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欢的声音 ;作者: 树上的风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一个。春雷

我喜欢听春天的第一声雷声。

立春一过,我的耳朵就开始期待那惊天动地、震耳欲聋的雷声。

漫长的冬天,草木凋零,大雪纷飞,候鸟南飞,昆虫消失,天空、大地、山川、河流、花草树木都在沉睡;天空笼罩在阴霾中,我的耳朵被困在没有诗的寂静的孤独中。

我喜欢五颜六色的春天,喜欢歌舞无限的生命力。

所以,立春一过,他的耳朵就向前看,向前看,向前看,期待着空中突然闪过的耀眼的闪电,像一个巨大的利刃般的闪电,瞬间划破了冬天的阴霾,照亮了所有熟睡的眼睛。然后,让云层之上的雷声对着一切还在沉睡的东西大喊:春天来了。

是的,春天来了,每年的第一声雷声郑重宣告,震撼又醍醐灌顶。

那些光秃秃的树枝听到这话,灰扑扑的脸被雨水冲刷,顿时变成了春天。看,每棵树都是聪明的魔术师。当它们醒来时,它们拔出花蕾,在裸露的皮肤上戴上绿色的花蕾。然后,转眼间,他们都穿上了华丽的春装。你是白的,我是黄的,你是红的,我是紫的,他们都是树上的女人。都有很好听的名字:玉兰、红桃、樱花……。每一棵树都那么鲜艳美丽,每一棵树都那么可爱,我总想把它们娶回家,以它们起誓,白头偕老。至于树上的男人、哥们或弟弟——公园里的栎、枫、合欢无一例外都是绿色的。或者深绿色,或者黄绿色,或者红绿,或者蓝绿,或者紫绿……他们分开站着,一棵树就是一面绿旗;他们站在一个地方,那是一片绿色的海洋。我喜欢他们无限的生命力,喜欢他们永远向上的精神和勇气。

地上的杂草被唤醒了。这些野火从未完全吞噬它们的草,一个霹雳,是它们与生命赛跑的号角。长茎晚上可以高一寸两寸。当你经过他们的时候,昨天草色还是“,但是没有”。今天早上,已经“了。春雨过后,登山者可能会长出三英尺高。他们从地上跑到一棵树上,或者一根竹子上,或者一根电线杆上。然后,抓紧,它们可以跳到树顶,炫耀它们的红、橙、黄、白花。然后,他们在秋天炫耀他们华丽的果实……冬天再来的时候,他们一个都不带。

这个霹雳也是鸟儿出发的号角。

燕子、喜鹊、野鸭……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鸟,它们一听到打雷,就展开翅膀,夜以继日地辛勤劳作,从南向北,向着它们出生长大的故乡,向着春天有自己的爱。

春雷一响,万物复苏,欣欣向荣。一眼就能感受到生活的无限美好。

而我知道,人的春天,却在一年又一年的春雷中,越来越少。于是,春雷一响,我就在花盆里播下春天的种子,为了留住它。宝春、风信子、瓜叶菊、向日葵……不久之后,春天的小花盆里开出了新绿。在业余时间,我可以给花施肥和浇水,修剪和切割树叶。我喜欢住在充满春天的房间里,仿佛有春天,那是诗意的栖居。

经过漫长寒冷的冬天,我期待着春天的早日到来。

我竖起耳朵,等待天上的霹雳,就像谈恋爱时等待爱人靠近的脚步。

两个。外语

鸟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声音。

也许我过去的生活只是一只鸟。

这些年来,我一直喜欢听鸟叫。

燕子的呢喃,麻雀的呢喃,画眉的呢喃,鹧鸪的抚摸,报时鸟的高亢,夜莺的苍凉,喜鹊的甜美,杜鹃的惊心……这些都是我喜欢听的。

我家乡的房子建在山上。山上树木茂密,山下小溪边有大片竹林。河流、森林和田野是鸟类的天堂。

小时候听到各种鸟叫。

房子前后的山坡上有很多画眉。众所周知,画眉是鸟类中的歌手和音乐天才。阳光明媚的春天是画眉爱唱歌的季节。只要有画眉,马上,山林里到处都是回应,甜甜的声音像山泉一样在耳边嘀嘀咕咕,凉凉的,甜甜的。可以说,高中毕业前,我是在画眉优美的歌声中长大的。

我可以逼真地模仿画眉的叫声,完全可以达到做出真品的地步。如果我站在山坡上,学会尖叫,山里的画眉就忍不住附和我。小区里有老人,树上挂着画眉鸟。路过的时候忍不住尖叫。于是,之前笼子里沉默的小鸟们就冲过来和我比试,唱起了……

我不仅能模仿画眉,还能模仿还乡鸟和鹧鸪鸟的叫声。

我妈常说:“你生在观鸟……”

但是,画眉的声音不是我最喜欢的鸟语。

我最喜欢的鸟语是家乡一种叫“守时鸟”的鸟。我到现在也没见过这种鸟长什么样,只知道它喜欢生活在竹林里。不同于普通的鸟在白天唱歌,大多数报时的鸟在黎明时分唱歌,声音听起来还是像“明亮而快速”。唱歌的时候,“亮”后面跟着一个拖音,“快/[而且它的叫声越来越大,比它还大,比它还大得很。一般会叫六七声,直到声音太高。我甚至怀疑从十里外就能听清楚。

小学初中的时候,我就在当天。学校在十英里外的一个镇上。每天黎明,黎明前,我都要起床学习。时间鸟叫了三次我还要起床,不然上学就迟到了,比闹钟还准。我正在考虑去上学。当时间鸟第一次叫的时候,我就醒了。然后,躺在床上,我会大声的听,大声的听。听完之后,它的声音会刻在我的心里,我觉得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军号。

可惜报时鸟的声音大到人类达不到它的分贝,我根本学不会。

称呼很好听,还有一个叫“杨梅”。我的家乡山上有许多野生杨梅树。每年六七月,山上的野生杨梅红树林,一棵一棵都是酸酸的,但那时候都是我们孩子的食物。杨梅鸟的叫声也很奇怪,就像一个声音极好的漂亮女人,悄悄叫她的同伴“吃杨梅~ ~ ~ ~”。哪里有杨梅鸟,哪里就一定有成熟的杨梅,跟着它的叫声走,一定会有无限的惊喜。

现在住在城里,很少听到“时间鸟”和“杨梅鸟”的鸣叫。然而,城市里似乎有许多麻雀和鹧鸪。有时候周末很懒,早上想多睡一会,但是总是被他们吵醒。

当然,我一点也不怪他们。窗帘藏着,太阳微微露出,我醒了。这时,几只麻雀从窗户里出来,安详地说话。虽然他们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但在醒来后的宁静气氛中,窃窃私语听起来是如此充满活力,让人觉得睡了觉醒来是如此美好。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来说,它好像是一片失去了水分的花瓣,突然一颗清亮的露珠掉了上来,一瞬间就活了过来。

我喜欢听鸟叫。我经常站在树下,听鸟儿唱歌或说话。有时我沿着山路走,听鸟儿给我讲诗,画画。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听一只不知名的小鸟鸣叫,就像听一场大师们演奏的优雅的音乐会。听完之后,心中无尽的生活烦恼被洗得干干净净,无限惬意。

我喜欢听鸟叫。我很赞同古人总结出来的最有诗意的话,那就是“鸟语花香”。当然,人类永远无法理解鸟儿在说什么,在唱什么,只是觉得美而已,任何一句话都只能用拙劣来形容。

三。夜雨

夜雨是诗歌的音乐。

听雨的时候,最好是在农村,像老家一样,远离城市和喧嚣;最好的时间是晚上,下雨天没事干。晚上吃完饭,看了一会电视,人就愿意早睡,睡觉提神。这时,村庄腾空了空地,被宁静所覆盖,为夜雨的声音创造了一个安静的舞台。

晚上下雨演奏的乐器是屋顶瓦。最好是木质建筑,没有无缝吊顶的那种;瓷砖,最好是小绿黑瓷砖,适合雨滴用小手指玩;楼外最好有竹林,或者两树香蕉梧桐。

在这样的舞台上,无论春夏秋冬,都能在床上听到诗的魅力。

夜雨,古人爱多于我。

“小楼整夜听春雨”,这是春雨创造的最美的意境。春雨的手指软软的,落在琵琶湖上,声音极其轻微细腻,就像吃着桑叶,沙沙作响;喜欢一个女生的叹息,温柔而柔和。

春雨一定要用心去听。倾听叹息中的渴望和美味中的甜蜜。

春天的雨夜,有轻爪,鞋底柔软。有时我从一只耳朵爬到另一只耳朵;有时风扫过灵魂的平原。

春雨一定要用闪亮的眼睛听。听着花慢慢绽放花瓣的声音,听着雄蕊里飘着的清香,听着明朝深巷里柔柔的武音。

一年春天,我在湖州的一条老街上呆了几天。一天早上,我还在春雨里睡觉的时候,突然听到街上一个清脆悠长的女声:“白兰花~ ~ ~ ~一朵五边形的花~ ~ ~ ~ ~;白兰花~ ~ ~ ~ ~一朵五边形的花~ ~ ~ ~”,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从前,仿佛突然回到了大宋王朝。来不及穿衣,跳到窗前,拉开窗帘往外看。窗外,被春雨冲刷的太阳特别的黄鲜,还闪烁着五彩的光晕;街旁的树披上了新绿,仿佛夜里的雨没有落到地上,全挂在树枝上——。如果有一点风,我想它一定会像露水一样落在地上!街道上挤满了行人。一个胳膊上挎着黄竹篮,身上披着白毛巾的女人,在街上慢慢地甜甜地叫卖着玉兰花。那一刻我几乎有了跑下去买些花的冲动——,可我当时不是女生——,多有诗意啊!

再怎么听春天的雨,也不会有悲伤。是雨更大了,伴随着阵阵雷声,落在耳边,眼睛也是春光明媚。“一夜,轻雷落千丝,哑光浮着凹凸不平的瓦。多情牡丹春有泪,却不能卧小枝”。在秦观的耳中,一个大才子,一夜春雨,一个美丽的夜晚,是多么浪漫。

是春天,夜雨也很有趣。“春天的早晨,我醒来时心情愉快,四周到处是鸟儿的歌唱。一夜风雨,落花多少。”我想,诗人的耳朵,曾经愿意在一个晚上睡觉!风,雨,伴着五颜六色的飘落的树木,连接着清晨清脆的鸟鸣,你怎么舍得在这样一场天籁盛宴中入睡?你迫不及待地想找一条链子把春天牢牢系住,让明媚的春天花朵永远在清醒的清晨绽放。

夏夜突如其来的雨是一场盛大的音乐音乐会。

风拍打着茂密的树冠和竹林,这是音乐会的前奏。

雷鸣电闪的铿锵鼓声响起,从山的另一边缓缓滚动到头顶。

“Boom——”“Chip——Pa———/[]

猛揍对方,歇斯底里地揍对方,使劲打你的头,往你头上扔炸弹。爆炸,爆炸,爆炸……强烈的电光,瞬间穿透厚厚的瓷砖,照亮房间。

大雨倾盆而下。

屋顶上,似乎有千马奔腾,千箭齐发,千人倒下。树木如号角般哀鸣,雷电如炸弹般霹雳,瓦片如千箭般叮当作响,飞檐飞瀑高飞……万声迸射,天塌下来。

在这场惊天动地的雨里,躺在床上感觉就像坐在海里的船上。有时被巨浪掀上天空,有时被漩涡深深浸入海底。人根本把握不了自己的人生,只能任命运摆布……

好在夏夜的暴雨总是又急又短。经过激烈的战斗,有胜有败。很快,入侵者抛弃了头盔,被打败了。鼓声渐行渐远,箭矢稀疏,只有屋檐滴答作响,仿佛在为战争的创伤哭泣。

然而夏雨的表演却不能让观众放松呼吸,他们在等待一夜好眠。屋外的池塘里,一个优美的歌声突然从地面升起,只到达了人类的心灵——,一只青蛙,咯咯地笑着唱歌。

唱不唱都无所谓。立刻,另一只青蛙起来唱歌,第三只青蛙起来唱歌……。几十只青蛙起来唱歌,几百只青蛙同时唱歌。青蛙在池塘、稻田和树枝上到处歌唱。或轰轰烈烈,或优美,或悠长,或急速,或高亢,或低沉,起伏,抑扬顿挫。时而独唱,时而合唱,仿佛胜利者在举行盛大的庆典。

但是,这一切喧嚣,似乎都与人无关。——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村民抱怨夏夜的噪音,让他或她晚上睡不着觉。相反,一夜夏雨,清凉,洗去人的烦躁,更美好的梦。

夏天的夜雨,在人们的心目中,燃烧得很安静,所以黄梅季节有“家家下雨,草塘里到处都是青蛙。有精彩的诗句讲述不到午夜,敲着碎片,坠入鼻烟”。

秋冬夜雨是诗人的最爱。

秋天,植被枯萎,雨滴落在枯叶上。别出声。尤其是,秋雨从屋檐滴下。如果屋檐下只有一片枯叶,或者一张塑料纸,那种滴水声在寂静的夜里响起。如果一个忏悔者独自坐在一盏死灯里,他慢慢地、慢慢地、清脆地、空灵地、遥远地、无边地敲打着木鱼,那么人们不禁滋生了命运的悲叹。

或许经历过春天的希望,夏天的温暖,秋天的雨,冬天的雨的人,都有不同的感受。

“梧桐树,半夜下雨,离开爱情却苦。每一片树叶,每一次,空空的脚步都坠入光中。”秋雨连绵,冰冷的雨滴打在梧桐的枯叶上。在诗人的心目中,一个秋天独自一人的女人的脸,也许她是诗人心爱的情人。因为离别而思念,因为思念而痛苦,在一个寒冷的秋夜,独自一人,听到悲伤的雨声,她怎么能睡着呢?其实是诗人的遐想让他难以遏制相思。雨一直下,孤独和痛苦一直持续。

与唐代温庭筠不同的是,小妇人李清照饱受战乱之苦,丈夫去世,国家覆灭,孤身一人。那种悲痛令人心碎,她自然睡不着。秋夜,雨打梧桐,声萧瑟。孤独无助的她,在独立的窗前用耳朵咀嚼着冰冷的雨水,苍白的嘴唇随着深沉深沉的雨水轻声细语:“吴彤下着毛毛雨,黄昏的时候,点点滴滴,这一次,多么悲伤的一句话。”

秋夜的雨,滴答而韵,苍茫而缥缈,不知多少古人的眼睛被打湿了。那“李商隐在晚雨的升秋池”,那“卧夜听风雨”,那“,那“,那是睡听南窗雨”,那是何梅子。

其中,宋代学者林佶是我最担心的一个。他的那句“今夜谁闻香蕉雨”描写了秋夜的静谧与静谧,听雨的闲适与浪漫。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在城市商住楼下种一棵树和两根香蕉,这样我就可以在秋冬季的夜晚听听雨声。

四个。虫歌

虫子是唱情歌的高手。

夏末,郭果嘹亮的情歌如潺潺的小溪,清澈的泉水奔流在光滑圆润的卵石上,激起阵阵涟漪;溪流也不时从高高的悬崖上飞下来,像飞花滚玉般溅起,在寂静的夜空中向远方蔓延。

郭果的情歌是那么抑扬顿挫,悠长又悠长,从黑夜唱到黎明。夏天的蝉虽然也是高音的,但是和郭果相比,蝉的歌声单调乏味,远没有郭果情歌的抑扬顿挫清晰醇厚。

因为它的歌声那么好听,我小时候从来没少抓过。

绿竹丛,丝瓜南瓜绿叶,都是郭果唱歌的地方。很多时候,你可以听到郭果热情地歌唱,但却很难找到它的身影,因为绿色是它最好的保护色,它绿色的身体就像一片宽阔的竹叶。

但是找唱情歌的帅哥——并不影响郭果的美。我从小就知道,会唱歌的郭果和蟋蟀是昆虫中的俊男,而昆虫的美女是害羞沉默的。郭郭帅哥千方百计在绿叶上唱歌,郭郭郭美女听到歌声会悄悄地向它走来;然后,一对夫妇唱歌并交配。这样的场景,也应该是激昂的吧?

但是,只要你认为这是他们人生的绝唱,你就会肃然起敬。

贫民窟,蝉,金鼩鼱,蟋蟀,还有很多其他我叫不出名字的昆虫,从卵到成虫,有的需要几个月,有的需要六七年,然而当它们的成虫落地时,生命只给它们几个星期,有的甚至更短。就像传说中的荆棘鸟,一生只唱一次。唱完,人生就结束了。当你听到虫子唱歌的时候,那一定是你一生的力量,全身心的投入,100%真情实感的歌唱。他们通过歌声呼唤爱情,在恋人面前展现最美的一面,唱完就死!

他们唱的是生命的情歌,是生命的赞歌。是用生命歌唱,是生命的绝唱!

夏天,白天热,晚上凉。我喜欢带一点晚风,去乡下散步,呼吸新鲜空气,锻炼身体,散热。如果你能听到郭果的歌声,你就能很好地欣赏它。没有文字,没有文字,走过郭果的小溪,就能感受到“我心中澎湃的水”。生活中难免会有伤害和无聊。听郭郭郭的绝唱,感受郭郭一生的激情,回眸朦胧的城市,你会感知到一些美好的东西。然后从黑暗中,走向灯光,慢慢踱回家。

如果说小虫中的小郭是帕瓦罗蒂,那么秋夜的蟋蟀就是班得瑞或者乔瓦尼。

秋夜,没有了夏天的浮躁喧嚣,更加安静和寒冷;月光皎洁,柴落,天地空。

在一切平静中,一个如同两块玉石不断碰撞的优美声音突然响起——“字字~~~~”,“字字~~~。在乡村的旷野上,在城市的草坪上,甚至在高层的房间里,在你的床下。

蟋蟀的歌声真的很感人。不知道为什么在古人的耳朵里听起来那么悲伤。2000多年前的《诗经》中就有对蟋蟀叫声的描述:“蟋蟀在厅中,老余其毛”,“蟋蟀在厅中,老琪宇死了”,“蟋蟀在厅中,为车服务。我听到蟋蟀的鸣叫,感叹时光飞逝。大诗人杜甫写过一首诗,感叹:“织部的提升很微妙,哀音感人。”就连熟悉金哥马铁的南宋大统领岳飞,听着蟋蟀的歌唱,也是悲伤地说:“昨夜我唱个不停,惊得千里梦。站起来,一个人绕着台阶走。人悄无声息,帘外明月胧明。”看了唐宋诗词,找不到一句说蟋蟀刺激的话。

但是,并不影响我对古诗词的热爱,对蟋蟀美妙歌声的喜爱。我喜欢蟋蟀唱歌时的安静“,喜欢窗帘外洒满月光的”。我白天忙于工作,但没有时间思考。我只是在夜晚的寂静中放飞思绪。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一个偏远的山镇工作。单位安排我住的宿舍是一座靠山的平房。房子被草包围着。每个周末,我都一个人呆在那间空房子里。你可以想象:一所房子,一个人,一张床,一盏灯,在山的边缘,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是多么的孤独!那时候我没有手机,买不起电视机,更别提私家车了。想家,想念大学里的那些朋友,考虑以后的人生道路都是必然的。晚上,寂寞难耐。似乎只有抱着一本书才能打发时间,忘记烦恼。但是,当我从书上抬起头的时候,我发现我并不是很孤独——屋外,有蟋蟀在唱歌!秋天到了,蟋蟀该谈恋爱了。大概是他们意识到了我的孤独,所以围着我家唱歌。他们中的一些人竟然从破碎的窗户挤进来,爬到我简陋的书桌、床甚至枕头下面,摇头晃脑地敲着他们的玉云板,从而表现出对生活的热爱。

有时候,我觉得他们太吵了,想把他们赶出房间。可是三番五次之后,觉得所有的手段都是徒劳——。他们人数太多,无法赶上,也无法阻止。所以,他们必须让他们开心,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走,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反正房间里有噪音总比死了好。

就这样,我看书,他们唱情歌,谈恋爱;我睡觉,他们在我枕头上激情四射。

即使睡不着,走到外面,到处都是他们唱的歌。那时,天是蓝的,月是溶的,风是温柔的。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听到蟋蟀的鸣叫“字字句句~ ~”,让我感受到秋天是多么的空旷祥和!

那是我开始发表诗文的一年。沉默中,我对生活,对人生有了全新的认识。

多亏蟋蟀,它们在我心里唱了很多年,我也能写新诗了。

我最喜欢的声音都来自大自然。它们简单,却能激发我内心的向往。我一直相信,自然是人类最好的书,可以是爱情,可以是音乐,可以是生活,可以是生命,可以是人类所学的一切。生活在城市里,有时我不能很好地接触自然,但在业余时间,我喜欢沿着山和河散步,或者坐在湖边,在公园的长椅上,在社区的石头上,听听风、青蛙、花甚至蚯蚓的歌声,从他们的歌声中获得快乐或一些启示。

倾听自然。也许你也会成为一名诗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