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宇营的森林 :创作者: 杨旭明

  • A+
所属分类:文摘大全

于波,一个神奇而美丽的地方,是镶嵌在甘南草原东南边缘的一颗璀璨明珠。那里茂密的森林、美丽的风景和令人陶醉的采花节让我流连忘返……1993年7月底,从甘肃林业学校毕业后,我来到了中国九大林区之一的白龙江林区。

那天,秋雨淅淅沥沥,烟雾弥漫。我离开了长江第二支流白水河,沿着于波河逆流而上。汽车经过杨家卡后,进入舟曲县于波乡境内。右转进入峡谷后,群山相互对峙,汽车沿着峡谷艰难地行驶在蜿蜒的道路上,一路行驶到广阔的森林深处。司机小心操作。公交车经过阿路沟村时,热情的村支书薛郎北带我去他家吃饭,主动送我们上山。他担心山上的四座木桥是否坚固。汽车又开始颠簸,爬过一个上坡,经过近200米的石霞,两座封闭的山突然分开了。真的感觉“山重无门疑,村明”。这时,乌云散去,夕阳呈现出一张鲜红的脸。一片片整齐的苗圃出现在我们面前,树苗经过秋雨的冲刷,显得十分翠绿。沿山傍河,阿路沟森林队位于两条沟交汇处的山梁下,地势开阔平坦。两排旧平房的前面是一个新建的院子。在队部的西边,一条河在尽情地歌唱。

阿鲁沟林场党支部书记李热情接待了我。队部上下的梯田是70年代初开的100亩苗圃,主要培育云杉、冷杉、油松、落叶松等针叶树苗。育苗不仅忙,而且辛苦。新播种、移床、育苗、除草、病虫害防治等工序。,息息相关,他们一点也不敢怠慢。技术人员要像母亲喂奶婴儿一样侍候秧苗,否则以前的成绩都白费了。每年春夏之交,一车优质壮苗从这里运到生产段的扦插基地。

刚到的时候,青山绿水让人心旷神怡。感觉一切都很新奇,心里很开心。整天和大家一起在苗圃干活,秋天的主要任务是除草和排水。山里的生活单调而孤独,没有电视、报纸和杂志。由于持续的秋雨,白天更长了。一个地方有自己的特色,队部西南角的清泉是个好去处。秋雨中的春天清澈透明,春天盛开着无数的水花,气泡汩汩作响,周围覆盖着层层雾气。此时的全就像一个多情的少女,仿佛有无限心事可以向你倾诉,让你感到含蓄、忧郁、纯粹。涟漪在你的心里轻轻摇摆,摇摆……天气一天比一天冷,绿黄红叶相得益彰。多色调,一个接一个。秋天鲜艳多彩,站在春天的旁边,春天很安静,像一个优雅优雅的年轻女人,仿佛在想什么,显得深沉、美丽、热情。火红的枫叶在空中飘落,落在春天。蓝天、白云、红枫,还有一个可爱美丽的你,都映在其中,妙不可言。

追根究底,冬天来了。防冻是关键。我和我的工人用草帘把原来的床苗盖上厚厚的被子,连一整年的育苗工作也告一段落。大家开始陆续回家。“笑语笑语稀”,北风飒飒,荒凉、寂寞、冷清无处不在。雪花飘飘,河流冰封,山色银装素裹,清冷刺眼。而春天依然美不胜收,美丽的雪花落入春天,春天随即消逝。清泉陪着白雪公主和宋庆,等待春天的到来。整个冬天,春天从来没有结冰,哪怕是很小的一个冬天!仔细想想,顺其自然,愿意孤独,不怕冷,保持本色。这就是全的性格。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像往常一样去泉水边打水。蹲下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几丛草在春天旁发芽吐绿。我震惊了。到处都是雪。是春天,第一个知道春天的信息。打开日历,农历三月十九日,已经是春末了!回家过年的工人纷纷回到队伍中,带来了很多外界的消息。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河边的柳树渐渐长满了嫩绿的嫩芽,毛茸茸的,软软的。冰雪开始融化,浑浊的河水上涨,唱着欢快的歌,演奏着春天的进行曲。这时候,野鸡开始出来觅食。

粉色的野杏子和白色的野李子最先开花,花美花艳,吸引着蜜蜂和蝴蝶,狂歌狂舞,十分热闹。夏季苗圃工作主要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育苗、苗木分级、运苗、造林,其次是新播种、移床,再次是灌溉、除草、病虫害防治、苗圃管理。这是一年中最苦最累的季节,几百人下地干活的场面非常壮观。山里的太阳特别温暖,春天像一面闪亮的镜子,让你远远地睁不开眼。临近春天,春天底部的小石头可以算作温润如玉。泉水汩汩而出,荡漾开来,仿佛在微笑着迎接你。中午大家聚在泉水边挑水洗漱,有说有笑,很热闹。调皮的女生一下子淋了两个清泉,让帅哥激起玲玲冷战。当时连全都高兴。夜幕降临,坐在泉水边的石头上乘凉,周围的山峰一片漆黑。春天似乎睁大眼睛窥视大自然的秘密,竖起耳朵倾听大自然的声音。春天的温柔和宁静让人陶醉。不知不觉,天上布满了星星,月亮爬到了山边,把银辉洒满了山。春天,如此寒冷而优雅,似乎在品味着“松树林中的月光、小溪中的水晶石”的独特意境,体验着“碧水阅月和山间鸟语的奇妙趣味。

采花节是于波一个古老的传统节日。1995年,阿洛沟村在端午节举办了采花节,并邀请了林业队的员工参加。藏族儿童身着节日盛装,头上插满鲜花,工人群众手牵着手,在麦田里载歌载舞,气氛十分热烈,场面壮观。一曲敬酒歌,一碗青稞酒,既是藏族豪放的习俗,也是对客人的尊重和真诚,对美好生活的祝愿和向往。村党支部薛之树给大家讲了采花节———,这是一个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属于民间传说。有高山密林,水生植物丰富,解放前后养过几千匹军马,这是事实。军马场迁到河西山丹后,林业工人住在马厩里,隔山修路,遇水架桥,开始生产木材支援国家建设。70年代初开垦了130多亩苗圃,以前的马厩变成了青砖红瓦的平房,现在是阿路沟林业队。

太阳和月亮像船一样移动。四年后,我离开了阿路沟森林队,告别了朝夕相处的姐妹们。西北林业大学毕业后,我在另一个偏远的托儿所工作,再也没有回去过。而那个春天,像千年老酒,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醇香,像碧绿的玉,玲珑剔透,永远流淌在我的心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