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燚·刘念 ;来源: 刘燕

  • A+
所属分类:文摘大全

房子前面有一个小高坡。其实坡不高,但在我年轻的眼里,就是一座小山。我喜欢参观小斜坡,因为斜坡上有一棵老柿子树。

爸爸和三个哥哥分开的时候,老柿子树都给我们了。在我的记忆中,老柿子树很大,又高又粗。枝繁叶茂的老柿子树留给我的,不仅仅是春天洁白的柿子花,夏天遮荫如伞的绿叶,秋天红红甜甜的柿子,更重要的是,它像是我的一个朋友,从小到大陪伴着我。虽然它不会说话,但有时候,和语言交流相比,沉默的陪伴是最好的安慰。

春天喜欢在小山坡下捡柿子花带去学校和朋友分享。洁白芬芳,小柿子花,宛如小铃铛。我把它们收集在一起,找到一根绳子把它们串在一起,做了短手镯和长项链。这些简单的游戏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极大的快乐。每次春雨过后,树上都覆盖着白花、绿树、小花、小山坡和雨后潮湿清新的空气,形成一幅美丽的画面。

在漫长的夏天,当我无事可做或不开心时,我会忍不住跑到柿子树下,坐在地板上,或站在斜坡上眺望远方。看看远处的房屋,带着农具归来的人们,还有被白雾覆盖的不知名的群山。我一遍又一遍的问,远处的山叫什么名字,离我们有多远。大人答不上来,总说你长大了就可以走了。于是我想,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

柿子花没了,小柿子一个个长出来。我开始不断期待他们的成熟。冬天,柿子终于熟了。奶奶把它们一个个勾下来,给我做了冻柿子。印象中每年可以收获很多柿子,足够装满家里的大水箱。奶奶把水箱擦干净,浇上石灰水和柿子,等了一会儿,冻柿子才准备好。用刀子把冻柿子上的硬层切掉,金黄香甜的果肉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咬一口,又硬又甜。

后来我长大了,搬家了。后来出去读书工作……有一年冬天,听说舅舅家要用小山坡上的地盖房子,把老柿子树砍了,很伤心。我一直以为老柿子树会一直存在,可是我以为有多少人和事呢?我们总是认为很多东西会原地等待,所以我们总是忽略它,直到我们回头发现那些曾经被认为不变的东西早已不复存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