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岁钱 、作家: 若荷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当我知道“压岁钱”的含义时,我已经六七岁了。只要知道一毛钱的用处和一便士的重量,我就会省下一块糖,直到我能买到一种表演草药,然后带着它去书店四处看看。

有一年,我妈带我去一个朋友家。我的女主人是一个非常善良的阿姨。因为是元旦,阿姨给了我五毛钱作为压岁钱。我妈好像觉得应该给,就给了我们每人几毛钱,算是补充压岁钱。此后,这一规则一直延续至今。有了压岁钱,我不用找妈妈要几毛钱的杂用,而是把压岁钱存起来,用来买纸笔。

通常除夕已经过了,除夕刚到,窗外阳光明媚,国内外太平,全家早早起床,大人小孩穿上新衣服,看着面带微笑的父母,一个奇妙的预兆出现了,那就是马上就要有压岁钱了,仿佛钱是从母亲慈祥的笑容里出来的,即将进入每个孩子的怀抱。

当时我家住公社大院,爷爷奶奶不在家,长辈只有父母,拜年的方式比较简单。我见过农村家庭的孩子拜年。有一次去同学家拜年。我看见她房间里安装了一张方桌。桌面和周围都被彻底打扫干净了。椅子上放了两个靠垫。当老人坐在太师椅上时,全家人站在地上,拜年仪式开始了。

提前教好的压岁钱都讲完了,老人还没准备好口袋里的压岁钱就互相敲着头。根据孩子的年龄,有的孩子是三毛有的是二毛,收到压岁钱的孩子在房间里欢快地蹦蹦跳跳。一家人拜年要给邻居亲戚拜年,家里有些积蓄的要给近亲晚辈压岁钱。所以大年初一的孩子愿意给大家磕头,尤其是遇到长辈的时候。

压岁钱是每个孩子都向往的东西,离年还很远,所以成了大人和孩子的谈资。这个时候,父母往往要制定三条规则,比如要求孩子配合大人做家务,年底成绩好。所以,年假前半个月,孩子们表现的还不错。但是,大人一说,就显得很严肃。说了之后,他们忘记了压岁钱是一视同仁的,不分厚薄。只有爱劳动的孩子才值得表扬,考不上的就得用劳动来弥补。这种教育充满了父母的智慧。

即使是生活拮据,没有压岁钱的家庭,父母也不会让孩子失望。他们总是试图给孩子一个惊喜和快乐的童年记忆。比如我同学萨尼家,我爸妈从来不给压岁钱,只买一堆“华西团”,一堆五毛钱,用棍子扛着挂在大家床头,“华西团”—

“花团”是用炒过的糯米,用炒过的糖粘在一起揉成面团,染上红花绿叶,间隔穿成串,挂在高处,可以吃可以玩。汪曾祺曾在《炒饭焦屑》中写过这个对象。他说他老家把这种食物叫“炒饭糖”,加热加糖后变粘,切成长方形块。还有被搓成球的,叫“快乐群”。“ Huan ”和“ Hua ”发音相似,可能是方言口音错误。

小时候除了压岁钱,都很期待过年。作为年年的奖励,我爸妈还给我们买了绘本,女孩子喜欢的花头,像纱一样的布,染的五颜六色,还有剪开加工的绢花。进入腊月门,市场上到处都在卖绢花。有人在延吉的墙上挂了一块布,然后在布上插上各种绢花,就像一张彩色的挂毯,五颜六色,充满了春天的气息。

那时候一年一度的收藏上有年画、纸花、绢花、年糕、冰糖葫芦、烟花鞭炮,但是没有人看到卖花的,所有的生物都被手工艺品取代了。

时光荏苒,时光荏苒,一路成长,不知多少阳光让我开怀,但如今的孩子,尽管收到了100元压岁钱,似乎并不比我们的童年更幸福。

早上醒来,在熟悉的角落里的桌子上,在厚厚的一叠红包里,新年的祝福依旧殷切,没有什么不同,更多的是虚荣心和攀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