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花的记忆 ,创作者: 蔡鹏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牵牛花,又名牵牛花,是一位勤劳的女士。但是在农村,小时候妈妈总跟我们说叫“打碗”。贴切生动的俗名,所以我一直记得。

幼年的记忆可能对人事的印象比较少,但在一些花草中还是比较新鲜的。比如这个小白小号花。

小号生长在春夏,每年夏秋开花。夏至过后,可以看到它们在老房子前后、围墙外静静地摇曳。长长的藤蔓,绿色而饱满的叶子,牵牛花的生长最害怕阻碍。相反,头上的障碍越多,它们兴盛的时间就越长。所以,在这个季节,你走在农村的每一条路上,都能愉快地遇见他们。热情的牵牛花,软软地缠绕在田埂上,在学校必经的路边,在灌木丛里,在荆棘草丛里,风一吹,它们就欢快地跳起舞来。

小时候妈妈总是不让我们去接她,因为我家院子外面有很多老茶树。这群来自仲夏的精灵,就像舞蹈团开始前响起的好听的号角,每天早上等着我们早起。妈妈不让我摘,说摘了就做碗。小时候不知道每一粒都很难吃。在这样一个贫困的年代,其实是整个农村社会的艰难转型期。说到苦,说到富,就是那种苦。所以,我们小的时候,爸爸总是每顿饭都要看着,怕我和弟弟吃不上饭,甚至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打碗。童年的无知,哪里懂父母的艰辛,总是忽略,童心未泯,说来说去,让大人们无法说服。所以每次调皮的时候摘牵牛花,妈妈都会提醒你摘,摘,明天晚饭再摘。你爸爸不会打你的!呵呵,这种教育有时候管用,所以心里突然觉得有点窝囊。

直到后来我才明白,其实我妈讲牵牛花,根本不是因为迷信,也不是因为恐吓,而是因为她教会了我们节约粮食,珍惜家居用品,珍惜这美丽的植物和树木。但是说到这里,谁没有偷偷摘过呢?趁我妈不在,我和哥哥还是会去茶树上看看,然后迅速摘下几颗,然后迅速拿个碗藏在屋檐后面玩。

但是时不时的,吃饭的时候,砸碗还是三心二意。这时候我爸会立马脸不骂地趴下,愤怒地盯着你,而我妈则开始飞快地打圈,看,看,昨天刚说的,今天又犯了。哦,我不禁想起了我的母亲,我们不能被拿碗花吓到,但我们自己很清楚,我们真的不听话,因为角落里的栅栏旁边还有很多折叠枯萎的小号花,它们静静地藏在那里为我们保守秘密。

小时候很爱花,就忍不住去爬去折,以为漂亮的东西只有拿在手里才是最美的,幸运的,幸福的。后来渐渐长大了。现在又在童年回忆里看到这些花,不想折了,因为突然明白,爱不是占有。如果我喜欢她,就要为她守护这短暂而美好的一生,让她尽情绽放,看着她自由地享受世界的阳光雨露。

爱是温暖的守护,不是自私的拥抱。和每个人一样,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她的人生会被怎样解读?你可以享受它,可以看它,可以走近它,可以和她窃窃私语,可以交谈,但千万不要轻易得罪她!

我喜欢牵牛花,玩碗,所有的诗意和童真的童年。现在是一部写不出来,说不出来,读不出来,回忆不出来的长篇漫画。时间过得好快,今天早上跑了,回来的路上遇到满山的碗和花,顿时感慨万千。现在,我妈也老了。我很多年前就不玩碗了。我儿子香香在童年慢慢长大。花儿还在,但打碗的故事没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