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的颜色 ,长泽梓

  • A+
所属分类:文摘大全

村庄是有色的。红色、橙色、黄色、绿色、蓝色和紫色以及金黄色是我的家乡子乔村的主要颜色。虽然地处西秦岭北坡,但土地是黄土,可以烧砖烧泥瓦。就是这片金色的土地孕育了金银,哺育了乡亲兄弟姐妹。

春天,虽然美丽、多彩、妖娆、醉人,但我记忆中最美的还是夏天。青稞熟了,翡翠地里一夜之间点缀着一片片鹅黄。出生一个月后,期待饥饿边缘的人们挥舞着镰刀,开始收割为口粮种植的大麦和青稞。渴望收获,忙着研磨和干燥,当立式水车发生碰撞时,人们的脸上绽放出笑容:他们熬夜直到它成熟。在依靠天气吃饭的庄稼人的心目中,庄稼就是天气。田里的麦苗生长在拔节期,抽穗开杨树花,由绿变黄,是乌云飘散,太阳从庄稼人心中升起的过程。每年一粒种子落在黄土里,人们都盼望着好天气,好收成。

当你看着麦浪滚滚的金色田野,你会泪流满面。父亲就是这么干的。那年我十七岁,我和父亲走进了土地承包后第一年自己种的麦田。父亲伸出双手,颤抖着捧了一把麦穗,俯下身亲了亲,含着泪说:哦,我的金麦!我知道父亲的感受,我伸出手让麦芒刺他的手掌。他的手很痒,他的心很甜。他对父亲说,既然我们好了,就不再吃最后一顿饭,担心下一顿饭了。父亲泪流满面地与我并肩而坐,俯瞰着山脚下的村庄,四周是一片片的小麦黄。它是金色的,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像绵羊一样翻滚着波浪。父亲说,这是我们村的颜色!

这是我童年的记忆,金黄色是我父亲村子的颜色。

有一天,在地里找不到为出生月份收割的大麦和青稞。当每个家庭的粮库装满小麦时,冬油菜的种植面积扩大了很多。人们在向土地乞求足够的口粮后开始要钱。一公斤油菜籽的价值是小麦的三倍。所以油菜花遍地开花,引来蜜蜂蝴蝶,庄稼人的生活是甜蜜的。

五月是我家乡油菜花盛开的季节。这一天,一辆摩托车飞驰进村,骑着自行车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摘下安全帽后,长发飘逸,普通话夹杂着四川话。她说她是放蜂人,从四川来的陇南。她的蜂场现在在礼县,她是来实地踏足准备交接的。她看到了我们的村庄,道路穿过它,河流在它周围流淌,连绵不断的油菜花是她眼中流动的蜜糖。她问,这是什么地方。我告诉她,你已经从陇南进入了巫山南山,天水,渭河就是村前的那条河。女孩也只是简单的和村子附近一个打谷场的主人协商了一下租房价格,让主人把可以看电视和照亮打谷场的电线拉起来就走了。

一周后的晚上,一辆满载蜂箱的大卡车停在了村子附近的打谷场。第二天,村子里有蜜蜂在飞,嗡嗡地唱着,快乐地忙碌着。

放蜂人是一家人,父亲,母亲,女儿。村里有客人,对于放蜂行业,邻居们都很奇怪,觉得奇怪。每天晚上,人们都会去放蜂人的帐篷。长此以往,主人的酸菜拿来给蜜蜂吃,西家的煎锅借给蜜蜂吃,酒量好的请蜜蜂爸爸回家喝几杯。养蜂人还会拿出最初的蜂蜜,让进入帐篷的客人品尝他们的油菜花蜜的甜味。

一天下午,我在河边的桥头偶然遇到了一个放蜂的姑娘。她坐在河边一块龟形的石头上,双脚伸向清灵河,抬头看着面前的山野。我对着女孩叫了一声,她转过头,那张暴露在风和太阳下的略黑的脸神秘地笑了。小桥流水黄花,你的村子多美啊!风景美吗?美,人更美!简单善良,这些日子,我们把家人当自己的邻居,和这朵油菜花一样的心,金色的,金色的。

这就是我们村庄的颜色,一个远道而来的游客眼中的金色村庄。

秦岭是山是草,所有的草和草都是珍宝。这并不夸张。我们村的前山后梁有近百种野生中草药:红芪、黄芪、黄柏、黄芩、秦艽、地骨皮、透骨草、三七、半夏、猪苓、鼻烟、元胡、柴胡……调整农作物种植结构时,人们看好柴胡

7月,当黄澄澄收获冬小麦,麦田里堆着厚厚的麦堆时,柴胡花开花了。田野就像一幅以金黄色为主的巨型油画。田埂边的绿草把柴胡花的金黄色分割成一片片一条条。风徐徐吹,蜜蜂嗡嗡,蝴蝶翩翩起舞。这种独特的色彩让人如痴如醉。第一次在村里看到这件衣服的时候,我很迷茫,也很醉。就像孩子对母亲来说是陌生人一样,麦子在田里,遍地是金是什么?柴胡。柴胡盛产珍品,种子、梗、根,无一能卖钱。村里三分之二的土地是柴胡。从2013年开始,种植面积以我们村为轴向四周扩散,现在已经成为气候。柴胡花开,方圆山川成了洒金的绿毯。

草是结霜的,枫叶是红色的,柴胡是深棕色的,种子是成熟的,人们开始收割。以多年的种植经验,胡茬不宜割得太低,但要30 cm左右,否则用牛挖柴胡时会埋在土里而丢失。入冬前后一个月是柴胡出土的繁忙月份。这时,各村互相帮助。谁种柴胡,就有十几二十个人在田里帮忙。一只骡子犁了过去,后面的人把它拉出来,沿着犁沟按照空旷的黄土里的胡茬一个个捡起来,整齐地放在身后耕种的空地上。在一块土地上翻耕后,多余的残茬用铡草机切掉。此时金黄的柴胡根和浑黄的泥土融为一体,泥土包裹的药味醇厚在表面,冲入鼻息,沁人心脾,令人陶醉。

各家的柴胡出土了。柴胡在麦田、庭院和道路上晒干。太阳和风把它的金黄色变了,变得干瘦蜡黄的时候,远近药材的老板们都跑到村子里开始买。黄土种植的柴胡色泽鲜艳,药性好,被收购方称为金柴胡,备受青睐。近几年价格稳定,一公斤40元左右,一亩地赚五六千。柴胡每卖一次,人们脸上总有收获的喜悦。那张笑脸是村庄的颜色,闪着光,是不安分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