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等你回来 本文作家: 芊凰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采了又采的文冠果,半天不满意一个小篮子。哦,我怀了人,我会到处走走。

爬上高高的岩石山,马的脚朝下。并且先把金罐酒倒上,用悲痛和悲哀安慰我。

爬上高高的山脊,马腿已经软糊涂了。并把杯子装满一杯酒,让我远离心中的悲伤。

艰难地爬上岩石,马疲惫地站在一边,仆人们筋疲力尽,却悲伤地担心着心!

——《诗经·国风·周南·卷耳》

在节日期间,要三思而后行。中国人怀念这种情感似乎很常见。子曰,父母在,不远行,必行好。当时人们对父母和家乡更加关注,但有一种思念让圣人淡化。这种思念在生活中是不可或缺的,就是夫妻之间的思念,《卷耳》大概是最早的一首关于夫妻之间的思念的诗。

现代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连钱钟书都说,婚姻就像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然而,在古人眼里,婚姻似乎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他让两个人相拥在一起,然后度过漫长的一生。有时候连父母孩子都配不上夫妻感情,所以夫妻之间的思想从来都不强烈,但一言一行都透露出捻手指的一般情感。

很多人都习惯把这首诗当做一首关于女性的诗,我也不例外,但它与传统的关于女性的诗有很大的不同。在我的印象中,所谓的女性诗是“而且,因为这一切,我的心都碎了,我为我那明亮的脸颊而恐惧,唯恐它们褪色。”或者“我们什么时候再躺在屏幕上,看着这明亮的光,不再流泪?。”但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一首关于思考女性的诗,读起来像清泉一样清澈,但尝起来像衰老一样甜美醇厚,仿佛在滚滚红尘中变得呆滞,里外明彻,干净而肮脏,就像范蠡走在朱洛河的边缘。当我回头看的时候,我看到沙一样惊艳。

采了又采的文冠果,半天不满意一个小篮子。哦,我怀了人,我会到处走走。

路边采摘绿色卷耳叶,却迟迟不装浅竹篮。心里满是对其他事情的思念,只好坐在路边,看着远方叹息。

十六个字,短到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描绘出五颜六色,充满感情的画面。中国文学中有一个词叫“日夜思考”,但是昼夜思考,在我看来,只是大致描述了对时间概念的思考。虽然积累了很大的量,但是让我感觉到那些萦绕在舌尖,想快速吐槽的念头。

是一个想念丈夫的妻子,丈夫不在家,她拿着篮子去收一些野菜补贴家用。然而,她不能全心全意地做她每天熟悉的事情。只因为那个叫她老公的男人不在,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无法集中,错过了他在哪里,错过了她在想什么。

太多的思念,所以妻子甚至可以在脑海中勾勒出丈夫的轮廓:

爬上高高的岩石山,马的脚朝下。并且先把金罐酒倒上,用悲痛和悲哀安慰我。

爬上高高的山脊,马腿已经软糊涂了。并把杯子装满一杯酒,让我远离心中的悲伤。

这是一个风尘仆仆的人,身后是一段荒凉的旅程。长途旅行使他筋疲力尽。他手里拿着一个半新的葡萄酒袋,偶尔喝一口,不仅是为了减轻疲劳,也是为了热身。其实在妻子心里,丈夫一定和远方想念他一样想念自己。它不强壮,但它像一种慢性毒药,如附在骨头上的坏疽,无法消除。

婚姻带来的不仅仅是一个家庭,还有一个伴侣,一种叫做安心的情感。丈夫在家里偶尔可以软弱,妻子可以知道一种叫安心的情感,什么都不用担心,只要全心全意的依靠。

《诗经》中女主角写的诗不少,但这种思路清晰,情绪醇厚的很少见,没有女人的哭和伤心的表情。这首诗纯粹是不堪重复播放。那么,在这种清晰的感觉之后,让我们看到,不需要海誓山盟的离别承诺,只需要无尽的思念,如浩瀚的海洋,将吞噬人。其中的深意从来没有表现出来,完全由人去猜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