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牵着乡愁尾巴的村庄 ,创作者: 樵夫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何英河是一个抓住乡愁尾巴的村庄。

它再次闯入我的视野,因为襄阳电视台报道说,“中国第一西瓜镇”的流水镇何英村实施了农村振兴战略,建设了一条欣欣向荣的醉美人何英河。

在我的印象中,何英河是一个非常简陋甚至有些破旧的小村庄。我疑惑不解地给翼城的同事打了电话。答案是:你在翻旧黄历。何英村已经不是过去的样子了。很有趣,很有趣。

我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决定回到颍河,真正走进颍河,有意识地去感知颍河的风景、民俗、发展变化。

三月的春天,草长了,莺飞了。我的小宝马在346国道上跑起来像磁铁一样。就在马头山路口后,右边的标志“何英人民欢迎你”映入眼帘。一条弯曲平坦的水泥路在山上向南蜿蜒。我站在路边的观景台上,抬起头。我看到了小桥、流水、水车、草房、绿树点缀的房屋。啊!多么美丽的山村。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这是何英村。

“瀛河,我来了!”我等不及要投入它的怀抱。

河水哗哗地唱着欢快的歌曲。一个老式的水车和一个古老的草房磨坊遥相呼应,默默相伴。我在石磨铺成的石墩桥上慢慢向村子走去。

我很快发现村里的房子都不一样了。从泥黄色的稻草屋到白墙黑瓦的房子,再到白墙红瓦的房子和两层小楼。零散、简单、自然,给人一种沧桑、穿越、温暖的回忆感。

村里的建筑和小路都是石板、水泥磨盘、青砖和灰瓦,各有千秋。小菜园的栅栏是用竹片、旧砖瓦做成的,有的夹在羊蹄甲树中间。每一道栅栏都是一个场景。

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更容易怀念和向往乡村风光。这个村子收集了旧照片、旧家具、旧农具等。从村民的家里,并建立了一个农业博物馆,这使得旧物品与故事“生活”。面对着挂在墙上、躺在地上的老物件,以及村里随处可见的石窑、磨盘、石镘等老物件,都散发着浓郁的乡土气息。不禁想起了春耕春耕的火热场面,还有农民“轻声笑着唱着,连枷响了一夜到明天”的生动画面,既触动了农耕文化最后的光影,也带给我一个简单快乐的童年。

在豆腐店,可以喝原味豆浆和豆脑,也可以体验磨、滚、苦。

“厕所革命”厕所改成了和城里一样的,有男有女。有了抽水马桶,粪便直接流入沼气池。

走在吊桥上,摇曳着,仿佛走在云里,惊心动魄,令人神清气爽。

这两株200年的皂荚树是农村的守望者。我远远地看着它。只见三个女同胞手牵着手,搂着树干,笑啊笑啊,惊得树上栖息着一对小鸟。

在村子的前后,时钟跑得很快。接待我的杨静还没有出现。电话催了好几次他才赶紧跑过来。2016年,这位在武汉某设计单位工作的大学生,放弃了有房有车年薪20多万的优厚待遇,毅然回到家乡当村官。他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何英村美丽乡村建设的风雨历程。

何英村是一个小山村,西临汉江,东临大红山。它之所以得名,是因为一条小河穿过这个村庄。它还以这样一个事实而闻名,即以前的何英村一年到头都很繁忙,有许多海滩和杂草,但它无法摆脱贫困和落后。刘水一带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女人嫁给三大巨头(李家番、马蹄番、范信佳)。建设美丽的农村就像以前村子里的路一样。

2015年的农村振兴春风席卷中国大地。镇上选择何英村作为建设美丽农村的试点,领导们非常纠结。何英村有546户,登记人口2072人,分散在何英河沿岸。大部分房屋建于上个世纪,高的,矮的,土坯的,砖瓦的,有的房顶塌了,有的只剩下一片废墟,一两栋建筑鹤立鸡群;一条小河穿过村庄,杂草丛生,肮脏不堪。以前,一个鱼虾成群的海湾,有一片清澈的水,现在连一根鱼毛都抓不到了。“每个村子都经过”。到了这里就成了一条破路,剩下的全是土路,晴天一刀,雨中一片狼藉。前些年由于“人、地、钱”的瓶颈,中青年村民外出打工,家庭有条件迁出。少数留守老人一年只种一季米,大部分时间都慵懒地蹲在山墙下或房屋的树荫下,抱着胳膊,盯着呆滞的眼睛。整个村子已经完全变成了“死湾”。

现在我们赶上了好时代,遇到了好政策。借助农村振兴的东风脱贫致富,一定要勇敢无畏。我们立志做好景观写作,打造旅游品牌,带动经济发展,让人民富裕起来。镇村坚持“规划+规划”的方法,按照“小规模、组团式、微田园、生态”的要求,重点关注“我村的人和我的产品。依托优美的景观资源,打造“农业旅游一体化、互利共赢”的休闲农业。集旅游、观光、住宿为一体的美丽乡村,不仅要让乡村变得美丽,还要让村民逐渐富裕起来,探索一条绿色生态、全民参与、可持续发展的乡村振兴之路。

杨静的电话不时打断我们的谈话,他抱歉地笑了笑。说上千次,让他看到。这是我们村总结出来的经验。搞旅游开发和休闲农业,大姑娘第一次上轿子——,但这条路总得有人踩,敢啃螃蟹。以李家番为突破口,村里回收了河边最显眼的废弃房屋,使之成为具有地方风味的农家乐。然后让镇上和市里的领导看看大家觉得“是那样的”,然后把“何英家农家乐”的第一个牌子放出来。

然后抓住试点政策,顺势而为,大力推进宅基地“三权分立”与美丽乡村建设相结合的模式。通过村集体回购宅基地、农民自我改造、租赁和转让等方式,村集体先出资,再补贴,最后全部自筹。村民们争先恐后地重建家园,改善环境,去农舍。

房子变了,环境变了,农家乐开了,但是我担心没人来,生意做不好。如何破茧成蚕实现华丽转身?思维活跃的杨静和有过电视主持经验的俞昌,打开了他们的大脑,一拍即合:文化为舞台,经济为歌剧伴奏。2017年3月19日“春花在梅营河沉醉”艺术节暨观光摄影大赛如期举行。舞台设在400英亩的油菜花海中央,人群、鲜花和歌曲让何英村广受欢迎。车子从村里停到村外,一直延伸到马头山,连附近镇上大大小小的旅馆都挤满了。

没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节日的恢弘场面和热闹气氛一下子震惊了村民,尤其是留守的老人。顾原冷眼旁观,抱着胳膊,看着奇怪的东西,甚至不再选择三四个坐着不动。村民全在村口摆了一个烧烤摊,很快就把冰箱里的东西卖了。他把一批又一批卖完了,人都累坏了。一天下来净利润2000多,一家人乐得合不上嘴。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坐在家里有这样的发财机会。村里顺势而为,当天专门给每户安排了一桌,集体交了两三百块钱的饭钱,要求每户做一顿特色菜,让村民们一下子找到了感觉,看到了希望。

普通人做的就是把树拆了,抓老糊糊,让他们看得见摸得着。然后让模型带路,让事实说话。为了满足游客的需求,扩大经营范围,为村民创造商机,村委会筹集资金引进水上娱乐项目。很快,游客就很忙了,却让几个村民轮流照顾,一直瞒着你我,管理很紧,收入不一样,游客也不满意。等到村里时机成熟,立刻采用了招标的方式。3万元的标底最终以6.5万元租给了艾君。多亏了以前的经验,艾君可以轻松地做到这一点。游客愉快地体验支撑竹筏、乘坐游艇、打保龄球的乐趣。

种梧桐树引金凤凰。随着何英村越来越受欢迎,很多外出打工的村民开始返乡“淘金”。在外打拼多年的燕回来了。她把父母住过的老房子换掉,改造成“吊桥家庭农舍”,实现了在家门口创业的梦想。一些村民没有资源在农舍工作。他们不仅一个月拿一两千块钱,还把自己的菜和鸡卖给农家。留守老人总是想方设法找工作,从不向孩子要生活费和零花钱。

好好喝,好好喝。为了推出名片“zuimeying River”,村里不失时机地推出了各种节庆活动。在村里期间,我在赶着去上市的总工会办“3月18日的女工拔河比赛”,感受到了人山人海的热闹气氛和雷鸣般的笑声……。这些节日活动不仅营造了氛围,吸引了人气,扩大了影响,也极大地鼓舞了干部群众。

有一段时间,何英村出名了,成了翼城的后花园。市区的人涌向襄阳,周边县市的游客也来了,尤其是节假日。接受记者采访,“胡克青年”练习队接踵而至。现在年接待量已经超过20万人/次。

农民对土地的青睐和依赖是难以忘怀的。如果你想把“阴茎”从他们手里夺走,尤其是留守老人,稍微夸张一点就等于是虎口拔牙。让政策说话吧,让典型的人发表意见吧,办“新时期农民作坊”。村干部分块盖户,看房,去一次,掰指头给他们算账,算废账,算长账,算内外账,包括一亩地一年能拿700/[/K8]话不清,鼓不敲,大家服气。80余人将宅基地使用权交给村连片开发,为建设美丽农村提供了充足的土地资源。

我停下来,在村子里走着。村里的每一株植物,每一块砖,每一块石头,都渐渐暖和起来。

公鸡站在院墙上高声歌唱,老母鸡带着几只小鸡在灌木丛中觅食。村口“林西别院农家乐”拴在老榆树下名叫“哈尔”的哈士奇看到游客总是摇头,嘴里还“呜,呜”

两个老妇人在河边拍打她们的衣服。他们的父母个子矮,有说有笑。“ bang,bang ——”的节拍在河沟里久久回荡。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正在清扫乡村道路。我问他:你欢迎村里发展旅游业吗?他笑着说:现在田地都转让了,重活干不下去了,村里给几个老人提供了环境卫生,每年1.5万元。像我们这样的残疾人,可以在自家门口花钱,可以一劳永逸的搬家,可行!

蚂蚁草刚刚冒出两个嫩芽,摇曳着几滴露珠。在小广场,一个村庄,几个年轻人正忙着为花园做栅栏。我和一个中年人聊天。我问他:村里怎么给你钱?男的回答:“一天100多块,不知道能不能拿到。”。我投去疑惑的目光。他笑了,就算村里暂时的困难没有兑现,我们也得做!这不,环境优美,旅游已经开始了,我们以后不就什么都有了吗?我就放心了。

我住在“石墩桥农家乐酒店”。我的老板全荣,58岁,从武汉回来接替二姐。据村里的人说,她有一张嘴和一双手,把一个农舍打理得井井有条。

中午,两桌客人来到她家。那些决心坐在院子里的餐桌旁的人,一边喝茶一边笑,沐浴在温暖的春风中,享受着温暖的阳光,他们的惬意写在脸上。有个哥们见过我似曾相识,主动打招呼。他们是几个在农村认识陪伴女神38年的人。点了拉蹄生菜火锅,炖老母鸡汤,炒莺鱼,红烧萝卜,满满的土味。凉拌菠菜和蔬菜炒白菜苔都是菜园子里新鲜的。这条鱼一大早就从莺河中冒出来,活蹦乱跳。一百块钱让客人说:爽,爽!她收拾好碗碟,如释重负地说:“太棒了。她在家照顾80岁的母亲,还有稳定的生意要做。”

经过多次调查,翼城县的老板王(音译)打算在河上建一个休闲农场,并看中了张家的房子。这一天,他正在村里敲定租赁协议。大家发现,何英村能看山,看水,记得住在乡愁里,是风水宝地。在宛子,三年前一套可以三千或者五千买的房子,现在卖三千或者五十万。

我在村子里搜了一下。在桃红柳绿、载歌载舞的风景中感受何英村的变化和魅力。

何英村的精神在于它的简单、精致、宁静和韵味。一大早,我就被鸡叫、狗叫、鸟叫、早起的人打扫院子的扫帚声吵醒了。斑驳的阳光洒在院子里,土地的芬芳和油菜花的清香偷偷溜进我的鼻子。晚上,我沿着河边的小路散步。月亮很亮,星星很少,一切都很安静。我呼吸着大都市从未有过的新鲜空气,远离城市的喧嚣,逃避人间的纷争,享受着何英人给我的五彩缤纷的生活资料,感到无比的舒适和无忧无虑。

刘水镇驻村干部郭正峰站在石墩桥头,生动地向我讲述了何英村未来的宏伟规划和发展前景。在发展农业旅游产业的基础上,何英村设计并完成了何英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园区总体规划,出让土地1014亩,并与景瑞农业公司等多家战略合作伙伴达成入园协议,以何英第三组团为重点,逐步向周边拓展。将逐步建设四个区(何英绿化带、乡愁民俗区、亲子休闲区、有机采摘农场区和休闲度假区),为村民提供就业机会,增加他们的收入,促进农村全面振兴。目前亲子游乐区已初具规模,万平方米温控温室首批草莓已结出果实。种植了80英亩蓝莓树苗。颍河也将被疏浚和重建。一条3公里长的健康步道也已经规划好了,这是这个城市的人们所向往和留恋的。

当然,何英人也清楚地知道,农村振兴的序幕才刚刚拉开,他们脚下的路还很长。

面对田野和对农业、农村和农民的关注,我的心怦怦直跳。我在和月下行走的乡贤们谈天说地,和正在修建生态沟渠的村民们谈心,和村干部们交流,既关注产业、资金和收入、环保和生态,又给他们出主意、出主意、浇心灵鸡汤,如何防控风险、克服短视行为、实现共同富裕,让村民们过上安居乐业的富裕生活。

夕阳西下,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颍河。回望东方,晚霞染红,炊烟袅袅,吊桥林屋若隐若现,犹如一幅以山水田园为背景的水彩画,浅黄、浅绿、浅红。小农舍里不断传来笑声和笑声。皂荚像两个世纪的老人一样,见证了何英村的变迁。何英河水潺潺,水车“潺潺”仿佛在诉说着何英人振兴农村、勤劳致富的动人故事。

我仍然陶醉在它的风景和乡村以及它的人文情怀中。何英让我看到了当地的风土人情,感受到了当地的情怀,听到了当地的声音,体会到了乡愁,唤醒了乡愁。

突然发现,何英河的确是一个牵着乡愁尾巴的村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