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和我 ,创作者: 曹含清. [文集]

  • A+
所属分类:文摘大全

开封有4000多年的造城历史。它已经是一个首都,一个省会,它的故事一时难以讲完。我出生在离它三十多公里的一个村子里。可以说我是在它脚下长大的,二十多岁的时候就真的知道了。

那年春天,我父亲生病住院了。我在离家很远的一个小镇工作,听到这个消息,我慌慌张张地赶回家。我和父亲在医院呆了两天。他担心我会耽误工作,催促我离开。回到小镇后,打算辞职去开封找工作,照顾年迈的父母。

很快,我如愿以偿,回到开封工作。开封对我来说还是一个很陌生的城市,因为从小就很少去。我不知道很多街道的名字,也不知道去龙庭、果敢、塔园等景点的路线。周末大多是坐车回村陪父母;偶尔在开封街头游荡。我逐渐了解了它的简单、古老和轻松。

有一次,一个朋友路过开封,想呆半天。我想带他去市里的景点。他说景点太吵太挤,让我带他去一个安静优雅的地方。我带他去了河南大学老校区。我们在校园里看着湖边的铁塔,在民国的建筑里漫步,在餐厅里和很多同学一起吃饭。我们坐在树荫下的石墩上聊天。他说他也想在小城市安详的死去,但是他想做大事,小城市容不下他的梦想。所以,这次他去了上海,希望为自己的世界而战。他建议我在他年轻的时候和他一起去大都会。我委婉的拒绝了。在开封这个小镇上,我每天都像钟表的指针一样沿着固定的轨迹走,用平静的波浪消磨时间。

三年后,因为工作变动,不得不离开开封。我舍不得走,爸妈劝我说:“我们腿脚好,吃好睡好,你不用管我们。你还年轻,在大都市看世界真好。”收拾行李离开开封,很少回家陪父母。

有一年冬天,小外甥出生了,全家人都很开心。然而,不到一个月,他就因为肠道畸形被送往开封儿童医院急诊室。医生说病情很严重,急需手术,但是风险高。我妈和小姑听后瘫在地上。哥哥抽泣着给我打电话说,“哥哥,你回来吧。孩子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做手术了,医生说他难逃一死。”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哥哥哭。慌慌张张开车回开封。

这时候夜幕已经降临,无边的黑夜像洪水一样淹没了大地。我知道我哥哥正在经历他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刻。他和小姑结婚近十年,未能生育。他只是通过试管婴儿怀上了这个孩子。然而,厄运想要打破这难得的迟来的幸福。

赶到开封郊区的时候,哥哥狂喜的给我打电话说:“孩子手术成功,但是还有72小时的危险。”

我和弟弟在恐惧和颤抖中度过了七十二小时。医生说孩子情况稳定,正在逐渐恢复。我们终于松了口气。那天晚上,我开车离开了开封。

如果开封有人类一样的记忆,我在它无数的记忆中只有短暂的一瞬间。然而,它给我的记忆就像珍珠,让我永远储存在脑海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