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六盘山 ,发布人: 银月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一直以来,我对六盘山的想象是“天高云淡”,出自毛泽东的名句《青平乐& middot六盘山“天高云淡,南飞雁望关”。没想到,今年四月的前十天,我有幸欣赏到了景色各异、雪雾蒙蒙的六盘山。

六盘山是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简称红军)在长征途中攀登的最后一座山。1935年10月,红军越过六盘山后,打开了陕北革命根据地的最后一道屏障,到达陕北吴起,在那里成功地与陕北红军会师。所以六盘山被称为转折之山,黎明之山,胜利之山。毛泽东率领红军战胜了强敌,爬上了六盘山,在风中表达了自己的感情。他写了《清平乐&中乐》;六盘山凸显了六盘山在红军长征中的重要地位。于是,我和同伴们怀着重游长征路的崇敬和感受长征精神,来到了宁夏固原市德龙县六盘山。

通往半山腰山顶的红军小道,是一条非常独特的登山之路。中央红军在从江西瑞金到陕北的长征中经历的重大事件被巧妙地制成微型景观,按时间顺序点缀在沿途。沿着红军步道攀登的过程就是“经历”重大事件“经历”长征的过程。在小径的起点,“从杜鹤河出发”。我们穿着红军服,一顶五星帽,腰间挂着红军包,裹着绑腿,做了全套的样子。我们开始了“长征”向海拔2832米的山峰挺进。此时的六盘山,天空蓝灰色,山谷中溪水潺潺,松柏等常绿树木挺立,落叶树木刚刚长出绿叶,微风习习,虽是相当寒冷,却让人神清气爽。

我们振作精神,爬山去了。去“遵义会议”景观,停了下来。站在会议大楼前的十位红军领袖的雕像我都辨认不出来,但我知道遵义会议在中国革命的关键时刻挽救了党、红军和中国革命,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使中国革命回到了正确的路线上。

我一转身,突然发现路边的小溪上结满了白冰。虽然边缘已经开始融化,溪流正在流动,但冰层仍然非常厚和坚固。背对着太阳仰望群山,我看到隐藏在山谷、树下和草丛中的白色明亮的雪云。我忍不住惊喜地尖叫起来,跑过去把雪捧在手里,感受着彻骨的酸麻。我的同伴也很兴奋。对于我们这些来自中国大陆最南端湛江的人来说,四月下雪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当时很多手机都被抬了起来,手忙脚乱的给雪拍照。

往上走,雪越来越厚,山上很多地方都有又宽又长的雪带。红军步道沿途很多石阶也是冰雪覆盖,很滑,走路要小心。白色的轻雾在山中蔓延,远处的人和树变得朦胧,有一种幻境般的美。我看到小径附近的松柏树梢上挂着小水珠,圆圆的,明亮可爱。我用手指摸了摸,没有看到水滴落下来。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坚硬的冰。再看,树上的枝叶被散落的冰覆盖着。我不禁想起小时候住在家乡的山里。每到冬季,房子前后的植被都会这样结冰。心里觉得好亲切,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摸,也不在乎手指冻红了。

在“翻越大雪山的景观”之前我又停了下来。一些红军战士摸着一些红军战士和牵着马逆风前进,一些红军战士帮助他们倒下的同伴,艰难地爬上白色雪山的雕像。我想起了以前老师在课堂上讲的故事:穿越雪山时,一个牺牲的红军战士赤身裸体,衣服叠好放在身边。老师说,因为红军战士知道自己死时身体僵硬,衣服不容易脱,战友们即使缺衣少衣也舍不得把他的衣服拿走,所以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把衣服全脱了,留给战友们。红军战士的勇敢和无私再次让我热泪盈眶。踩着小径石阶上的积雪,我环顾路边,那里的冰和白雾随着山的升高而变得越来越浓。我为我刚才的喜悦和兴奋感到内疚和惭愧:今天这种对我们来说似乎很愉快的美丽的雾和雪是长征的一大障碍和威胁,我不知道有多少红军战士死在雪山上。我们子孙后代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踏上新的长征,这是对先烈最好的回忆。

在“夺取拉齐奥”“决定哈达普”“与姜太保”会师后,来到了“基金会西北/[/K13]我相信这是因为我的兴奋。因为,“奠定了西北的基础”说明1935年10月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到达陕北,成功结束了长征,我也走了总长度2.5公里的红军小道,“和”完成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在长征胜利的喜悦中,我抬头向前,看到了一片玉树琼枝。

雾凇!冲过去时,我看到了柏树、松树和许多不知名的树。每一根树枝,每一片树叶,都结着雪霜,披着银玉,那么洁白纯净,那么晶莹剔透,在白雾的怀抱里,随着微风轻轻摇摆,那么迷人迷人,让我目瞪口呆。这雾凇奇观,这树下齐膝深的雪,让我暗自庆幸:没想到在四月的六盘山,遇见了那个冬末的美好景象!我站在这片玉树琼枝前,细细地欣赏着。我不敢大声说话,也不敢伸手去摸,生怕摔了一棵开满银花的树。

穿过雾凇,来到山顶的红军纪念广场。雾是那么的浓,那么的重,吞没了一切,眼睛是空的,是白色的,只是偶尔隐约听到破雾而来的声音。当时我有一种置身于迷雾仙境的错觉。虽然手机显示此时气温已经零下3度,但我们还是摸索着向广场的门楼致敬。当两组雕塑重新出现在门楼,展现出汉朝人民迎接红军、红军穿越六盘山的壮观场面,以及刻有“长征精神八个大字的三面红军旗帜组成的高大城墙永远闪耀”时,我只感到阵阵温暖。

屋顶结冰的汽车渡船下山,把雾凇留在身后。雪渐渐消失在盘旋的山路上,白雾不情愿地收回了身边的怀抱。当我们回到红军步道的起点时,我们可以看到温暖的正午阳光挂在蓝天上,小白云轻轻地漂浮着,金色的阳光充满了我们周围的树木和群山,充满了春天,这正是毛泽东写的:“天高云淡”。回顾这次六盘山之行,从雾雪到高云淡天,也是红军长征历经艰难险阻走向最后胜利转折的写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