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的秋天 ,发文人: 刘云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不可否认,秋天有不同的风格。天空很高,云很轻,颜色五颜六色,不冷不热,所以人们通常喜欢在阳光明媚的下午走在山里,看美丽的秋天风景。我一直不喜欢秋天,因为这个时候或多或少的阴沉沉的。

从我10岁开始。90年深秋,我家在原来的基础上盖了新房子,村民自发来帮忙,四合院一下子热闹起来。那段时间,院子里每天都有几张方桌,周围是一条小板凳。每天吃饭的时候大队浩浩荡荡回来,院子里的每一天都和教堂的集会一样。我和同队的孩子端着碗坐在码头边吃边聊。说烦就骂人,生气就动手。大人忙,没有父母关注我们的打架,更不用说我们是算米粒还是吃冷饭了。

下午做完作业后,我们匆匆放下了剧。下水道,捏泥巴,洗瓶子,砸核桃,摘柿子。爬过这条河,在邻近的村庄漫步,看看与我们的村庄有什么不同。反正没人管,我就不担心随时给父母打电话,也不担心家里人突然出现。平时手断了,鞋湿了,衣服溅了泥,跑了,回家晚了。肯定会被训斥,但是现在不会被骂了,因为家里人没时间关注这些细节。虽然我知道是秋天,但我不认为这和悲伤有什么关系,但我过得很开心。

直到发生了一件事,结束了我的快乐时光。有一天中午,我发现院子里用木条钉着的笼子里有五只小兔子,只有六七厘米长,全身无毛,红红的。我仿佛承担了一项光荣的任务,一天去看望兔子好几次。有时候,小心翼翼地把兔子拿出来,放在手心里,轻轻抚摸,用鼻子摩擦。每天看着它们一点点长大,我都在数着它们什么时候能长出长发,什么时候能蹦跶。

一天下午,我去喂兔子叶子,看见两只小兔子掉在地上。当他们捡起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凉了。然后,三只小兔子无缘无故地死在笼子里。看着死去的兔子,我难过得哭了。大人们哄我说:兔子四个月能生崽,一年能生几窝。这并不罕见。我会再给你找一些。但是不管有多少只兔子,它们都不是这些兔子。生活不是交换。这些话并不能安慰我。

我所能想到和做的就是埋葬他们。我用手帕把死兔子包起来,叫上小伙伴,用铲子在平整的地上挖了个坑,把兔子放平,盖上土,用力拍了拍。土堆形成后,我想插几根枝叶繁茂的树枝,放一捆草,但环顾四周却找不到。为什么这些随处可见的东西都不见了?有朋友说,因为是秋天。另一个说,不,快冬天了。上帝希望我们在一句话惊醒的时候,遇到几个错的人。到目前为止,我对秋天的概念已经上升到感性认识。兔子下葬的时候是秋天,草木干枯,万物凋零。这个印象一直留在我的记忆中。

假设当年的兔子都没死,我还会像现在这样嫌弃秋天吗?人之所以会感到情绪化,不是因为外部环境,而是因为人的内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