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是一只金合欢海豹 小编: 苏雪依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院子里有一堆玉米棒子。赭色的紫色、圆形的末端和乳白色的丝绸叶子散发出淡淡的香味。是父母努力的结果。秋天,村子上空有一层成熟的雾霾。农民应该在中秋节前收割剥玉米,然后送到机器上看黄澄澄的种子,这样几个月的劳动就可以有一个满意的结果。

我和哥哥奶奶各拿了一个蒲团坐在院子里,肩负起剥树叶的重任。玉米须像灰尘一样轻轻扫过手面,又痒又脆,弟弟被那种感觉陶醉了,不肯拉苞。最后,他拉了拉自己的小手,那玉黄色的东西跳进了他的眼睛。仿佛自己亲手实现了一个魔术,他继续兴奋地拉着,更大的惊喜在他面前闪耀——。一只又笨又胖又笨的虫子蜷缩在那里,无辜地看着这个瞬间被毁的家。哥哥小心翼翼地捡起来,放在平台上,观察着。

这时那只叫盈盈的鸡跑过来,对着虫子行使天敌的力量。我哥哥吹了声口哨,把它嘘走了。

苞片叶子是如此柔软,像丝一样,滑过你的手掌,扫进你的心里。心猛地一跳,我想起小平的妹妹,她灵巧的手可以把她丑陋的丝叶变成美丽的外国花篮。我把外面的苞片抛弃了,悄悄把里面的留下了。我打算完成工作后向她学习,做一个漂亮的包。包里装一本书,一个铅笔盒,一本作业本,包就变得可爱又沉重。

奶奶右手拿着烟,忙的时候还时不时抽两口。奶奶好像从我出生就开始抽烟了,奶奶自己也说她的烟瘾是爷爷勾搭上的。——那一年,强爷爷在收药的过程中突然去世,她拿起香烟,从此再也没有丢过。奶奶坐在朦胧的烟雾里,轻轻叹了口气,“时间过得真快!眨眼间,你爷爷去世已经20多年了。他仍然坐在角落里。他真是一个能干的人。……奶奶突然说起爷爷,他的工作走走停停。她思索了一下,摇了摇头,终于流下了眼泪。我和哥哥都不知道她怎么了。我们抓起手中的玉米向她扔去。奶奶愣了一下,抹了把脸,反而笑了。

玉米丘渐渐变得单薄可怜,暮色渐起。父母回来了,打个招呼,然后进了家门。槐树的叶子沙沙作响,风潇洒地穿过。暮色越来越浓,最后,山丘,我,哥哥,奶奶,一切都陷入了深深的黑夜。奶奶抬起头,张开嘴。我和哥哥朝她的手指方向看去。啊,天上出现了一个圆盘,明亮纯净,默默俯视众生。突然,院子里非常安静,只有秋天的蟋蟀在打罢工。几只白翼飞蛾飞来飞去,消失在院子角落里。

真的,好安静。我突然感觉到一种美,这茫茫夜色中的巨大圆圈。奶奶说,又十五了。我已经过了无数个十五。……她把头发刷得像雪一样。

没多久,我爸妈搬出一张桌子,放了六个菜和一摞用红纸包着的东西。这真的很难得。我和弟弟立刻欣喜若狂,急忙将筷子伸向盘子。宫保鸡丁,芹菜腰果,红烧鱼……对于一年内少沾点肉的我们来说,无疑是莫大的奖赏。我迫不及待地撕开红色的纸。里面放着月饼。爸爸说,今天是中秋节,全家团圆。看,天上的月亮不是圆的。

很多年后,我奶奶去世了,房子变得空荡荡的。曾经堆满玉米棒子的院子变成了砖头,再也找不到愚蠢的绿虫子了;弟弟因为不打算,走了很长一段路,三年才走上正轨;我一直在外面流浪,学习,工作,成家,走一条一步一步难以回头的人生道路。

妈妈打长途电话问:你今年回来吗?哦,当然,回来。涨潮落潮,流浪者总会回来。因为只有中秋,这一段乡愁,才能洗去心中的疲惫,找到生活的真正需要和完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