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文草原 ;大桥未久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美丽的草原

正文/邱

我们要去内蒙古大草原玩,一大早就出发。车子一路跑着,我还是觉得很慢,一路催着舅舅:“能不能快点?再快一点,好吗?”

最后我们来到了平慕仁大草原,那里的天空湛蓝,宛如织锦,一望无际的绿色地毯上镶嵌着飞奔的骏马。这在过去是一幅美丽的图画。下了车,一个圆圆的大东西映入我的眼帘:“妈妈,那是什么?”“孩子,我们就是这么叫蒙古包的。”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哇,多漂亮的蒙古包啊!我们选择住在里面。我舍不得出去,怕别人跑了。

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去骑马,我的心脏跳得好快,几乎要跳出来了。我不会骑马。马在跑的时候掉下来怎么办?大叔什么也没说,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把我抱起来放在马背上,我吓得一把抓住他。路上,马很温顺,我的心慢慢平静下来。突然,马加速了,我不停地喊“呜呜……”,但马根本不理我,让我的五脏六腑都跳出来了。

最后,当我们到达终点线时,叔叔带我们去了牧民家。好客的叔叔阿姨给我们带来了他们自己的奶茶、奶酪和烤牛肉,很好吃。该回家了,豆雨滴落下。大叔说:“快点,年纪大了就回不去了。”我们的马跑着去散步。幸运的是,雨停了,好像在和我们开玩笑。

接下来,我们还吃了烤羊腿。当我看到烤羊腿时,我生了三只脚。哇!外焦内嫩的时候特别好吃。之后我们还看了篝火晚会,所有的陌生人手牵手,载歌载舞。

我爱草原,愿它越来越美丽。

昭苏草原上的云

文字/岛屿

一朵云出现……后,天空中又依次排列着另一朵姐妹云。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悠闲飘逸的云,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像天使一样成群结队地在草原、森林、雪峰,甚至是我们仰望的眼睛上载歌载舞。

“曾经沧海难为水,永远琥珀色”。我在巫山没见过这种云。不知道有多神奇。它让人一下子就看不起世界上所有的云。

但是我见过南方的云,不是在湛蓝的晴空上涂抹了一丝白色的高,就是雨后三次雾感染了群山,所以我不想激情地离开。然后,当天气变得多云时,乌云淹没并带来新鲜空气和旧雨。直到连续几天,日月都懒得视而不见。

我也见过山中的云,往往隐藏得像白鹤一样深。一旦他们出现在黑暗中,他们是如此的威严和隐秘,让人想起了那位低着脸的黑衣主教。

这些都没有昭苏草原的云那么亮,让我着迷。

站在昭苏的草原上,总感觉无数双眼睛在赤裸裸的盯着我。我有点紧张。我不知道躲在哪里,以避免白色或黑色的眼睛。他们在天上好像离我很近。我急于抓住他们,却抓不到他们,甚至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我的周围都是云朵,从另一个更高的世界用温柔,炙热,野性的女人般的力量盯着我。

我觉得昭苏草原总有那么多云,那么厚,那么丰富。她悬挂在天地交汇的地平线之上,像巨大而变幻无常的水晶石,在光影交错中闪烁着明暗对比的雕塑之美。

他们聚在一起,或近或疏,静静地,甚至有点危险地悬浮在那里。但是你不用担心哪一天他们会突然掉下来砸烂我们的脑袋或者我们意识中的一个想法。

不会的。

云就是云。他们没有体重。

云朵从来没有对食、肉、酒、烟的贪欲,把自己喂成一个大腹便便的贪官,然后落入监狱或地狱。

云是天空中美丽的女人。

“云随龙,风随虎”。昭苏草原上的云就像龙的女儿,变化的速度和龙一样快,即使是最神奇的魔法也会相形见绌。

在海拔两三公里的山青水秀的昭苏草原上,我们头顶上晒了一会儿太阳,却淋了一会儿雨。“看,天上飘着一朵云,一朵雨云。”当昭苏人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雨就像炸弹一样被云层扔下来,“被炸飞”以至于羊散了,马叫了,人群乱窜。

然而,在你从这种阴郁中完全清醒过来之前,乌云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要不是草地上的水滴,路边泥泞的小溪,你早就以为这只是一场梦了。

在昭苏,阳光普照的天空下雨天很少,没有晴天。一位在昭苏生活了40年的老居民告诉我,他一生中见过昭苏最长的晴天,那是连续14天的晴天——。在新疆很多地方,尤其是南疆,连续十几天晴天都只是正常状态。今年昭苏发生了罕见的大旱,连一向稚嫩湿润的草原云朵也突然变得苍白起皱。

在昭苏,草原是天山和乌孙山搭起的大舞台。千百年来,突厥人、乌孙人和无数英雄美人如汉公主、公主的爱情和辛酸的故事一直在上演。到现在只剩下几十个草原石人,零星散落在舞台边缘,像炮弹一样祭奠逝去的记忆历史。今天,新昭苏人正在上演新的悲喜剧。

天空中的那些云永远是旁观者。他们总是年轻漂亮。他们在更高的地方走来走去,俯视草原上的一切变化,不是愤怒就是快乐,偶尔流下几滴风雨的眼泪,感动了草原,然后又回到了几千年前的平静。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水坝上一个人的草地

正文/铁云

这个寒冷初冬的一天,我独自走在遥远的坝上草原上,感觉很独特,很浪漫,很有情调,很迷人。

覆盖着薄薄的雪,一定是初雪或者几场小雪,所以如果没有地面,它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折射出一些晶莹和一些独特的光芒。太阳明亮而猛烈,像盛夏一样刺目。但是,在这么早的冬天,这么冷的天气,太阳的作用很小。风在刺骨,南方的帽子围巾在这里似乎只是摆设,抵御不了侵蚀入骨髓的寒冷,皮手套里聚集的手冷得跟骨头一样。但是,我还是走在这片草原上。虽然我的脚步很匆忙,风让我摇摆,但我仍然顽强地、不可逆转地行走。

我看到了什么?当然,我看到了最美的风景。虽然,所有知道我来坝上草原的人都说了同样的话,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去坝上草原了,一般都是八九月份。但是,我这个偏执又多愁善感的人,就是喜欢跟着自己的气质走。我想我和坝上草原约好了,或者我自己也要去那里流放。即使在这样的草原上,也只有我一个人。更或许,一个天赋是我想要的最美的背景。

我喜欢原始破旧的东西,比如那面破墙,还有从那面墙上钻下来的一根绿树枝。再比如另一边的暗旧窗户,窗台上伸出一朵野菊花。我会心情大好地绕着墙和窗走,看着绿枝,蹭着花,甚至饶有兴趣地猜测着曾经发生在墙和窗里的故事,哪怕只是平淡的过去,哪怕曾经有人看了一眼,我都会觉得墙和窗都充满了尘世的时光、气息和浪漫。这种倔强,坚韧,专一,类似于《文身》里那个叫西夏的女孩。虽然,她对待感情,我对待旧事。

我觉得大坝上的蓝天白云低俗。不过我还是想说云是凸的,立体的真实感觉让人有被卷进去的冲动。背景是一个王兰,然后有白云和一些淡赭色的云从蓝色的风景中跳出来,像浮雕一样,总是让你想找出拿着巨大画笔的画家在哪里。有一段时间,我真的忘记了我在哪里,我看到了什么,我在看什么。我知道,我爱找老,我有点任性和迷茫,但更多的时候,我知道我要找什么。我很清楚旧的东西对我意味着什么。我只觉得这片草原隐藏着很多古老的东西,它们是我最喜欢的。

沿途有度假村和牧民村。偶尔有几匹不怕冷的马,在大坝上的草原上悠闲地踱步。和我一样,可能他们是一群性格不同的动物。那时候我觉得好温暖,终于有动物愿意和我作伴了。远远地,我看着那几匹马,感觉那片荒地终于有了一点点香烟燃烧的怒火,哪怕只是远处的几匹马。蒙古包是水泥做的,不是我喜欢的纯蒙古包。对于这样刻意的人造建筑,我感觉它已经失去了本色,看着它极其难受,或许住在里面也极其难受。我喜欢蒙古包,纯净,简单,感人。我甚至记得去年夏天的哈萨克蒙古包。

偶尔会有一辆大卡车呼啸而过,偶尔会有一辆傲人的车经过。我认为他们是在送货或去某个地方做生意。他们永远不会像我一样,从遥远的地方来到这片冰冷的荒原,只是为了散步和寻找。

当然,我知道这个草原在夏天会有精彩的风景,会有成群结队的游客来这里享受夏天,但这并不是我想看到的。我承认,很多时候,我是孤独的,我是任性的,就像这个寒冷的初冬,我坚持要一个人从远方来到这片广袤的荒野,我觉得自己很有艺术感。

跟着感觉走。我愿意在这初雪的草原上踏着干草,面对阳光,寻找脚印,走着走着想着,哪怕没有人,哪怕远处只有几匹闲马陪伴,我也是幸福的。

在草原上漫步

正文/顾学莲

那年8月,我们一行十人经通辽经上海到达海拉尔机场。呼伦贝尔草原,以呼伦湖和贝尔湖命名,被称为“饲料王国”。是中国保存完好的草原,世界三大著名草原之一。

海拉尔的天蓝就像溢出的海水,慢慢渗入我们的内心。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长江南北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不是白云不够干净,也不是我们的眼睛太模糊。而是熟练的裁缝把蓝天全部剪贴进内蒙古。

大巴疾驰出机场,映入眼帘的是“天空灰蒙蒙,野茫茫,风吹草低,现在牛羊成群”。蓝天白云草牛羊,这是一幅印象派油画,只不过画中的房屋不是童话里的欧洲城堡,而是雪球一样的蒙古包。我就像一匹从城市混凝土柱子里救出来的马。遇到软绵绵的小草,我只想在上面打滚,肆无忌惮地驰骋千里。

蜿蜒的道路就像踏入天堂,蜿蜒曲折,将草原一分为二。绿色一望无际,车一直开,仿佛永远到不了草原的尽头。道路两旁,牛像星星一样散落在草原上。第一次看到奶牛成双成对的野餐,我们急切的求司机停下来,和奶牛近距离接触。花衣服的牛不怕生,慢慢靠近,它会友好的对你吼两次。这些大男人是无辜的,或者是走几步,或者是午睡,或者是吃草,他们是草原的主人。远处,牧羊人正拿着鞭子抽打着战马。看到我们要往羊群里跑,他挥挥手喊道:“别来了,别来了!”牧羊犬也大声吠叫,提醒我们不要出错。羊被群体包围,但天性胆小。跑或者喊会让他们慌慌张张的逃跑。群体踩踏是牧羊人不想看到的。所以,羊只能从远处看,不能等闲视之。

草原属于牛羊,道路也属于牛羊。一路上总有一小群喜欢中国式过马路的驴或牛。他们对车辆视而不见,走路像个瘸腿的老太太。地面上,杭州路没有“租车人”这样的文字,但是“租车动物”是这里默认的交通规则。

八月,是江南盛夏,蝉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同一个发音。在草原或春天,白天24度,晚上14度,蜜蜂嗡嗡叫,按着格桑花的门铃。当成千上万的油菜花铺上金色的地毯,广阔的绿色夹杂着耀眼的金色,我们的视野又一次被大自然的绚丽所俘获。

白天,我们在草原上漫步,骑马疾驰。晚上,我们呆在蒙古包里,喝酒,唱歌,跳舞。呼伦湖和贝尔湖就像披在草原宽阔肩膀上的白色哈达。……没有人在乎一匹马的疆域大小,也没有人在乎一片牧场的阳光得失。他们漫步在草原上,看到了广阔的天空,他们的心变得广阔。……

我的草原,我的家

文本/包

曾经是桑格金臣王业夫的牧场。汩汩的泉水和广阔的草原静静地孕育着草原生态文化。近几十年来,由于农耕文化对草原文化的亵渎、蹂躏和吞并,草原日益萎缩。世代以放牧为生的牧民,痛苦地拾锄头耕耘。草原和耕地相互矛盾,相互依存。从而形成了农田嵌于草原、农田覆盖草原的半农半牧区的独特景观。

我的家乡有一个悠久的习俗。端午节期间,你必须和朋友家人一起去远足。看草原,玩水,亲近自然。今年,朋友们围着端午节来参观和拍照,也给了我很多亲近自然的机会。因为干旱少雨,田里的秧苗无精打采地呻吟着。水泥路纵横交错每一个村庄,延伸到你想去的每一个地方。朋友来了,一定要带他们去参观有水有花的地方。在我的家乡,每一片开黄花的草原都有水,但是水多水少。准确的说,应该叫湿地草原。五月,家乡的湿地和草原最美。紫色的鸢尾花,黄色的发根,优雅的洋葱和雏菊相得益彰,就像一片撒了一层金粉的草原,点缀着龙舌兰和碧波,点缀着金浪。蝴蝶在花海中翩翩起舞。微风夹杂着花香和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天边的云白如奶,静静地看着美丽的风景。来参观的朋友像孩子一样欢呼雀跃,不断变换姿势拍照。每个朋友都喜欢玩,不情愿地离开了。走之前,我总是怀着极大的焦虑说:“保护这片水草丰茂的草原。”因为他们看到了随意乱扔垃圾和践踏的不和谐因素。甚至有些游客手里拿着一束束鲜花拍照。因为他们知道这片草原比不上记忆中的草原。然而,这种草原在我的家乡一直很少见。

我在草原出生长大,草原是我的母亲,草原是我的家。草原的情怀早已注入骨髓,灵魂早已与草原融为一体。每一刻,心里总有一个深深的愿望。我真的想在梦里把这美丽的草原风光拉伸到永远;让这种痴情的草原意境永远铭刻在心中。

我的草原,我的家,是我永恒的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