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昌生活 、作者: enyabletimes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这是第三次靠在河岸的大理石栏杆上,欣赏河上的那群野鸭。随着春暖花开,我也放慢了生活的脚步。我足够奢侈,可以在河边散步,偶尔欣赏一下风景。

三月,寒意渐消,春风在柳枝上一遍遍染着缠绵的情怀。那些沉寂僵硬了一个冬天的柳枝,变得又软又软,环顾四周,眉心一亮。过几天已经“,杨柳醉春烟”。春天一个轻松的夜晚,我和女儿来到河边散步。

嘉禾河发源于栖霞市南部的大岭山和果洛山,全长65公里,流经整个浮山,向下游向北,在浮山市以北2公里处汇入大沽夹河,到达开发区的出流河,承载了太多的回忆和目光。所以在旧区改造需要买新房的时候,还是选择嘉禾河附近的位置。

往年雨量充沛,河水常年丰沛。冬天,冰冻的河水明亮耀眼;夏天,河里满是汤。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垂钓者手里拿着一根杆子,很平静,错误地坐在嘉禾河的两岸。还有大姑娘和小媳妇,还有裸泳的小男孩。

放松和锻炼是我的优势。一天工作的劳累,生活的烦恼,往往在嘉禾河边散步的过程中被轻轻卸下。嘉禾也是我人生智慧的源泉。俗话说,“仁者乐山,智者享水”。有些人的人生感悟,来自于对嘉禾河的不经意一瞥。盛夏雨季,我经常去嘉禾河大堤,看无畏的勇士们站在波涛汹涌的洪水中,奋力捕捉着随着上游水库的泄洪而冲刷出来的闪着金色鳞片的巨大游动鱼。看他们在洪水中不由自主的嚣张跋扈,看他们被捕时徒劳的挣扎,无助,叹息。水是鱼游泳的地方,但它们迷失在自己的世界里。

近年来,随着降水量的急剧下降,贾家河的水位正在下降和萎缩。环顾四周,光秃秃的河床就像沙滩上搁浅的干鱼,流露出悲伤和无助。很快,这些地方被一片片生机勃勃的芦苇占据了。

由于河水的缺乏和周围生活污水的污染,这条曾经荡漾滋养了无数生灵的河流,渐渐变得无精打采,令人作呕。

我去河边散步的次数明显减少,甚至中断了很久,直到最后几次散步。

冬天的余晖还没有完全消散,时不时的在三月的春日天空中徘徊,带来意想不到的冷泉。结果街上的行人穿得厚厚的,就像冬天的样子。但春天终究还是来了。春天的脚步随着季节的节奏而来。

芦苇,冬天还直立躺着,枯黄。但是,河床中心小水域的几个游泳黑点立刻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什么?我扶着栏杆,眯起眼睛,仔细看着它。不是海鸥,不是家鸭,是野鸭?这个发现让我暗暗高兴。这么多年来,这是我第一次在夹河发现野鸭。我拿出手机,把拍照界面拉到最大,只看到芦苇环绕的水域里几个虚幻的影像。,

当我们再次看到野鸭时,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们绿色的头部和背部羽毛,颜色有蓝色、绿色和青铜色。很明显,见过几天之后,两人在体型上是有名气的,阵容上有成长的趋势。它们有的在水面上慢慢游动,偶尔用扁平的黄色喙啄食水中的食物;有的把喙伸进身后的羽毛里,像一只在风中漂浮的小船;有的展开翅膀,灵巧的脚在身后凌空开雪喷;有的一头扎进水里,潇洒地从我没注意的地方钻出水面;有的两个都在空中颤动,低低盘旋,表达着无与伦比的喜悦和写意……

春风终于吹散了寒意,因为它知道不仅野鸭而且芦苇也被泉水加热了。最近几天,河里的芦苇长出了嫩绿的芽。细雨过后,可以看到小鸭子在水中觅食。这些小野鸭保持高度警惕。稍一骚动,它们立刻闪进周围的芦苇丛中,消失了。

嘉禾河,曾经的雨季无坝河流,现在成了野鸭的家。河床上茂密的芦苇是它们孵化的摇篮。对于这个改变,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虽然有人说野鸭的到来是因为嘉禾河生态的改善,但我还是忍不住有一丝淡淡的担心。我担心有一天,嘉禾河,连同嘉禾河上的野鸭,最终会成为一个传说,就像古代丝绸之路上的楼兰古城。

晚风习习,花团锦簇,吹动的花瓣漂浮在大理石河堤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