炊烟乱 :创作者: 潘玉毅

  • A+
所属分类:感动文章

对于现代人来说,炊烟是一个逐渐渐行渐远的名词,远到很多人只能在书本、电视、回忆中看到。但过去,垂柳和炊烟是江南常见的场景。“它温暖了人民的村庄,伊一市场有烟。”每天早上,中午或者晚上,农村人的炊烟都会飘出来。

炊烟袅袅升起。光看这句话,人就忍不住咽下去了。马达代似乎生来就是炊烟伙伴。当人们提到从厨房烟囱冒出的烟时,他们会想到madadayo,当他们提到madadayo时,他们会想到从厨房烟囱冒出的烟。这种关联几乎是潜意识的,不是人为加工的。在观者眼中,马达代不仅是动词,还是量词。当它用作动词时,人们看到的是烹饪产生的烟雾形式。鸟如衣服,衣服如鸟,简直不可理喻。当它被用作量词时,它让人想起锅里蒸的米饭和炉子里溢出的汤美水。

有人说有烟的地方就有炉子。在旧社会,炉子分为独眼和双眼,大多数是农民使用的。原因是“方便”。一个锅煮的时候可以烧开水,另一个锅煮,可以节省很多时间。锅里的米饭煮好后,中间汤锅里的水就煮开了,人们常用来煮蛋,或者烧水洗水。

以前家里穷的时候,农村人早饭喝粥是常事。晚饭后,成年人会把未燃尽的火滑入火缸,把装有米饭和水的罐子埋起来。不用担心。第二天,会煮一锅米粥。用勺子盛出来,点咸菜享用。一个灶膛有多种用途,可见普通人的聪明。

在农村,炊烟是一种信号。开始冒烟时,听不到流水的嘈杂声音,看不到满山的鲜花,闻不到萦绕鼻尖的香味。当孩子们看到厨房烟囱冒出的烟时,他们知道他们很快就可以吃东西了。他们赶紧扔掉手里的泥,去小溪里洗手,免得回家被妈妈发现。大人们看到厨房烟囱里冒出的烟,就把最后几粒种子埋在土里,擦去额头的汗水,拿起锄头准备回家。

如今,生活条件有所改善。每个家庭都有煤气灶和电饭锅。即使在农村,也很少有人烧柴。土炉如果用灰尘封起来,一年难得有一两次火。但是远道而来的亲戚说,用高档电饭锅煮的饭不如用土炉煮的好。

于是,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纷纷回归田野和大自然,利用周末的好天气,带着孩子去乡下进行为期一天半的亲子之旅。虽然是走形式,但是他们很享受。相比之下,我们不难发现,今天不熟悉的东西,昨天对我们来说是熟悉的,但熟悉了就不珍惜了。不熟的时候,坚持爬一个亲戚。这听起来很荒谬,但人们总是这样。

我以为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过客,每个过客的记忆里都有一个烟囱和一缕青烟。即使离开家很久,也看不到烟,烤土豆和红薯的香气还飘在炉子上。就像看不到妈妈的时候,她唠叨的声音还在,头上的白发还在疯狂的增加。突然,思念就像一阵风,吹出烟雾。做饭的烟乱了,心也乱了。当我们看到其他地方的烟囱时,我们总是把它们误认为是家里的。看到其他地方冒出的烟,总会想起曾经围着火炉的画面……

也就是这一刻,我们突然醒悟。原来做饭的烟没了,我们的心里变得更乱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