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血液中失踪 ,学者: 戴祖凤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虽然父亲已经离开我们三十六个春秋了,但是他老人家的声音和笑容经常在我的梦里闪现。每当清明节来临,我怀念父亲的感情越来越强烈,血液里流淌的思念自然就来了。

我的父亲戴,1930年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他在私立学校学习了几年。19岁去上海谋生,在书店当学徒。解放后,他在一家公私合营企业当工人。1957年转入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工作,1980年初退休。患有肺气肿和心脏病后,于1981年农历五月初九去世,享年51岁。

在我的记忆里,我小时候,家庭生活很拮据。我父亲虽然是上海工人,但是工资不高。除了自己的日常生活费,一月份只能有20多块钱的结余。这笔钱要养活七八口人的家庭,难度可想而知。弟弟妹妹小学没毕业就被迫辍学,去生产队挣工作分。我和两个姐姐都很努力学习。据我妈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我家最困难的时期。那时候一家七口的口粮全靠我妈努力挣工分,家里经济捉襟见肘。每年年底,我妈都叫我哥写信,催我爸寄钱来补缺粮。父亲总是节衣缩食,省吃俭用,想尽一切办法一次性给家里寄去200多块钱,解决燃眉之急。父亲单位领导知道我家经济困难,表示愿意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助。但父亲婉言谢绝,把机会让给了更难缠的工人。万万没想到,三年天灾期间,父亲为了帮助家人,偷偷卖血三次。每每想到这些,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流,明白了“父爱如山”的真谛!

我爸爸很善良。每年他回老家过年,总会挤出一点小钱买一些好吃的,水果给我们五个人分享。除夕之夜,我们会得到20美分到2元不等的压岁钱。经常如此,我们总是兴奋地跳起来!也许是因为我聪明听话,在兄弟姐妹中,我得到了父亲的青睐。在我学习期间,父亲特意带我去上海,和我一起度过了一个快乐难忘的暑假。

但是我父亲对我们很严格。有一次因为好玩没做作业。父亲知道后,狠狠骂了我一顿,让我跪在地上半个小时。感谢同宿舍的大叔,我放心了。父亲平时不在我们身边,我一年只有一次探亲假。但是他总是关心我的成长和进步。每次写信的时候,总会问我学习成绩怎么样,工作有什么成绩,时不时督促我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做一个踏实的人。我也听从父亲的指示,不敢胡来。

父亲担心劳动一辈子,从不抱怨。对待自己的工作,他尽心尽力,从不懈怠,多次被评为先进制作人;每次回家探亲,总是很忙。挑水、劈柴、碾米、做饭、帮妈妈翻地种菜,所有的工作都会做。隔壁阿姨经常和她爸爸开玩笑:“蔡尧,你一点也不像上海工人,你是一个真正的泥人!”在我心里,父亲就像一头不知疲倦的老牛,把一生都献给了孩子和家人!

现在,我满脑子都是孙子孙女,但是父亲对我的照顾和厚望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他自强、正直、善良的力量总是感染着我们。他像一座丰碑屹立在我心中,留给我无尽的思念和敬佩。想起清明时父亲的恩情,永远向前发光。愿我的父亲永远在坟墓下面,愿我的父亲保护我年迈母亲的健康,支持她的生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