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菊花 、发布人: 琴儿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估计是时候在山上开一个叫秋花的人了,我再说一遍。

对付孩子的父亲,两个战术最有效。一种是讨好他,煮他喜欢的食物,悄悄收拾家里的卫生。这两种情况,这个人大多是和风细雨的接受我的要求。另一个诀窍是打扰他。如果他的要求得不到回应,他就会絮絮叨叨,再絮絮叨叨,让他百无聊赖。他最终向我让步,开车带我去了山野。

窗外,一束黄色的菊花和一束蓝色的菊花经过,无数的菊花绣在山的胸前。汽车拐了几个弯,然后停在一条通往山里的土路上。我们直接去了山的深处。

山野是空的,空气中弥漫着菊花的香味,香味中夹杂着一些草药的涩味。

菊花是山野的洋娃娃,可以当房子用。脚边有菊花,眉细眼细,人群嘈杂。我蹲下身子,用手机拍照,一束一朵。站了起来,周围是菊花,在风中摇曳,闪烁着,菊花的香味钻进了他的鼻孔。抬头一看,又是她。这里有一束金黄色,那里有一束清澈的蓝色紫色,还有一束夹在黄菊花和蓝色菊花之间的白色菊花,它们都是圆盘形的,纯洁而美丽,美丽。

我追着菊花,忘了时间。

他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我是山野唯一剩下的人。

一只娇小的黑鸟从这里飞到那里,在空中滑翔。“Ga——”“Ga——”拖着长腔唱歌。

“ Gawa好开心!”他的声音来自埋在山边的小路。我循着声音走过去,看见悬崖上挂着一串酸枣,就像红色的珍珠。他摘了很多酸枣,现在还在摘。近几年牛羊没有放出来吃草,山野有保护,酸枣多了很多节,五谷丰满圆润。绿红,映衬在土黄色的山崖上,分外美丽。

“Ga——”

“Ga——”

高娃鸟唱歌就像没人看一样。我家村的人也管这鸟叫“ Gawa ”。“ Ga ”带着它的叫声,而Gawa是个外号,把鸟当小孩子。还有一种鸟在山野很常见。我们叫它“嘎嘎鸡”。这种鸟很模糊,藏在草丛深处。一旦让人惊讶,它就呱呱“——/[/K1。小时候,给牛割草的爸爸有时候会带一窝大嘴鸡蛋回家,我们和它们一起玩了一会儿,炒了一顿好吃的。呱呱蛋大如鹌鹑蛋,又萌又紧。收蛋吃蛋让人觉得幸运又好吃。

说什么有什么,我们走到有很多树的地方,竟然真的惊飞了两只呱呱鸡!

山里的空气干净清爽。我在阳光下追逐着山菊,走不动了就坐下。我觉得自己像云中的野生鹤,我成了山野的一株植物。我被鸟语虫语和花草树木的声音所诱惑,不知不觉就摘下了满山的菊花。

南山湿漉漉的,有许多金白色的雏菊,也是水汪汪的。蓝山菊花匍匐前进,难以采摘。北山干旱,蓝色的雏菊很多,很多都是直立的。我们小的时候叫蓝菊“沟娃瑶”,因为我们组举着一朵蓝菊喊“沟娃瑶——瑶—/[//K8/]/[//////k。

现在,我对着花喊了几声,却没有虫子出来。虫子在陌生人面前害羞吗?还是我的声音对年龄有耐心?

该回家给小学生做饭了。同路回去,风一路闪。对于妈妈来说,宝宝永远是第一位的。

我把带回家的菊花捏好折好,放在一个桶里,一个盆里,一个碗里,一个锅里,一个罐头里,一个杯子里。根据白色、蓝色和黄三的颜色对它们进行分类,并插入混合颜色。透明的碗杯里,几颗红枣浮到水里,气氛一下子就出来了。

电视柜上放着一桶金菊花,窗台上放着一个白瓷盆,盆里有黄、白、蓝三种雏菊。鱼缸里的碗放在孩子爸爸练字的桌子上。一丛白菊花插在我电脑桌前的蓝色兵马俑笔管里。玻璃高脚杯里的小簇,我给它取名枣菊花酒,就在我的床头柜上。

我的家里到处都是山菊花,我走到哪里都会跟着菊花的香味走,所以我觉得我在山野。

莱蒂齐送给云姑娘一张自制的菊花酒图片,上面有一行字。

我提议为自己干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