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投稿: 邢书军

  • A+
所属分类:感动文章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母亲带着对我们的爱和对生活的依恋离开了。

妈妈很痛苦。1939年,农历十二月初四,一位母亲在大雪纷飞、手舞足蹈的夜晚降生了。七岁时,她失去了母亲,但未婚的父亲崩溃了。22岁那年冬天嫁给了邢嘉。婆家和娘家同村,距离不到600米。结婚的时候,既没有轿子,也没有骡子。姐姐挽着妈妈的胳膊往老公家走,甚至和爸爸一起拜天地就结婚了。第三年春天,她的大儿子——出生了。那时候三年的天灾刚刚过去,我妈最大的挑战就是奶。我干瘪的胸脯喂不饱儿子的肚子。我哭着贪婪地吸着奶子,不松手。我妈一边疼我屁股一边哭。在两位阿姨和三只獐子的帮助下,我得以生存和成长。1968年和1972年,弟弟妹妹相继出生。那时候接生都是助产士在家做的,我依稀记得妈妈那令人心碎的一幕。为此,她差点死掉。

母亲是个好工人。春天,她播下希望,耕种土地,施肥,播种。夏天,她除草和捕捉昆虫,照顾她的一亩三分地。秋天,她起得很早,回家很晚,收获很大。冬天,她为家人编织纱线和缝制衣服。

母亲是支柱。她嫁给父亲后,做了两件大事,一是生三个孩子,二是自己一个人养家(他父亲在外地工作)。天亮之前,她已经出去拾柴割草,下地干活了;天快黑了,她还在收粮食,捡棉花,玩灯。她精通农活,生产队干活最多,挣得最高分;农家饭,她很擅长。她只用红薯粉就能做十几顿饭。她用90斤的身体背负了130斤的负担,用150厘米的身高构筑了全家的幸福。邢嘉的大事小事感情都是她决定的;亲戚和朋友之间的相互交流只有在征得她的同意后才能进行。

母亲是个倔脾气。对于孩子,她执行“大棒”的政策,这是管理层严格控制的。她又爱又恨她的丈夫,因为他没有帮她做孩子的农活。对亲人,她爱恨分明,爱砍脑袋,恨死。对这个世界,她有一颗菩萨心,愿意帮助别人,帮助穷人。她不是以生活为主,歌手老子也不买错人和事。

妈妈简单干净。1988年,当她和丈夫来到山东铝厂时,她把农村生活中的锅碗瓢盆、桌子、椅子、鞋子和袜子带到了城市。28年的依恋,孩子多次劝她改,她都高声反对。“她痛苦地扔掉了好的”。在一个不到60平米的小房子里,物品摆放有序,家具和地板擦得锃亮,窗户也很干净。我妈去世后,我收拾过三次家当,每次都是泪流满面,心虚。她生病的八个月里总是穿几件旧衣服,几十件新衣服整齐地放在衣柜里,有些人一次也不愿意穿。床上用的是自己在农村织的一床粗被子。颜色褪了,被套僵硬没有弹性,但是我给她的新被子却一点都没动。一个老包袱里装着人生积蓄,16张存款单,26000元现金,但她不吃鱼不吃肉不花钱,所以把她父亲的养老金……

这是我妈妈。在她77年的人生旅途中,她既曲折又复杂。她是草,平凡,单纯,不做作,但在我心里她是英雄,勇敢,善良,睿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