,支撑着舅舅读完高中,成为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他叔叔还没从山东医学院毕业,放假回家就有村民来看他。经常在这个时候,我会看到妈妈脸上最激动、最欣慰的表情。

到了70年代末,我已经大学教师毕业了,然后弟弟上了大学参加工作。在人生变化的每一个点上,我妈都会尝到生活的满足和满足,但她不方便得瑟,不能很好的表达自己,而是悄悄把安慰藏在心里。我妈妈对她一生的努力没有更多的期望。只要大家关心她的家庭,为她着想,过得好,就够了。

母亲的这种生活追求看似平凡,实则体现了一种很高的境界。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它也达到了尊重需求而不是自我实现的心理层面。

一直以来,在村里,想请校长的人,往往都是父母请的。被邀请主持红白事务管理的,在我们家乡叫总理。很多时候,父亲是男丞相,母亲是女丞相,老两口各自指挥一群人,一起策划别人的红白喜事。我们家在当地资历不高,父母能这样对待,可见他们在村民心中的地位和威望。我经常这么想。我父母一起接受了邀请。老两口晚上靠在床上给主要家庭策划事务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对常委有点开放?!

总之,长此以往,老太太被人抬得越高,越不好意思找梯子。年纪越大,越不能掉以轻心。她宁愿继续为自己受苦,也不愿伤害自己的尊严。这样,为自己努力,成就他人,就逐渐成为了做人的境界和行为的习惯。

这种习惯和脾气结合在一起,表现在对待自己的孩子上,从而形成一种任性。在我们看来,我妈生活的有点太认真,太死板,太随便。但是既然变成了一种秉性,就很难改变,也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

我总结的是讲道理,无愧于心,为人师表,谨小慎微,沉默寡言,这些都体现在母亲身上,完全脱离了生活的本质,成为了她生活的一种纯粹的表达状态。无论如何都可以一致,形成了“谨慎独立”的高境界。

“谨慎独立”是建立在“谨慎”的基础上的,从母亲这一点上看尤为明显。如果你去寻找那个原因,你会有自己的心。不管别人怎么说,你都不会改变主意。换句话说,无论诱惑有多大,你都会无动于衷。

前年嘉禾宿舍刚收拾好,我们邀请妈妈来我们新家过中秋节。她来的时候很开心,也很欣慰,但是才过了一个多星期,就喊着该回老家了。我偷偷问她为什么,她说她来了很久了,耽误了媳妇上班。我年纪大了,帮不上忙,整天等着吃喝,心里难受。

我和老婆互相劝,说她在这里没什么麻烦。她通常吃什么就吃什么。有一个老人在这么大的房子里生活和说话真好。

“你想想那天晚上,彭市长夫妇走来看你,还特别嫉妒我们。都说退休了的人,老母亲这么坚强,多幸福啊。”

我妈说:“别忽悠我。不捡好东西的人说。毕竟我在这里只能是个负担。”

不要担心你如何说服她,她会记住她的旧思想。妈妈的哲学很简单,很简单,很具体。跟着自己的感觉去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只有在自己的土地上,她才能找到有根在脚下的感觉:有一颗可以依靠的心,有一份可以送出的感觉,脚踏实地,内心平静。

离开故土,她有一种流浪的感觉,就是住在自己儿子的家里,她那种“谨慎独立”的意识也会转化为自律的情态,约束自己的言行。每次我来这里,我妈妈都会告诉我你吃什么。看到她不吃鱼,一天早上,她妻子给她做了一些鹌鹑蛋。说实话,她只吃了两个,剩下的我们要分着吃。而且事后她还不忘提醒她:以后再也不要给她做饭了,早上吃鸡蛋就好,多煮鹌鹑蛋,让她觉得不舒服。

我们家平时水果吃的比较多,假期就更不用说了。据我老婆说,吃水果不仅要日常化,还要多样化。苹果、橘子、梨、柚子等。每天用两个小篮子洗。让妈妈吃,她说冬天不敢随便吃,要么这个太冷,要么那个生气。没办法,我就把香蕉剥了,自己和她一起吃。第二天,我拿了两个金桔给她,告诉她是咳嗽,她没理由拒绝,只好吃了。

妻子吃水果,总不能一个人吃吧。有时候她会给她让路。她总是说,“你吃你的,别管我。”给她一些草莓,她最多只吃一两个。老婆回到餐厅小声跟我说:是老太太真的不愿意吃,还是她谦虚?我必须回答。你问过她了。真心的。不用担心谦虚。她有自己的想法,跟着她走是明智的。

晚上睡觉前,她把洗脚盆拿出来倒热水。我跑去提保温瓶帮她倒,想顺便带到她卧室。她很坚定,甚至不耐烦的告诉我:“不用担心!我可以自己扛。”

老太太,好任性!

“谨慎独立”的本质大概就是从谨慎开始,严格自律,首尾谨慎。这种本质在生活中会发生什么?我是从我妈身上感受到的。正常情况下,她并不想为自己能做的事去麻烦别人。她向往一个心灵自由的动态世界,只要自己能做到,就不希望别人破坏。我只能这样理解。

母亲是一个在大家庭中长大的“成功的”女人。而她的成功,完全是建立在自我牺牲的精神和超群的除冤能力之上的。嫁给我们家之后,我先把追求精致生活的公公打发走,在床上伺候生病的婆婆好几年。老人不在了,还要照顾丈夫、叔叔、姐夫的日常吃穿,还要抚养自己的孩子。这不仅需要吃苦耐劳的精神,更需要坚强的毅力。特别是农村合作化后,女性需要像男性一样在田间劳作,下班回家,男性可以休息,但母亲要忙着围窝,没有“ ”的自我意识和牺牲精神就无法坚持。

到现在我还记得,一家人吃饭是为了改善生活,萝卜炖草鱼,家里人都有一个,但是吃饭的时候,妈妈总是最后没有自己的,因为她根本不算自己。8月15日吃月饼,每个家庭只能拿一斤,用刀切开,每人拿一块。弟妹们高兴地手牵着手跑了出来。没有人会想到,他们的妈妈从来没有吃过,最后只是把切好的月饼残渣放进嘴里。端午节也有煮鸡蛋等。她总是把自己排除在按人头分的稀罕物之外。虽然她的高风亮节没有得到任何人的肯定和赞扬,但她从来没有受过委屈。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有时候会想,我妈是不是一辈子都遵循着“谨慎独立”的哲学。她需要刻意压抑自己的欲望,甚至是刻意压抑自己吗?最起码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妈妈们会把自己的行为放在大环境小环境里,然后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尽可能满足对方的心理,作为处理事情的依据。

母亲哲学的伟大在她老的时候更令人敬佩。

大家都知道老一辈吃过苦,这是事实。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人很容易把自己的委屈当成资本,借助多年的积累编织出长长的绳索,一旦时机成熟,就用它们在道德上绑架自己所爱的人,从而达到心理平衡。体现在现实中,形成了两代甚至三代人的严重矛盾。我们一些所谓的理论工作者在评价社会文化道德时,往往会在传统的理论道德中寻找依据,要求新时代的人们上演旧“故事”。

母亲没有文化,但从自己的人的经历出发,她明白这既不可取,也不可能。

我妈会回忆过去,说她作为儿媳,妻子,母亲所受的苦,但她从不叹气,不抱怨,甚至不考虑通过下一代回到我身边。有时候姐姐们会跟她开玩笑,说你看看你,我家小媳妇只会伺候人,现在她成了女人,却怕媳妇。母亲只会说:那是什么时候,这是什么时候?

我觉得在这方面,妈妈比那些充满文化的妈妈更有见识。

越到后来,我越发现我的一些品质是从母亲那里继承来的。那种隐忍内向,那种根植于骨子里的自尊,那种愿意委屈自己不多解释的安静心态,成就了自己,限制了自己。有时候名利就在眼前,哪怕送一个微笑,低头或者伸手,都可以得到。但是就是超越不了内心的自尊。作为一个投在血液里的生命元素,你只是喊一千遍战胜自己,在关键时刻你还是把自己搞定了。这种性格限制了很多应该客观外在获得的东西。其他的看起来有点可惜,但是可以更好的维持整个生活的平衡。因为他们任何时候都配得上心,人的心总是放松的。

总之,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省事的妈妈。她苛刻的自我,她安静的隐忍,她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愿让别人开心的性格,在漫长的岁月里逐渐固化成一种不麻烦别人的性格和脾气。作为一种母爱,是无声的,是深潜的,值得称道。但是,当我们足够强大的时候,我们就不再注重品味母爱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母爱越来越脆弱。我们会自觉或不自觉地从自己出发,根据自己的需要去践行所谓的孝道,甚至会把孝道变成一个自我心理满足的过程,把老人当成纯粹自我实现的载体。一旦自己的行为得不到迎合,就会对老人产生误解,甚至在心理上产生一定程度的怨恨。

这种自以为是又霸道的孝道,如果不注意的话,在生活中往往会出现。真的值得大家认真反思。

第八天,因为带妈妈去医院看眼睛,中午就聚集在三姐家吃饭。提到大年三十的春晚,我才知道我妈陪我看了一晚上,其实什么都不懂。她只是觉得过年开心,所以12点多才睡觉。

我问我妈:那年冬天,老太太们去你家看电视。每天,他们坐在一个房间里。你看了什么?

她说:“放碟看剧。”

难怪前些年的散文《工作的冒险》会在电视上播出。我妈兴奋地对我说:那不是赵李荣吗?原来从他们那个时代过来的人,心里也有自己的星星。这里的生活环境也好不到哪里去,也没有她所希望的人文环境。她熟悉的人文环境在她的家乡,在她生活了几十年的村子里。如果离开太久,她会发现心里没有感觉,不会适应。

所以,我坚信,妈妈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

正月十六,我和老婆把妈妈送回了老家。当她走进自己的房子,看着她的背影,满文军的《认识你》深情的声音在我心里跳了起来:

你悄悄地离开

一步一步,孤独的回来

我多么想和你在一起

告诉你我心里有多爱你

风和霜年复一年地遮住了笑容

谁能理解你孤独的心

春花秋月无情吗

当你春天去秋来时,你的爱是沉默的

给我爱,给我世界

从今以后,我不知道你心里的苦与乐

我多么想和你亲近

我告诉你,我一直很理解你。

给我爱,给我世界

从今以后,我不知道你心里的苦与乐

我多么想和你亲近

依偎在你温暖孤独的怀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