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是一名士兵 本文投稿: 汤清洪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我舅舅没有带五件衣服,而是住在我老家河北山东交界的农村。他又高又瘦,非常精神。他参加了解放战争,经历了36场战役,为王镇将军当过通信兵,听过贺龙元帅的讲话。

我叔叔参军的时候,当时的参军政策是,中青年兄弟中要有一个参军。叔叔和哥哥有一个弟弟。他弟弟体弱多病,担心弟弟帮不了部队,就报名参军了。他对弟弟说:“我去当兵。”

我叔叔会一些字,参军后当了信使,骑马送信。当时的通信兵是一个在枪口下自得其乐的人。行军期间,大部分人步行,通信兵骑马;送信时,敌人爱向通信兵开枪,伤亡惨重。通信兵送信不管人管。两个通信兵一前一后骑马送信,信都在前者怀里。前者被击落,后者取出前者怀里的信,飞;如果后者中枪摔倒,前者也不回头继续飞奔。和叔叔一起去送信的同志有十几个伤亡。傅叔叔很幸运,他从来没有挂过花。有人问我舅舅当时怕不怕,他说:“寄信很重要,不能顾及恐惧。”

当时部队行军的时候,每个人都带着一袋军粮。行军途中的一个晚上,一个士兵困得被敌人的尸体绊倒,丢了粮袋。起床后,拿起东西背在背上。天亮后,后面的人问他带的是什么,他说带的是口粮。后面的人发出一阵笑声。他拿着“粮袋”看到是敌人的一只手臂。后来我一提,大家都笑得很开心。大叔说:“多难啊,别忘了解闷。”

新疆解放后,舅舅留在新疆部队。坐火车回家探亲需要七天六夜。当我回到家时,我的父母像孩子一样快乐地迎接新年。回到队里,爸妈哭着要土地,好像儿子走了,再也没回来过。舅舅走后,爸妈三天两头爬到楼顶,迷迷糊糊的看着西北。当年军人很吃香,但是舅舅坚决提出复员。当时还没有谈安置。我叔叔当兵前是农民,复员后成为一员。大叔向组织提出复员的理由:“该孝顺了。”

母亲病重时,他睡觉不脱衣服,每天晚上醒来几次观察母亲病情。爷爷妈妈病重40天才去世,他睡了40天也不脱衣服。我妈去世,办完丧事后,我舅舅说:“我睡得很好,但是醒来没有看到我妈。”

他退休后回到家乡,是一个普通的农民,生活并不富裕。亲戚邻居想赶上修房子,婚丧嫁娶,生病读书,难免缺钱。当他们来到叔叔家门口时,叔叔钱多多借钱,从来不让人们空手回去。在我们当地,亲戚和邻居之间的贷款没有规定利息和贷款期限。借款人不还钱,叔叔有困难也不会催;还钱的时候,借款人会按照习俗多还几块钱作为利息,但是大叔从来不要。当你遇到一个常年生病的人“药罐子”,借钱给他几乎是浪费水,但你可以随便借。大叔说:“看人的长处,帮助别人有困难。”

家庭生产承包后,当地大面积种植棉花。在棉花站卖棉花的时候,大多数人只需要棉花通过棉花检验员的检验,就不用烘干了。有的人把湿棉花混在干棉花里,骗棉花检查员。爷爷的棉花总是很干。后来棉花检查员认识了大叔,看到大叔在卖棉花,就免检了。爷爷说:“干棉报国。”

后来,叔叔享受了农村老复员军人的补贴。村里有人劝他去相关部门找,大吵大闹,说不定能多给一点钱,哭闹的孩子就有奶吃了。大叔不为所动。他总是要多少就要多少,不找也不闹。大叔说:“哭的孩子多吃牛奶,饿的孩子怎么办?”

我舅舅的儿子是小企业主,拥有一家食品加工厂,不偷税漏税,不拖欠工人工资,不使用劣质原料,不非法使用添加剂,对家庭困难的工人很好。叔叔病重的时候,儿子睡觉不脱衣服,晚上也不睡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