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的过客 ,学者: 无忧花开 夏梓言 [文集]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只凭一句话,心就徘徊在思念的边缘,来回抚摸着那根丝线。当它上升和下降时,它继续骑行。

路过江南后,他成了江南I的过客。

(1)

雨像一条线一样连续飘落,朦胧的薄雾笼罩着一个低调的轮廓。远处绵延的巷道斑驳了岁月的缝隙,黑色的砖墙布满了沧桑。飞雨轻轻扫过蓝灰色的屋檐和角落,润湿了老旧的阳台窗框,一片胭脂玉化作千里莺蹄中的缕缕青烟,舞动天地远离钟秀玉,天地如一卷古墨画,定格在江南的烟雨里。

碧绿池塘里纤细的荷花,亭亭玉立,荷叶卷起半池春水,露出总角。在摇曳的细线中,水和天空五彩缤纷,但荷叶上有圆圆的露珠。不知何时,一只蜻蜓不顾风雨,浸湿了薄如织纱的翅膀,在雨罩上炫耀。河堤上倒挂的软条是冉冉,在斜风细雨的激荡下,与荷叶共舞。池边的人有半开的木格子窗,门轻轻关上。在漆黑的群山深处,整个世界都是宁静安详的。

(2)

达达的蹄声来自石板,石板在空中略显单薄。在巷道里远远地伸着懒腰,骑在马背上,一个穿着便衣的年轻人手里握着缰绳,他的衣服随着微风翩翩起舞,但年轻人的目光却机智地落在小路上。马蹄铁在这里流连,穿过蓝色的石墙和檐角,年轻人处处折到新莲花前。年轻人惊呆了,心被雨淋了… …

过去,我和她共乘一艘船,走过芙蓉湖,这是展颜开红莲的地方。少年想摘却舍不得,就让它在池中绽放,远远地看着那静谧的美。告别之前,她在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手心捧着红莲花,他就刻在心里。临走的时候,他深深地回过头,把一切都放在了记忆里,生怕走了很多年不见故乡。现在,我在外地滞留了很久,回不了老家了。我的心情不自禁地变得失望,有那么一瞬间我错过了我的话。“她没事吧?”带着一股王的担心,涌入诗坛。细雨把悲伤藏在他的眼角,但她放不下他的心里,却是那根可以断的丝线,却断不了思念。

素衣在雨中染色,在他身后变得越来越孤独。但马跨上台阶,向前迈步,奔向古道尽头,但那袅袅琴声如今已入耳,余音中满是哀愁。蓦然回首,一个青衣女子正在打开阁楼的木格,目光直直地落在他身上,但眼前却换成了见面时苍白的眉毛和紧蹙的神情。少年在那一刻意识到,她在等待心灵的回归。

我爸爸的重击是一个美丽的错误。我不是返校节,只是个客人。

(3)

干净的指尖在弦与线之间摇摆,像一条不经意荡漾的鱼。在金兽炉中,香料静静地尖叫着,轻抚着我们面前的覃琴。这首曲子重复了很多遍,随着远处繁华没落的荷塘,流过了绚烂的岁月。音符飞过柳条,充满了祈祷的季节。现在窗帘外面下着毛毛雨,风吹着窗帘,逃离女人的头发,如温柔的手… …

他习惯花前月,花风中雪,陪他,在孟处作歌,在阁楼楼道里互敬如宾。他数着歌,他说歌里充满了思念的哀愁,留给人的是用心。当他伏在马背上时,她没有弹完最后一个音符,成了她的心结。习惯了看着庭前花开,看着天上的云,只能把心事送到飘弦上。他口中的“不是到期”,她托付给这遥远而深邃的烟雨。从此,分散就是世界末日。吹过他身边的风是他的金色的书,它把她憔悴的安慰藏在心里,在她心里他将永远停止。毕竟是那根破土的弦,你不能错过完。

憔悴的脸在空荡荡的大厅里,像一朵莲花。不知不觉指尖有点慌乱,琴声放缓,但马的马蹄声来自巷道前方,有一个迫切的愿望。连忙起身独自来到木箱边,慢慢打开。一个穿白衣的年轻人骑在马上,他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见面的一瞬间眼睛被皱眉取代了。这时候,女人才知道,他是在向她心中最好的女人进发。

我卷曲的钢琴声是一种美丽的诱惑。他不是同学会,而是过客。

(4)

摸着记忆中的弦,影响双方的想法。

只是江南雨季打马的过客!

夏Q 2242202699

(作者简介:夏语嫣,原名陈质枫,湖北珲春人,90后作家,研究小说和散文,获2015年度散文作家奖,大家的风格是90后全国优秀文学新人奖,世界新作家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