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宝的爱 ,发稿人: 亦文Aliwsi

  • A+
所属分类:文摘大全

货还没到,嘉宝就蹲在店门口。他习惯性地从左边环顾四周。

远远的,我看到一辆电动摩托车,一个女人从旁边经过。随着电动摩托车越来越近,佳宝站了起来。跟随着那个女人,嘉宝的眼睛在张越越来越大,越来越迷恋。然而他的嘴巴刚刚形成了一个椭圆形“o”,还没等他心里有半个想法,电动摩托车就迅速把那个女人从佳宝眼前带走,消失在路的尽头。

突然,一只手在佳宝眼前舞动——。他在故意干扰温家宝的痴心——。一个爱捉弄人的邻居,在嘉宝看着女人离开的时候很感兴趣,看了嘉宝两分钟。

这个“捉窄鬼”说:“嘉宝你找什么?”

“没想到……”嘉宝搓着手不好意思争辩。我不敢奢望,但是当一个女人经过门口的时候,佳宝的目光会从她的身材的出现赶上她的身材的消失。

“呵呵。”“捉窄鬼”朝佳宝扬一扬眉,挤出一个“狡黠的笑容”。那就是说:他很清楚此刻温家宝的内心。

“嘉宝,你明天去看你老婆吗?”

佳宝马上回复:“做,做,配我?抓住它!明天什么时候?”他看起来很兴奋,还有点口吃。

然而,如果这个简单的对话被温家宝的弟弟嫂子满震听到,满震会带着灿烂的笑容来到温家宝面前,不管温家宝是否被称为“兄弟”,但他会直呼其名:“温家宝,送货来了。”有时候他说:嘉宝,该做饭了。或者说:地里的粮食——家宝,快死了。或者……,嘉宝总得做点什么。时间不允许耽误他半分钟。温家宝不得不深呼吸,但他无法吸收嘴里所有的唾液。他伸出舌头,在嘴边舔了舔,走了“。”佳宝嘀咕着,“走了。”心有不甘的走开了。满震笑着说:“捉狭鬼”: “谢谢,想着给嘉宝做媒。是谁送的?是瞎了眼,还是……”人是“刀嘴豆腐心”,满震是“刀嘴豆腐心”捉窄鬼只听她说了半句,然后他就难受的走了。满震放低了声音,在她身后骂了一句:“我家的麻纱我看不懂,还管别人的事!”她摆出狠毒的姿势,“ Bah ”,吐了—口痰——在地上。比起她的笑脸,这种动作更自然。

情况是这样的:李嘉诚,哦,当然不是香港的房地产商李嘉诚,而是我们的李嘉诚。他小时候发烧。他康复后,脑子不是很灵光,被称为作家之宝。(李嘉诚,这个让人觉得繁华的名字,渐渐被人遗忘。他四十岁了,从未娶过妻子。

佳宝梦想娶个老婆回家。

邻村有个四十多岁的寡妇,名叫阿秀。阿秀有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和两个孩子。女生上初中,男生上小学。阿秀看起来很帅。她丈夫在世时,经常有人欺骗阿秀的丈夫,用言语猥亵她。当别人的话被取笑时,阿秀用嘲笑来回报过去,而不是做一个软弱和丑陋的主人。丈夫癌症去世后,那些调戏不敢再调戏她了。第一,因为是寡妇,她背负了“欺负寡妇” “的罪名,不好听。第二,是因为调情。如果你真的调戏她“ ”,你就放不下,很难处理——阿秀的丈夫,但是他死于癌症。家里人给他治过癌症,他被留下了,还欠了一些账;更重要的是,她有两个孩子要上学。你需要钱。

阿秀的丈夫去世八年后,阿秀仍然没有找到一个好的家。她带着两个孩子过着艰难的生活。

这是一个垂死的夜晚,你可以看到美丽的日落,它从地平线慢慢地向这边蔓延。毫无保留地倒在村口的屋顶上,倒在池塘的水面上,倒在土堆旁的芦苇上。……村子里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发着红光。整天在田里辛苦劳作的人们开始收拾农具,准备回家吃饭。

阿秀正在种植芹菜苗。一片土,一半还没完成,必须在天亮前完成,不然明天做了,芹菜苗会枯萎变黄,难以成活。

船长经过了阿秀家的土地。看到阿秀还蹲在地上,他说:“阿秀,还在种。”

“er……”

“找人帮忙。”

“会给你打电话的!”阿秀带着戏谑的表情直视着船长。上尉,曾经是用言语猥亵她的人之一。

队长自嘲地笑了笑,说:“我没敢叫我。你嫂子的荆棘会砸碎我的。”

阿秀像老虎一样生活在“时代。她老公死了这么久,外面还有野男人,对她来说是合理的。然而,传统观念使村里的老妇女仍然讨厌阿秀的行为,并禁止她们的男人过多地接触阿秀。阿秀在村子里不太受欢迎。

阿秀摆摆手“哈哈”,说:“大老爷们还怕老婆的刺?”

队长还是自嘲地笑了笑,说:“在老婆面前示弱,但不丑。”队长是个“忙的时候照顾自己的人,闲的时候扮演一个空心的角色”。这一刻,我觉得我自己也爱过这个漂亮的女人,但是现在她没有有效的帮手,我为她感到有些不舒服。他确实关切地问:“我说阿秀,你还没找到安全的地方吗?”

“谁要我去哪?”阿秀的手脚很灵巧。她与船长交谈,手中的工作从未停止。

队长点了根烟,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邻村家宝没娶过老婆,或者是红花崽。你想要吗?”

阿秀说:“你说的是建材商店的宝贝吗?”阿秀知道温家宝的底细。她心里隐隐有不快:我对我家宝感兴趣?把我当什么!阿秀忍住不快说道:“队长,你开什么玩笑。他们都去了太平洋。”

“我是认真的。听说嘉宝父母留给他一笔钱和一套房子。精力充沛,及时帮助您完成工作……”

阿秀对船长非常厌倦。想着赶紧把队长送走,好让芹菜苗能在天黑前栽好,他随口说了一句:“你说得这么好,你问问看人家要不要我。”

然而,船长认为阿秀已经同意了他的建议,他很高兴“很快就要结婚了”。他笑着说:“好,好,我明天一早左右问问。”

上尉走了。

夕阳在释放最后的热量,耀眼的天空渐渐变成耀眼的橙色。然后是蓝紫色。然后天黑了。这个过程变化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太阳就完全落山了。在阿秀种菜后,天空是满月。

佳宝的父母早就去世了,所以他和弟弟一家住在一起,每天只是做饭、搬运货物、种菜、睡觉,不算开户费。但现在,家宝居然找负责家庭财务的姐夫要钱。

哥哥嫂子问他,你要钱干什么?

“我有我的用处。”温家宝说。这么多年来,他通过观察弟弟和嫂子的对话,似乎发现了弟弟的一些说话技巧“ ”。他“已经暴露在他的耳朵里“,并且已经掌握了这个“技能/[/。

满震“哦嗬”,好奇地问:“你想要多少?”满震认为温家宝突然要钱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想买好吃的或新衣服。也就是最多三五十美元。她没想到温家宝会说:把钱都给我。

嘉宝不知道他有多少钱。他的钱,都在银行里。这是她的名字。佳宝不识字不数数。钱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但对满震来说,这是他自己的兴趣所在。现在,温家宝想把他所有的钱从满震拿回来。

满震问:“是给你的。你在做什么?”

回到原问题。佳宝的智商不允许他城府很深。满震又问了一遍,马上阐述了温家宝的想法:“我要钱娶我老婆。”

娶…老婆?满震感到非常突然。她立刻意识到,这是谁在背后教唆家族宝藏的。

“嗯。我要娶个老婆。”温家宝坚定地说。他想娶老婆的愿望一直存在,只是美好的事情在时机未到之前无法实现。但是快到了。

早上一会儿,那人——家保当然认出他是邻村的队长。他们都是在方圆十几里地出生长大的村民。他们几十年都没有看到对面的“和那边的”。你能不认得他们吗?——来找嘉宝,说要和嘉宝做媒;还信誓旦旦地说,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千万不要戏弄他。当时的嘉宝很聪明,救了他一命。他问:“大家喜欢我什么?”船长对他说,“这就是人们想对你做的。有钱有势”,想着“人总是爱听好话”,队长难免又献媚了:“你还是那么帅。”佳宝被队长拍马屁了。他站得很低,咧嘴笑了。显然,他整个精神都升起来了,好像他真的很帅。他们过去站着说话,现在需要坐下来深入讨论。

深入讨论的结果是,他,温家宝,向他的弟弟,妹妹满震,要钱——要回他自己的钱。

初秋的晚风,对于相互依偎的两个人来说,是凉爽宜人的。但是对于嘉宝来说,好像不是很温柔。风中的微寒刺激着嘉宝的喉咙,嘉宝开始咳嗽。也许不是冷空气。白天没风的时候,嘉宝也咳嗽的厉害。但是和晚上不一样,我止不住咳嗽。

咳嗽穿透了一层墙,一个房间,又一层墙,强烈地穿透了满震的耳朵。曼贞本因为丈夫刚才在性交中的不和谐而不满。这时,她抬起肚子上那只粗鲁的胳膊,说:“诶,叫他忍住。总是咳嗽让人睡觉!”

贾生就这么做了。他很凶,气短,精疲力尽。现在他想休息了,嘟囔着:“你憋不住咳嗽?睡觉吧。睡觉吧。”

满震说:“如果我想睡觉,我会请你去!”一边说,一边推着丈夫的背。

家里黑黑的,往弟弟房间走。

其实嘉盛现在住的房间是嘉宝的;家保住的房间也是家保的;这整栋楼都是嘉宝的。父母亲手盖的两栋房子分发给嘉盛,在后面,嘉宝的这一栋隔着几块菜地。这是一栋新建筑。它的风格和结构比旧的好得多。现在租给外人了。在旧楼前,父母亲手做了一个门面。以下房间从事建材业务,以上房间用于居住。

建材店左手边,有南方杂货店、饲料店、药店;建材店的右手边,有小餐馆、保健中心、麻将馆、杂货店;对面有储蓄所,种子店,种子店也卖农药化肥;还有麻将室,南方杂货店。马路两边的房子——建筑或者平房——几乎都是做门面的,他们自己做生意,就像一个小街镇。难怪“三杆,很难当鸡屎店”。与其种一点地,不如做点小生意。

这家家宝父母开的建材店,已经有20多年了。他们不要劳力,自己买货,自己卸货,自己卖。钱是一定要赚的,但是很难发大财。给小儿子盖房子结婚花了不少钱,剩下的不多了。大儿子,是这样的。爸爸对妈妈说:“手里全是肉。也要帮他娶个老婆,不然他老了就一个人了。婆婆,我没办法。让我们再工作几年。“根据他们几十年的生活经验,只要家里有钱,就会有媳妇进门。父母夜以继日地工作,履行作为父母的责任。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五年前,嘉宝的父母觉得身体虚弱,呼吸困难,去了医院。医生给出的专业术语是:长期吸入呼吸道和肺部大量灰尘,对呼吸组织纤维和肺组织纤维造成严重损伤,引起支气管哮喘、肺气肿、心力衰竭、肾衰竭等疾病。这些条款相当于死刑。父母在花光了几乎所有积蓄,仍然无法挽救自己的生命后,决定去死。他们用剩下的很少的钱来保存他们的家庭财富;一栋老房子也留给了家里的宝贝。

我妈去世的时候,看着自己瘦瘦的,孤独的“宝”儿子,泪流满面——家保有房住,免得外面冻着。但要找回一个妻子真的很难。——我妈心里叹了口气,说:“我们都有命运,我们离开了也没有遗憾。”。

六个月后,轮到爸爸了。爸爸临死前告诉他的小儿子和儿媳妇:家人的声音,满震,不管你将来做什么生意,都不要做这种生意。你还年轻,你的生命很重要。

然而嘉盛并没有听爸爸最后的心愿——。这里有商店,方便邻居的生产和生活。他想不出别的事。况且建材的生意是赚钱的,所以嘉盛继续做父母的生意。但他只负责开票和记账,嘉宝只负责装卸货物。货从店里来的时候,佳宝缩了缩肩膀,弯腰低头,背上放了一袋50斤的水泥一堆。他背着他走了。一辆卡车,十几吨的货物卸下来,一层潮湿的灰尘卡在了嘉宝的鼻孔、耳朵、眼皮上,让人很难受。从嘉宝的样子来看,似乎总是覆盖着一层灰色的水泥粉尘,洗不掉。

家里的声音进了家宝的房间,打开灯,看见弟弟背靠着墙坐在床上。他不停地咳嗽,脸和脖子都变紫了。随着温家宝的咳嗽,单人床嘎吱作响。

“哥,咳得这么厉害?”

家保回答不了我哥的话。他不停地咳嗽。

家人对哥哥没有深厚的感情。不然我也不会让我哥一个人帮他卸货送货。但是同胞毕竟是一个母亲生的,有一种骨肉亲情。看到哥哥这么难受,我终究忍不了。家声说。

“兄弟,忍着点,我明天给你买瓶止咳糖浆。”

温家宝闭上嘴,努力不让咳嗽从喉咙里出来。

房子年久失修,窗户紧闭,但没有关好,留下了一条狭窄的缝隙。风吹在窗框上,发出“砰”的声音。

平安夜。

窗户可以发出“铿锵”的风声。佳宝为了不影响弟弟和嫂子睡觉,强迫自己憋着嘴。但是,佳宝憋不下两秒钟,喉咙里仿佛爬满了无数的虫子,又咳嗽了一声。他抓起床单,捂住嘴,咳嗽声沉闷而浓重。

家声说“早睡”,默默退出。

满震等着丈夫爬上床,然后她的嘴带着一丝撒娇的味道来到丈夫的耳边,说:“我们再来一次?”

身边的男人也没说什么。满震在黑暗中等了一会儿,满心失望,把嘴从她家的声音上移开。她说。

“今天嘉宝找我要钱。”

“要钱?”贾生说:“给他点就好。”

“吃点?你不知道,他要把钱都还回去。他还问我他有多少钱。”

“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他说邻村的阿秀会招待他。他要娶一个妻子。”

“谁吃饱了没事干?戏弄他。”贾生说。

满震皱着眉头说,“我负责你弟弟的小钱。这个说我背着自己拿,那个说我背着自己拿。不知道自己拿什么好。他天天吃我的穿我的,不花钱。真的是……”。在某个时候,满震似乎遭受了很多委屈,开始抽泣。家声忙搂着她的胳膊,拍了拍。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满震放声大哭。她哭着说:“为了在店里有生意,我到处去找同学朋友卖货。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我的家人生活得更轻松。你以为我很容易……”。我妻子想就她和这样一个家庭的婚姻展开一场长谈。这样一个丈夫的委屈和不幸,他就干脆待在被子底下充耳不闻。

随着丈夫的鼾声越来越大,满震渐渐停止了哭泣。她脑子里还有一个人,比她老公大很多,但是值得回忆。没错,她是水泥石灰混的,是不懂风情的老公,是脑壳不无辜的大叔天天混。她厌倦了。

嘉宝的咳嗽让人觉得窝火!

“卢博,”嘉宝说,“你觉得他们会叫我爸爸吗?”

一大早,对面种子店的路博一打开卷闸门,佳宝就过来了。罗伯特看着家人的财宝长大,对家人的财宝充满同情和怜悯。嘉宝信任他。以前,阿秀在温家宝的脑海里,但像任何从他眼前经过的女人一样,他的形象模糊了。自从邻村的队长告诉他做媒的事后,温家宝想起阿秀是从建材商店买的石灰。阿秀的长相:丰满的腰身,满月般的脸庞,漂亮的眼睛……在佳宝的心里有点亮堂。在这段时间里,美好的爱情支撑着嘉宝的整个灵魂。当温家宝想到要娶老婆的时候,他自己都笑了。但是,从来没有一封信,温家宝开始感到焦虑。他搬到邻近的村庄去找阿秀。但是当他走到南方杂货店时,满震从后面追上了他,说:“温家宝,你要去哪里?”?货物来了。他嗫嚅着,买了包烟,转身。满震答应过他,等你挣够了钱,他就会娶你。嘉宝没有足够的钱娶老婆。他必须搬运货物。然而,他不禁想起了阿秀。一天晚上,他想了想,想出了一个问题:阿秀家的两个孩子会叫我爸爸吗?在对爱情的憧憬中,我们家的珍惜和思念是深远的。

嘉宝提出的这个问题让罗伯特大吃一惊,他差点笑出来:这个神出鬼没的剧我该怎么跟他说?看着佳宝期待的脸,鲁波摇头不露声色,“呵呵”笑了两声,算是回答——。他真的不想给傻傻的佳宝一击,那样会毁了他的好心情。这孩子,可怜!

佳宝得不到鲁珀特的明确答复,就去问隔壁南杂店的福哥。福哥一听,似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抓个窄鬼”,终于忍住了笑,摸着肚子说:“小朋友,多买点糖果给他们吃就行了。他们肯定会叫你爸爸。”宝袋里有糖钱的时候,他说:“福哥,再买点糖就行了。”傅哥说当然。说完,又忍不住笑了。

嘉宝被路博的笑声和福哥的笑声弄糊涂了。他越是不确定,阿秀的两个孩子会不会称他为父亲?

就在嘉宝人生中最麻烦的时候,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嘉宝的爱情“ ”。他们一看到家族宝藏,就拿它来取乐:

“嘉宝,你要娶老婆了吗?”

“佳宝,新婚之夜,需要哥哥帮忙吗?”

“嘉宝,不用费什么力气。你真幸福,孩子!”

……

最后往往以一群人的笑声结束。

嘉宝对他的死感到后悔,不该向他们询问他的恋爱问题,这引起了嘲笑。他们,哼,根本不懂他!

温家宝认为罗伯特永远不会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想法。罗伯特给了他烟,还说他喝醉了,他是这样一位受人尊敬的长者。他猜是福哥。为此,他心中充满了对福哥的怨恨。三天,他没去福哥店里买烟。他宁愿绕着那条长长的路走,在Xi兄弟的房子里买下它,那里离他家有五个门面。

但是,佳宝纯净的心里装不下一个问题。尽管被所有人嘲笑,他还是想确定阿秀家的两个孩子是否会称他为父亲。当胡老板被满震热情招待吃饭时,温家宝决定请他吃饭。

确切地说,胡老板是被温家宝甩在后面的。

十分钟前,对胡老板说:“在这里吃饭?”

胡老板说:“号”

满震说:“他回了电话,说他要到晚上才能回家。”

胡老板想了想,说没有,说,我这里有好酒。温家宝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他能清楚地听到这段对话。他走过来说,“胡老板,该吃午饭了。在这里吃。在这里吃。”每次客人在家吃饭,满震都不喜欢温家宝做的食物,并为客人感到难过。因此,满震每次都亲自为客人做饭。温家宝会借此机会放松一下。佳宝喜欢喝点酒,但满震不让。如果胡老板在这里吃饭,似乎之前几次会邀请温家宝喝一小杯,满震也是允许的。温家宝真心希望胡老板留下来吃饭。

胡老板“哈哈”笑了两声,声音洪亮清脆。“嗯,自从嘉宝离开我去吃饭,我就留下了。”

因为胡的老板给了他这个面子,所以温家宝受宠若惊,搬了把椅子请他坐下。

基建包头的胡老板需要大量的水泥和石灰,所以通过朋友的介绍认识了他。一年多的生意往来,有一次胡老板牵着嘉盛的手,对嘉盛夫妇说,“我们合作的很愉快。”对李佳升来说,这听起来像是一种正常的交际语言。但听起来就不一样了,他偷偷朝胡老板投去迷人的一瞥。胡老板今天来是因为工期紧,不能因为水泥石灰耽误工期。他特地来看看李佳升是否把货物带回来了。

看到胡老板答应留下来吃饭,她堆起一脸媚笑,挽起袖子就要动手。

胡老板把根“和世界”烟递给了贾宝。温家宝接过来,在鼻子底下嗅了嗅,问道:

“胡老板,这支烟恐怕要两块钱一根。”

佳宝抽一包烟两块钱。他说怕一根烟要两块钱,还说烟价高。有一次,和贾生闹矛盾,“胡老板又换车,换了一辆四环奥迪“ ”,花了60多万。看看你,连破车都买不起!”任吵了一会儿,但没有回答她。而家宝却知道胡老板开的车“贵得可怕”,他认为胡老板抽的烟肯定也贵。

胡老板没有解释,烟是一百块一包,五块一包。他笑着问嘉宝:“嘉宝,你找到老婆了吗?”

这正巧被问到了温家宝的心里,温家宝就跟胡老板说了跟他做媒的事。佳宝一脸羞涩的说:“胡老板,你是大老板,见过世面。你说我嫁给了阿秀,她家的那两个孩子会叫我爸爸?”

胡老板听后,笑道:他觉得嘉宝傻。他想要逗逗·温家宝。“我看。”胡老板说。

不像卢波,胡老板笑得暧昧。不像福哥那么充满嘲讽。胡老板的笑容,怎么说呢,都是那种温家宝认为胡老板不会骗他的笑容。佳宝说:“真的吗?”

“真的!”胡老板愣了一下,把他的理由一个一个的给家保说了:“第一,他们死了吧?”

“嗯哼。”宝鸡啄米点头。

“第二,他们太小了,不能给你打电话,对吗?”

“嗯哼。”

“第三,你的家人是善良的,一定会对他们好的吧?”

胡老大到底见过世面。他真的很理解自己家的宝贝。温家宝搬了凳子过来,走近胡的老板。

当满震把食物和酒放在桌上时,温家宝和胡老板已经是可以互相信任的兄弟了。

胡老板心情很好,喝了很多酒,东倒西歪地走着,舌头打滚。满震说怎么这样开车,先上楼休息一下,等酒醒了再走。扶他上楼。佳宝喝了酒,收拾碗筷,嘴里嘀咕着,老子对你好,别叫爸爸!

下午两点左右,嘉宝搂着胳膊靠在门上午睡。他进入了一个梦。谁在叫他:

“嘉宝。”

他闭上眼睛,哼哼着回答。他又累又困。

是谁在摇他,“佳宝,你哥嫂呢?”

佳宝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村里的一个人。那人满脸焦急地说道:

“佳宝,你哥嫂呢?打电话给她,关掉它。”

佳宝迷迷糊糊的回答:“在楼上。”

这个人说:“有人让我发一封信说你哥翻车了。尽快给哥哥嫂子打电话。我要走了!”

佳宝“老虎”跳着腿慌慌张张跑上楼。

他径直去敲他哥哥和嫂子的门。我不知道门没锁,但我回答并打开了门。佳宝进去喊:“嫂子!”

他出事了!然而,他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那两行浓浓的俨血,就跟着满震到了他哥哥出事的地方。

我家断了一条腿。

贾生出院后,满震提出离婚。“他非常想念他的妻子。我家境好的时候,他敢趁我睡觉欺负我。如果我没有及时醒来,撕破他的脸…,现在我的家庭听起来是这样的……”,满震抹了一把眼泪,对来劝她不要离婚的邻居说:真是我命苦。

她把全家的存折都扛在身上,走路干脆利落。

建材店还有一批存货,家保还在运水泥石灰。生意不如以前了。但是,他没有扛水泥石灰,凭他的能力还能干什么?弟弟瘸了,赚不到钱养家。万一建材店没生意了,他不知道拿什么养活自己或者弟弟。

咳嗽让他越来越难受。但是,让他更难受的是,他每次吃饭,弟弟都要喝酒,一脸红就诅咒他:叫你喝酒,你就钱亏了,人也亏了!你真是个有钱人!老弟骂了一句,眼泪鼻涕横流竖流,脸上一片狼藉。嘉宝让哥哥诅咒,再也不回嘴。他知道,老弟现在喜欢他,没有老婆,心里苦。

有时候对面种子店的路博会叫家保抽烟。保罗关切地问他:

“嘉宝,还疼吗?”

佳宝摇摇头,闷闷地抽着鲁伯特给他的烟。满震的指甲在温家宝的脸上留下了两行伤疤。从眼角到下巴,暗红色的痂已经褪去,留下两行白印子,歪歪扭扭的,看着还吓人。

罗伯特狠狠地骂了他一句,“你再打他们就赢不了了。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嘉宝很激动。当他兴奋的时候,他会有点口吃。“狗娘养的,不穿衣服,趴在她身上,她,她…”

他的记忆马上回到那天:那个混蛋在她胸前咬了一团白肉,但是一只手抓着另一团白肉揉捏,好像揉坏了。她有白色的腿和狗娘养的身体。于是床上的两具尸体就扭成了起泡的床单,鼓鼓的,丰满的。更让佳宝神经兴奋的是,她还发出了呜呜的娇声,配合着那个混蛋的呼哧呼哧喘个不停。温家宝的心被打乱了。他生气了,冲上去一把抓住那混蛋的后背,但没抓到。反而被那个混蛋抱住了。因为佳宝看到她裸体,就伸出两个爪子,撕了佳宝的脸……

佳宝没有告诉陆波,看到狗和人做爱的场景,他的两只手不由自主地揉捏着,就像是在空着手里揉捏着两块白肉;他眼中的光芒比饿狼还要贪婪,仿佛一眼就能把她吞掉。嘉宝也没告诉路博。当时,他睁大了眼睛,但出于兴奋,他把满震当成了自己心中的阿秀。

佳宝怒道:“要是再看到那个狗娘养的……哼!”扔掉烟头,他的脸抽搐了一下。两行白印子有些狰狞。

陆波叹了口气说,“嘉宝,这种事再发生,走开也无妨。”

罗伯特真的很衰老。他不想想,这件事,还有下次吗?

晚上,温家宝结束工作,靠在门上咳嗽。惨淡的夕阳照在建材店左前方一棵古老的桑树上。风导致桑叶纷纷落下。桑树快秃了。

嘉宝咳嗽了一声,太阳和桑叶在他眼里跌跌撞撞,像一群恶魔在跳舞;咳嗽一声人影晃进瞳孔。好像是阿秀?

是阿秀。她从妈妈家回来,路过建材店,看到宝藏,突然想起一个谣言。她曾经骂过她的队长,说是她给嘉宝做媒。现在因为嘉宝跟她有点牵扯“ ”,她很好奇,想都没想。她问:“二,佳宝,听说你爬到你弟弟嫂子床上了。”

“我……咳咳!”嘉宝咳嗽,浑身颤抖。关于他的谣言,风吹得像泡沫一样四处飞扬,他呆滞,无法反驳。按照他的心,他的身体越来越凹陷,弯成了弓形。

阿秀有点后悔,觉得不该问。阿秀尴尬的笑了笑,为了解决他的围攻离开了。

从他的眼角,温家宝瞥见了阿秀的微笑,觉得阿秀在嘲笑他。他的心像天气一样冷。

咳咳。咳咳。不停的咳嗽。嘉宝咳嗽了一声,脸色灰黑。他像冬天枯萎的桑叶一样老,仿佛一点风就能把他吹到空中。

嘉宝的爱情结束了。这辈子,嘉宝再也不娶妻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