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阳乡村元宵节 ,发表人: 马浩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熟悉江宁湖的刘阳村,以99座半古建筑而闻名,是国家重点文化保护单位。这个古建筑群让刘阳村牢牢地卡在了时间的深处,而刘阳村元宵节可以说是这个古老刘阳的一个新分支,充满了生机。

刘阳村的元宵节,早在纸媒、网络媒体和自媒体上,就已经听到了,眼见为实人也有一种想零距离感受的欲望,但从来没有发生过。最近,机会终于来了,这意味着我和刘阳元宵节有了缘分。

参观刘阳村的元宵节,太阳仍在西方天堂的地平线上嬉戏地跳着橡皮筋。那一天,风似乎从冰室里溜出来,在灯会上开玩笑,或者故意降低游客的热情。显然,它低估了游客的热情。踏进元宵节的大门,我突然意识到,白天看灯笼没什么意思。

刘阳村的元宵节,有一条水泥路贯穿其间,它的两边总长超过六英里。它坐落在一个高处,俯瞰整个刘阳村。元宵节如柳曲眉。全村都是水汪汪的眼睛,九十九个半房间无疑是眼睛的瞳孔。慢慢走过邓婕,看着灯展,汪汪的池塘,像散落在地上的花朵,挖成一个水池,把土堆积成小山,小山像山,平坦如山的土地起伏不定,文字似乎看着山而不喜欢它。作为一个旅游景点,拒绝说实话是很自然的。

这些都是灯亮着感觉不到的,也算是意外收获。

元宵节五点半开始,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到六点才开灯。对元宵节有了一些期待,大致想象了一下应该是什么样子。我的心提到了辛弃疾的《蓝宝石案》“东风夜花千树。吹下来,星星如雨。宝马雕花车遍地都是。潇峰的声音,玉壶变亮,鱼龙彻夜起舞。飞蛾,雪,杨柳,金光。笑语幽香……”

事实是,真实的场景远比辛弃疾的文字更美。当时,当时也。宋人虽有丰富的文学艺术,但受历史的限制。稼轩时代的灯是关于油灯的。至于什么油,不想多问了。有一首古老的民间童谣,“一只小老鼠走到灯台上,偷油偷饮料,却没有下来。”当时唱这首童谣的时候,我有一个疑问。煤油老鼠能喝吗?可见童谣开头,油灯里的油是可以吃的,至少老鼠喜欢喝。在任何情况下,油灯的光线在那里都不会很亮,光线的色彩效果要靠异物来补偿,比如五色彩纸。时间到了2017年初春,一切都变了。电光技术,大诗人辛弃疾再怎么想象都想象不出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灯光姗姗来迟。虽然仍然有一些人在她的吉他后面藏着她的半张脸,但这足以安抚游客饥渴的心。大家似乎异口同声地欢呼雀跃。其实天已经黑了,四周都是沉沉的夜色,黑沉沉的。如果光像一条河,无论它走到哪里,它都是彩色的,河流蜿蜒曲折,灯光低沉。无论是谁,带着五彩的修行在天上跳舞,带着光在河中行走,如漂浮在空中,似乎都误入了璀璨的银河,光与光,光与影。在这条六英里长的光河里,上演着一个童话。绿色花瓶,颜色为天蓝色,瓶体谐音,寓意平安;巨型葫芦,鲜绿色,葫芦象征着福禄……的每一个轻景,让我流连忘返。

刘阳村元宵节的美景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找不到。——人们走在刘阳村的眉毛上。我一提笔,元宵节的场景和感受就被文字挤得水泄不通,这样我就能描绘出心中的美好,感受到真实的困难,给想象留下空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