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八巷 ;网友: 邱向峰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在我的家乡,几乎家家户户每年过年都会蒸年糕。蒸年糕除了在家里吃以外,还经常用在篮子里。第一个月,客人来拜年,不能让人家空手回去,往往还要送一打饭碗。我家亲戚很多,每年我们都蒸两三百个去提篮退货。奶奶是我们村最好的之一,因为她会蒸米饭。她蒸出来的年糕白嫩细腻,捧在手里,颤颤巍巍,晶莹剔透,让人垂涎欲滴,没有入口;放进嘴里,嫩滑,甜在心里。

蒸年糕的过程比较复杂,外婆经常在过年前十天就开始准备。首先选择粳米,洗干净,用冷水浸泡两三天,每天早上换水,换水时来回搅拌均匀即可。冬天的冷水很可怕,外婆觉得只要家里人和亲戚能吃到好吃的年糕,就不能考虑那么多。用手捏一下就把米碾碎,泡饭的程序就完成了。然后把泡好的米捡起来,放在一个竹匾里,沥干水分。将沥干的粳米再次与一定量的水混合,进入下一个精制工序。

精制过程中加入的水量影响年糕的口感。多放些水,果肉磨细,做出来的年糕太软太粘;水太少,年糕太硬,皮肤容易开裂,影响美观。外婆放水的分寸把握得很好,从来没有出过什么闪失。记得小时候奶奶和妈妈在磨。我加了米饭,一次放一小勺。勺子里有米饭和水。吉米的节奏要把握好,不能慢,不能急。慢的话会被磨杆砸到,急的话会把米撒在地上。奶奶和妈妈默契配合,一声“吱嘎”又一声“吱嘎”,不知不觉就磨出了两桶白米糊。

精米糊要用老面发酵。奶奶用温水把酵母煮开,放在米桨里,然后放在温暖的地方发酵。泡沫,饭浆上升。一点不注意就会酸,味道也不好。冬天温度低,发酵时间长。经过漫长的等待,米浆发酵完毕,然后我奶奶开始了最累最繁琐的过程——在笼子里做饭。

做饭一般在腊月二十八晚上做,一次只能蒸十几个人,往往要蒸到半夜。外婆先把大部分的锅冷水放在铁锅里,然后在架子上放一个直径一尺多的竹蒸笼。然后我奶奶用木勺舀了一碗米糊,倒进一个有纱布的蒸笼里,每个都是手掌大小。温度很讲究,大火蒸容易裂;小火蒸,外熟内生。

奶奶在灶上舀米糊,妈妈在灶下添柴火。有时候奶奶还不忘提醒妈妈注意加柴。她不能只是往炉子里放柴火。她需要再拉几下,火苗就会跳得很快。外婆常说:“‘人要聪明空’。人聪明不落后,火舌只有木杠在头顶上才能升起,火自然容易旺起来!”他们有时候会互换“角色”,妈妈站在炉子上,奶奶添柴。在蒸蒸日上的间隙,他们一边拉着日常的作息,一边感受着时间的匆匆。

刹那间,一年又过去了,日子过得缓慢而顺利。窗外寒风呼啸,房子里的火焰在笑,映着他们的脸,农舍的生活特别温暖。祖母和母亲多年来从未大吵过架,在这样的氛围中形成了互相尊重、相爱的良好家庭作风。外婆离开我们有些年头了,但这种和睦宽容的家庭作风还是传承了下来。

一个蒸年糕出来,一个植物干果沾红色食用色素,年糕“红色”。年糕又圆又软,“红”后鲜红又白,赏心悦目,既好看又好吃。

我们三个人都喜欢帮奶奶完成这个简单的过程,有时候也会为了快乐而奋斗。今天回想起来,这一幕仍然历历在目。在香味中,这种节日里融化的零食让我们体会到甜蜜和快乐,并将这种甜蜜和快乐延伸到新的一年。

如今,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加快,这种手工小吃已经不是过年时做的了,纯天然成分越来越少。米八偶尔的出现也是在梦里,刺激了我的味蕾,激荡了我的乡愁,点燃了我的乡愁。很多旧俗渐渐离我们而去,年味越来越淡,尤其是我又能闻到你的香味的时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