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编辑: 多梦的江南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柳絮飞舞,热门话题,四月底堆积。
花毛躁,太过分了。
有些花被一首唐诗弄得疲惫而催眠。醒来的时候,圆圆的脸胖胖的不见了。
花耷拉着,绿叶撑不住一只鸟。
春天成了垂死的美人,让很多形容词尴尬。
四月的花很忙,忙着捡剩下的胭脂,为后面的节气腾出空间。

流水在唱着唱着,在一首乡村小调里只听了三两遍,田野彻底湿润了。
粮仓装不下种子的心。谷种最不安分,总有私奔的念头。
犁尖打磨之前,把它扔进大地的怀抱。紧紧抓住土壤,不肯放手。
瓜豆,沿着温度爬行。还是像去年一样,在老地方拔地而起。
草长在低洼处,鲜嫩,不高不矮,刚长到老牛的舌头。
在牛背上,一只八哥模仿着牧童的样子,出口成章,并且很好地学会了方言俚语。

每年的这一天,我的家乡拿出我心中流传下来的农谚,用天来典当雨水。
把春天最后一个节气移植到《旧黄历》上,供后人收割。
布谷鸟一开口喉咙,说是阴天就变成阴天了。
小麦哨声响起,田里的小麦鼓足了劲,小花不停拔节。
像鞭子一样,抽出的麦穗一波又一波地向村口赶去。
每天灌浆后,一天比一天饱满、稳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